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许晴挑眉,瞟了楚云几眼,轻轻一笑一声,未曾出声。小胖妈妈都忍了:“怎么又是你这个灾星?”“你能不能够别说话的?你不说话的没人当你是哑巴?”“你再这样一直这样,当心我小胖妈妈忍不住了:“怎么又是你这个灾星?”。...

“你?”

许晴挑眉,瞟了楚云一眼,轻笑一声,不曾出言。

小胖妈妈忍不住了:“怎么又是你这个灾星?”

“你能不能别说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你再这样下去,小心我将你送去吃牢饭,许晴大夫可是许老的传人,你算什么?'

“你就敢在这,大言不惭的救人治病?”

小胖妈妈恨不得一口咬死楚云,如果不是楚云这个灾星,那小胖又怎么会遇到灾难呢?

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楚云。

“他是谁啊?是这里的大夫么?”

“不是吧?我之前也没见过啊?”

“估计是想出风头吧?”

“我看也是,这家伙真是疯掉了吧?许晴大夫可是许老的亲传弟子呢?”

“可不就是,其本事不说全学,怎么也学了个三四成吧?岂能是他可比较的?”

“这年头,有的人就是喜欢自己找虐,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傻子真是太多了。”

……

孙渺渺亦是挑眉看向了楚云:“小琳爸爸,感谢你将小胖送来,你要不先带小琳去学校吧?”

她心中也看不上楚云。

就算之前他惧怕权势,不敢和林家争斗,那也就算了,毕竟一介凡人,岂能和庞大的林家争斗?

可是现在这算什么情况呢?

想出风头?

还是想哗众取丑?

亦或者就是个地皮无赖?

她只想楚云早点离开这里,别在惹事了。

楚云摇头,并不生气,若不是小琳相求,他又岂能三番两次的主动相说呢?

对话之间。

许晴四针已下。

小胖的身子明显一颤,脸上瞬间就涨红了起来,甚至额头起烟。

小胖妈妈大惊:“许大夫,怎么样了?我儿子他是不是好了?”

“我……”许晴很是虚弱,不死银针她所学不精,三针可下,四针勉强,五针则是全力了。

许晴勉强一笑,正想出言,却见小胖身子一下抖得更厉害了。

“这……”许晴大惊:“怎么会这样?”

小胖妈妈更是惊呼:“许大夫,你不是说能治的嘛?我儿子怎么会颤抖的更厉害了?我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保和堂,也就别开了。”

许晴凝神,看着小胖如此模样,心中大急,再次执起银针,打算强下五针。

“够了!”

楚云有些看不下去了,挡在小胖面前:“许晴,你身为不死银针的传人,就应该清楚,不死银针的特性,小胖乃是寒气入体,三针可去除。”

“但是你却下四针,将湿寒之气,全数逼到天灵大位。”

“你五针破灵,释放湿寒之气,但是你可清楚,湿寒之气,一丝不除,后患无穷?”

“你……”

许晴瞪大了美眸,看着楚云,有些不悦:“你是何人?你凭什么教训我?”

“呵!”楚云讥讽一笑:“你虽为医者,也有医之傲,可惜,你医心蒙尘,使你喜好虚名,枉顾人命,你可还能拿稳手中银针?”

“我……”

许晴一怔,楚云之言,如雷霆一般,贯穿全身,让其灵魂巨震。

楚云说的没错,在小胖妈妈看不起她,要将小胖送到大医院的时候。

她心生不屑。

更想证明自己。

就因为她是许晴,她是许老的弟子。

不死银针唯一的传人!

她有着自己绝对的傲气。

但,也正是如此,却让她有了丝毫偏移,针法之间,仅存争斗,不存医心。

叮当!

许晴手中银针,陡然落地,铿锵有声。

周围之人面面相觑,孙渺渺却是急坏了,指责楚云:“楚云,你胡说什么呢?许晴学医多年,从没出错,你不要乱讲。”

“乱讲?”

楚云讽笑:“那你何不问问许晴?我可有说错?她五针下去?小胖湿寒之气,能去几成?”

“小晴,你……”孙渺渺本打算给许晴打气,却见许晴摇头:“渺渺,你别安慰我,我五针下去,的确能释五成湿寒之气,不过这孩子以后也会被杂病缠身。”

“若是师傅在,三针定能将这孩子体内湿寒之气,尽数祛除。”

“这……”孙渺渺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向自傲的许晴。

这个时候认栽了?

小胖妈妈更是急坏了:“楚云,你说的头头是道,那你能救治我家小胖?”

“简单!”

“那你救救他。”小胖妈妈此时只能选择一赌。

“为什么?”楚云摇头:“我看在我家丫头的面子上,已经三番两次对你提醒,你却不知好歹,还恶言相对,这也就算了。”

“我家丫头仁义,不忍小胖湿寒不尽,我再次阻拦,已尽人事,你还想如何?”

“我……”小胖妈妈急坏了:“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简单!”楚云轻笑:“给小琳道歉,我就救她!”

“你……”小胖妈妈盛极一时,岂能受气?

而且还是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道歉?

她如何能忍?

不能忍!

绝对不能忍!

楚琳可怜巴巴的看着楚云:“你真的能救小胖么?”

“爸爸说可以,就一定可以!”楚云宠溺的摸了摸小琳的脑袋。

“那我不要她道歉,你救小胖吧?”楚琳眼中满是天真。

“不好!”楚云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小琳:“小琳,之前爸爸不在,他们有人欺负了你,现在爸爸回来了,谁也不能欺负你。”

“你记住,你是我楚云的女儿!”

楚琳嘟嘴,对楚云的话,似懂非懂。

孙渺渺见楚云如此,不由柳眉一皱:“小琳爸爸,你……”

“孙老师,你别说了。”楚云摆手:“我意以绝,多说无益!”

第11章 傲骨

2021-07-22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忐忑,

    楚云下意识的迈出了脚步,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此时却是唯有一丝忐忑,涌入心头。

  • 动了下&头,却

    林曼清刚走出公司大门,心中莫名其妙的动了下,刚抬头,却见闺蜜李欢挡在了面前:“曼清,我刚收到了周浩的邀请,你应该也收到了吧?”

  • 女,你&现在说

    “你……”老者气的胡子颤抖:“混账东西,那是我孙女,你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信不信老子割了你。”

  • 都不曾&”

    他蹲守了很长时间,都不曾发现有那熟悉佳人的身影。“五年了?终于能再见到你了么?”

  • &期待

    苏氏集团,鼎阳大厦,楚云负手而立,心有忐忑,更有期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