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饭快好了,你们先坐定吧,音音,你穆叔叔昨天是特地可以看出你的呢!”“我是他爸!”穆冷双手环胸,就这么静静地地望着苏沂水。苏沂水会觉得自己啊脑子有坑,关怀他干嘛,苏沂水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有坑,关心他干嘛,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

“哎呀饭快好了,你们先坐下吧,音音,你穆叔叔今天是特意来看你的呢!”

“我是他爸!”穆冷双手环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苏沂水。

苏沂水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有坑,关心他干嘛,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

果然,这个男人呀又开始得寸进尺了,苏沂水直接装作没听见,帮着夏婷娇一起端菜。

“那个,你们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可别嫌弃我们做的菜啊,厨艺有限,你们凑和一下吧。”夏婷娇笑了笑,把碗筷递给他们。

“怎么会,我好久没有吃家常菜了,自然是喜欢的。”赵宇岚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

夏婷娇有些赞许的冲苏沂水眨了眨眼,这个公子哥有钱又有颜,还懂得关心人,很好啊。

苏沂水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这顿饭吃的苏沂水简直是要消化不良了,总算是吃完了,终于可以赶人了,这真是太感人了。

吃完饭,苏沂水立刻拉着苏音去做作业了,十多分钟的时间苏音就写完了作业。

像这种低级的作业,苏音都不屑于写,不过他可不想自己的妈被老师叫去批评教育,所以每天花个十几分钟把它写完。

对于这个聪明的儿子,苏沂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做作业刷刷的,好像都不用思考似的。

本来她还琢磨着教一教他,这都用不着她,她只能硬着头皮拿着他的作业本再检查检查。

“音音啊,你下次做作业还是要慢慢做,仔细一点,万一做错了…”

苏音平静地看着苏沂水念叨他,心里毫无波澜,啥意思他还能不清楚。

“妈,这些东西太简单了,我是思考了啊,就这么写了呗,我今天好像有些累了,好困哦,想睡觉了。”

换平时他妈连他作业写了吗都懒得问,今天这么积极,还不是事出有因。

苏沂水觉得这就是她亲爹啊,这么聪明的孩子去哪找啊。

她吧唧一口亲在了苏音的脸上,故意重复了一下苏音说的话,“儿子你要睡了啊,来,我带你洗脸刷牙。”

两个人一进卫生间,苏音就自觉的搬了个凳子开始洗脸刷牙。

苏沂水就在一边拿着手机看拍下来的三个快递。

这些快递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呢?其实这不是关键。

苏沂水主要是比较在意今天那个男人说得话,他老婆的死到底是为什么?

无论如何苏沂水都要调查出一个真相来,她不能接受自己的书会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事情发生。

她写书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去喜欢她的书,从她的书中找到快乐和那种勇敢,这也是她的信念。

苏沂水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这叫个什么事啊,简直了。

“妈我洗完了。”

“啊?哦,好,我们睡觉去吧。”

苏沂水走到客厅,这个时候时针才刚指向八,才刚刚八点整。

她清了清嗓子,略带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音音要睡了,今天就不留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

赵宇岚十分识趣的起身摸了摸苏音的小脑袋,“音音,叔叔就先走了,下次来看你啊。”

苏音被迫营业地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挥了挥手。

赵宇岚都走的没影了,穆冷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那个穆先生啊,音音要睡了。”苏沂水又强调了一遍。

穆冷径直起身,在苏沂水期待的目光中进了房间。

苏沂水眨巴眨巴眼睛,看了夏婷娇一眼,这他娘的啥情况,他不是要走吗?

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穆冷要干嘛。

缓了一下,也没见穆冷出来,苏沂水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噔噔噔几步走进房间。

简约的房间里,一身黑的穆冷格外显眼,他正把自己的外套挂在衣架上。

惊的苏沂水下巴都要掉了,一句卧槽差点就脱口而出。

她端着一抹讨好的笑容,“那个,穆先生这是?”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水下意&瞬间惨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 起身,&沂水再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

    “苏苏,我其实喜欢的是你妹妹,之前的联姻你就当做是一场误会吧,既然现在苏父需要你的帮助,我觉得,作为女儿你应该去……”

  • 便扯了&一件浴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都没有&是她不

    苏沂水已经被关在房间内两天了,下人们送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有动,不是她不饿,而是她不敢!

  • 保存下&没有关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