嘶!苏强双腿一颤,后背发痛,膝盖大弯,差点跪倒,幸好警示能及时,这才未曾出洋相:“很奇怪?我这是怎么了?刚那一一瞬间?我怎么会感觉到一阵有心无力,冷汗发凉?”苏强不明白的全数会被震碎心脉!。...

嘶!

苏强两腿一颤,后背发麻,膝盖大弯,险些跪下,好在警醒及时,这才不曾出丑:“奇怪?我这是怎么了?刚刚那一瞬间?我怎么会感觉到一阵无力,冷汗发凉?”

苏强不知道的是,若不是楚云刚刚收势及时,不管是苏强,还是剧烈楚云十步之内的人。

全数会被震碎心脉!

当场毙命!

“呸!”

苏强恶狠狠的呸了一声,觉得刚刚自己是丢了面子,得再楚云身上找回面子:“窝囊废,老子和你说话?你没听到么?”

“你只要跪下叫一声爸爸,这卡就是你的了,只要你多叫两声爸爸,本少就多给你三十万!”

苏强自小在家族中,就不是很受待见,却又比太多人强大,这也养成了他,喜欢拿钱找狗的习惯。

他喜欢看着别人,因为软弱无能,跪在自己面前。

那样的感觉,就像是上帝一般!

嘶!

周围之人闻言,一下就不淡定了。

“苏少就是阔绰啊。”

“可不是咋的?要我说,这窝囊废跪下叫两声爸爸,就能得到六十万,那可真是机遇呢?”

“六十万可是足够这窝囊废吃一辈子了呢?”

“可不是咋的?要是我的话,我就跪下了!”

“你有着窝囊废有本事么?你们等着看吧?这窝囊废别说跪下了,就是趴在苏少跟前,都是有看恩鞥的,毕竟他跟苏少一比,简直就是一条狗呢?”

……

苏强更是享受周围之人的奉承,冷眼看着楚云:“窝囊废,你听到了么?还不快点跪下叫爸爸?”

“就你?”

楚云摇头:“我今天心情不错,你别在搅乱我的心情,否则,后果自负!”

楚琳今天叫了他爸爸,这让他很是开心,也不愿意破坏了美好心情,不过若是有人自找没趣,那也没办法了?

“什么?”苏强瞪大了眼,随即却是哈哈大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窝囊废,我没听错吧?你居然还敢说不?”

“那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实力?”

苏强一脸玩味,世人只知道他败家。

却是无人知道。

他也是强者!

早已到达百骸之境,即将进入通窍强者,打一个楚云?那不是虐菜一样么?

尤其是这个时候,林曼清还在暗中观察,他更渴望表现了。

他想的没错。

商场二楼。

林曼清将楚琳安排在了摇摇车上,这才坐在了窗户角落,紧张的关注着现场,但,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不曾离开过楚云。

紧张!

担忧!

失望!

苦楚!

他,还是那么百折不屈?

他,还是那么自负?

他,还是那么卑微的高傲!

曾经,她会很欣赏这样的楚云。

此时,却是满心苦楚,正是因为这样的楚云,才会遭受迫害,正是因为这样这样无权无势的楚云,在权势气吗,卑微的如同蝼蚁!

初心可贵。

变通难得!

突然,林曼清粉拳紧握,场下,苏强摇摇头,讥讽一笑,捏了捏时十指。

噼里啪啦!

一阵爆豆子的声音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窝囊废,本少看在曼清的面子上,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只要乖乖跪下,老子就能放了你。”

“而且,你只要当众在老子胯下爬过去,本少就给你一百万!”

苏强并不喜欢武力,他更喜欢金钱的征服。

尤其是面对楚云。

他迫切的希望,可以狠狠的玩弄楚云,就像玩弄一条死狗一样。

嘶!

围观之人更惊:“天啊,一百万呢?”

“苏少真有钱啊?”

“给我,我马上就钻啊!”

“给我,我能钻十次!”

更有起哄者纷纷呐喊:“窝囊废,钻胯!”

“窝囊废,钻胯!”

窝囊废,钻胯!”

……

起哄之声,此起彼伏,鄙夷之笑,充满角落!

苏强更感得意,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要的就是这样的享受!

“窝囊废,你看见了么?”苏强得意轻笑:“这就是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废物和天才之间的差距。”

楚云耸肩,摸摸鼻尖:“苏强,你还打不打?我还要陪女儿吃饭呢?不然她要生气了。”

嘶!

楚云之言,震撼在场之人。

当众顶撞苏强?

怕是有病吧?

真是活腻歪了!

楼上,林曼清紧咬着红唇,攥紧了拳头,晶莹泪滴,吧嗒落地。

楚云受辱!

她,怒在心头。

但,她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林家小姐了。

现在的她,不过卑微的蝼蚁。

愤怒之间,林曼清嘴角却有一抹轻笑。

虽楚云悍不畏死,当众顶撞苏强,这很危险。

但,好歹初心尚在。

不为权贵低头!

卑微的傲骨,纵使可笑,却也可敬。

场下苏强面露一抹阴沉:“好好好,好你个窝囊废,既然你不知好歹,那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实力!”

话语落下,苏强一拳砸上,拳破空间,带起罡风阵阵,直逼楚云面庞。

楚云淡然一笑,并不在意,却不见楼上,林曼清猛然闭眼,一下转过了头,任由清泪落下,她不愿看见楚云被轰飞的一幕……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85)

我要评论
  • “时间&。”

    “我知道了。”林曼清有些烦闷:“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陪小琳了,不然她会着急的。”

  • 不过看&他这认

    “不知道啊?不过看他这认真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备胎呢?”

  • 位最低&级别!

    但,今日,厚重的铁门之外,一老者杵杖而立,静静的看着面前铁门,老者身后,整齐划一的站着两排黑衣军士,职位最低都是校级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