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黄的光线下,一个胡子拉渣的男人手里握着一个酒瓶,瘫倒在沙发上。“钱呢,嗯?你也不是说好还钱的吗!”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握着棒子,一下一下打在手心。李老四一口一“钱呢,嗯?你不是说好还钱的吗!”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握着棒子,一下一下打在手心。。...

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胡子拉渣的男人手里握着一个酒瓶,瘫倒在沙发上。

“钱呢,嗯?你不是说好还钱的吗!”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握着棒子,一下一下打在手心。

李老四一口一口往嘴里灌着酒,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这让来追债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要是换做是平时,李老四早就跪地求饶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爬到他们面前哭着求饶。

这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见他们来了,还敢大喇喇的躺在沙发上喝酒。

“这钱嘛马上就有着落了,你们也别急,这等我事成了自然是会把钱给你们的。”

“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子好骗呢,你说了几次马上,这都过去半年了,我们也算好说话了,识相的立刻把钱还上!”

为首的男人挑着眉,一脸的不耐烦。

李老四也不敢太过于张狂,撑着手坐起来。

“你们有所不知,我老婆啊前些时候死了,正好我可以趁这个机会讹一个女人一笔钱,那个女人可是有钱啊,我都打听过了,身价过百万。”

李老四越说越激动,笑容逐渐猥琐,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一块去了。

为首的男人显然有些半信半疑的,“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给你钱。”

李老四搓了搓手,露出了一口大黄牙,“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越是公众人物越不能有污点,如果说她写的书害死了人,你说,她的书还有人看吗!”

李老四见他不为所动,打算再给点好处,“你们看这样子行不行,我要是要到了钱就多给你们一万,你们看行不行?”

几个要债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反正这钱也不差这几天,到时候还能白拿一万,这也算是个好事了。

“既然这样,我们再宽限你一个星期,你要是拿的到钱那就最好,要不然,你知道的。”

要债的头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手一挥就要带着兄弟们走。

一个黑影突然闪过,借着黑暗溜进了巷子中,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老大,我总觉得刚才出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门口掠过。”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有些惊惧的看着门口。

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立刻笑出了声,“我说瘦猴,你这胆子怕不是比老鼠还小,这大晚上的可别自己吓自己了。”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空旷的声音回荡在小巷子里,还时而穿来几声鸟叫,几个人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今天这巷子里怎么这么安静。”为首的男人皱着眉,背后凉飕飕的。

“快走,别惹出什么事情。”几个人不敢再逗留,匆匆走过。

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影,确认人都走了以后才往暗处招了招手。

“他们都走了,这是他们的谈话内容我都给你录下来了。”

“好,钱我之后会打到你的卡上的,东西给我你先走吧。”

两人分头离去。

……

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个小客厅内的安静气氛。

穆冷一看电话,伸手挂断了,心里暗骂管家没有眼力劲。

管家响了几声,发现电话被挂断了,突然想起自家少爷现在正在吃饭,头疼的扶了扶额。

“最近这是年纪大了,脑子都不好使了。”

苏沂水一看有电话来了,心里灵机一动。

“那个什么,穆先生你要是有事可以先走,别耽误了正事才好。”

穆冷面无表情的把手机塞进了兜里,“打错了。”

要不是苏沂水看见了,她都要相信他的鬼话了,明明是管家的电话他居然说打错了,真是撒谎不打草稿。

赵宇岚端着一盘水果放在苏沂水和苏音面前,苏音对于这个追求者也还算满意,挺殷勤,脾气也还行长的也凑和。

“我洗了好几遍,很干净的。”

穆冷人往苏音旁边挪了挪,手往沙发上一搭,“这不是废话吗?水果不洗干净能吃?”

赵宇岚脸色有些讪讪的,苏音就想气气穆冷,就拿了颗草莓放进了嘴里。

“赵叔叔洗的草莓果然甜了不少,嘻嘻,赵叔叔辛苦了。”

穆冷听了,浑身冒冷气,整个人好像快要冻住了似的,脸色阴沉沉的。

苏沂水觉得还是不要激怒他的好万一到时候他真生气了可麻烦了,这个龟毛的男人可不是好惹的。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346)

我要评论
  • 为长时&变的嘶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拍打门板已经布满鲜血,喉咙也因为长时间的叫喊变的嘶哑,长期的断水和断粮,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靠着门板滑落在地,恍惚间前几日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 ,你们&怎么看

    “废话,那女人跑了,你们怎么看人的,你们这帮废物,快去追……”

  • 想起苏&父的话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 近,苏&沂水因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苏沂水&喘不过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 讽刺,&她就像

    苏沂水环视房间,房间内的装饰都是她喜欢的,是她刚被苏父收养回来的时候,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莫大的讽刺,她就像是养在这豪门中的金丝雀儿,没有自由,毫无人权。

  • ……”&暗中。

    “救我……”苏沂水拽着他的裤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中。

  • 着步子&出去,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