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缈缈吧唧嘴,白了楚云几眼,心中暗骂,这人怎么这样?啊太不明白情理了吧?心中这么想的时候,却见小胖妈妈走见状去,对小琳道;“小琳同学,刚是我好,你能不能够别放楚琳再次看向了楚云,却见楚云宠溺一笑,摸摸小琳的额头:“乖,他没事的。”。...

孙渺渺吧唧嘴,白了楚云一眼,心中暗骂,这人怎么这样?真是太不通情理了吧?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却见小胖妈妈走上前去,对小琳道;“小琳同学,刚刚是我不好,你能不能别放在心上,先救救我儿子?”

小胖妈妈冷静下来,也知道所谓的诅咒,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反倒是楚云一眼就看出了小胖端倪,没准真能救治呢?

若是不能救治,那也不能让小胖平白就出事,就找楚云担责!

她已经想好了所有可能。

楚琳再次看向了楚云,却见楚云宠溺一笑,摸摸小琳的额头:“乖,他没事的。”

话语落下,楚云走上前去,拿起了许晴使用的银针,剑眉轻挑,一抹自信,在眉宇闪过,许晴一直紧盯着楚云,眼有不屑,心中瞧不上楚云:“你能看出那又咋样?难道你还懂不死银针不是?”

心念之间,就见楚云大手轻抬,瞬间三针入体。

噗嗤!

三针落下,却见小胖身子猛然一颤,一口清水吐出……

“这……”

小胖妈妈大惊,险些晕倒:“楚云,你到底会不会?我儿怎么抽搐的更厉害了?”

许晴讥讽一笑:“我当是什么隐士高人,可是说到底,也是一个骗子?”

周围之人,更是对楚云指指点点的。

显然也觉得楚云,就是一个狂徒?

孙渺渺看了一眼楚云,却见楚云一脸淡然,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不由心生怨气:“这家伙闯了这么大的祸事,居然还这么气定神闲的?”

“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他的心,真的如此冷漠么?”

“小琳有这么一个爸爸,真是小琳的不幸。”

孙渺渺摇头之间,却听一声咳嗽!

咳咳!

咳声清脆,随即响起一声大哭之声,惊呆现场之人,地上死气沉沉的小胖,居然一下就坐起来了?

“这……”许晴不由瞪大了美眸,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惊讶之间,许晴却是一下扣住了小胖手腕。

更显震惊!

好了?

全好了?

一丝湿寒之气都不存了?

神迹!

许晴险些惊呼起来,纵使高傲如她,她也不得不服气,楚云随便三针,救活了小胖?

小胖妈妈更是担忧,搂着小胖,一脸期待的看着许晴:“许大夫,我儿子他……”

“没事了!”许晴长出了一口浊气:“现在他体内的湿寒之毒,已经随着刚刚一口黄水,全数排出。”

“真的?”

“真的!”

“真是太好了”小胖妈妈连连道谢。

“你还是谢谢他吧。”许晴摆手,看向了楚云。

“呵!”楚云摇头,给了许晴台阶:“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如果不是你靠着不死银针,三针锁住湿寒之毒,我也是万万不能成功的。”

“你……”许晴苦笑,她天资聪颖,岂能不懂楚云这是在给她台阶下?

啪啪啪!

周围之人更是用力鼓掌。

“许大夫不愧是许老的嫡传弟子啊?”

“对啊,这手艺真是厉害。”

“我看那楚云也很厉害啊?”

“厉害啥啊?你们没听他说么?没有许晴大夫,他一个人也不能成事啊?”

“我看也是,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那他开始的时候,咋不救治呢?还要送到我们这来?”

“对对对,是这么个道理!”

……

对周围之人的奉承,许晴却是摇头苦笑。

其中道理,她心知肚明,小胖其实就是楚云一人救下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楚云这么说,无非就是给她面子而已!

“哇,好厉害啊。”小琳也是涨红了小脸,显得很是激动,粉拳都握的死死的,随即却是摆出一副高傲的模样,看着小胖:“小胖子,我看你还敢说,我是没爸爸的野孩子了?”

“你看我老爸多厉害?”

小琳得意的样子,却是一下吓哭了小胖,小琳不由撇嘴:“切,瞧你,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真是没出息,丢脸!”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224)

我要评论
  • 开,当&初居住

    楚云归来之前,就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这么多年,林曼清一直都不曾离开东山市,甚至不曾离开,当初居住的小屋。

  • 言,唯&有星眸

    楚云无言,唯有星眸更凝:“是我对不起她,但,我不能辜负曼清。”

  • 不自觉&忍不住

    楚云看着远处的倩影,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眼眶忍不住泛红。

  • 五年未&归,变

    五年未归,变化颇大,曾经的低矮小屋,早已开发成高楼大厦,鲜见汽车的路上,亦是变得拥堵不堪。

  • 干啥?&”

    李欢见情形不对,连忙挡在了林曼清面前,挺起胸脯,质问楚云:“喂,哪里来的叫花子?你想干啥?”

  • &求老子

    老者被气的爆粗口:“滚滚滚,以后别哭着回来求老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