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接着那个男人就扑去了苏小姐,最后苏小姐的朋友就拉着她一同跑,后面执法工作人员来了就都去了执法工作人员局。”穆冷的脸色了越发黑了,自己的女人竟然被别人逼成这样穆冷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了,自己的女人居然被别人逼成这样子,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然后,然后那个男人就扑向了苏小姐,最后苏小姐的朋友就拉着她一起跑,后面执法人员来了就都去了执法人员局。”

穆冷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了,自己的女人居然被别人逼成这样子,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那个男的住址底细都查清楚了吗?还有,今天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那个人给苏小姐寄了带血的手绢,还说因为苏小姐写的小说害死了他老婆。”

穆冷沉默良久,内心的暴怒使他想要杀了这个男人,但是他必须要考虑到苏沂水的想法。

一旦这个男人死了,苏沂水心里肯定有心结。

管家见穆冷不说话,整个人都不好了,觉得自己站的整个人都僵硬了,背后嗖嗖的冒冷气。

“去给我查他老婆到底是怎么死的。”

“是是是,这就去。”管家如蒙大赦似的,头也不回的往外疾走,生怕下一秒被叫住了。

“呼,总算是出来了。”现在这少爷的气场是越来越强了,在他身边待久了连呼吸感觉都不顺畅了。

突然,他想到一件事,完了,这是要进去还是进去呢,毕竟说了到不了被骂一顿,不说被少爷知道了那肯定完蛋。

管家苦着脸,颤颤巍巍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那个那个少爷我忘记说了一件事,就今天音音是赵宇岚去接的。”

只听“碰”的一声,酒杯被放在了桌子上,但是整个杯子都裂了。

管家咽了口口水,这少爷不会想弄死他吧。

“备车。”

“啊,是是是!”管家急急忙忙的跑到车库让司机把车开出来。

听见引擎的声音,管家拿手抹了一下脑袋上的汗。

“这可真是太吓人了,幸亏少爷没有跟我计较,我这记性。”管家一边走一边碎碎念着。

“少爷,去哪?”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那个黑脸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老婆家!”穆冷近乎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吓得司机手一抖,差点撞栏杆上,太特么吓人了,怎么跟要吃人似的。

“快一点。”

“是。”司机一踩油门,车嗖的一下子提速。

穆冷揉了揉眉心,有些烦躁,有儿子不能认,有老婆不能睡,还有谁比他更苦逼的。

总算是到了,穆冷长腿一跨就往楼上走,看似优雅的步伐走的却出奇的快,蹭蹭蹭就上了五楼。

“笃笃笃。”

“谁啊,这大晚上的,我去开门吧。”夏婷娇从猫眼里看了看外面,什么都没有。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

看见穆冷的时候,夏婷娇惊了一下,瞄了一眼屋子里的赵宇岚,摇了摇头,苏沂水啊苏沂水这回你可自求多福吧。

“你打算站在门口多久。”对着夏婷娇穆冷的态度还算是不错了,好歹也是自己老婆的好朋友。

虽然吧他不想承认,但是还是希望她能帮自己多说说好话的。

“哦哦,请进请进。”

苏沂水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娇娇谁啊?”

话音刚落就看见了穆冷,苏沂水眨巴着眼睛有点懵了,这这什么情况,都约好了吗?

她一拍脑袋,转身就想回厨房,“完了完了,这下子饭都吃不安生了。”

穆冷把门一关,把自己和苏沂水和外面隔绝起来。

关门的声音吓得苏沂水一激灵,一转身,就看见了穆冷那张放大的脸。

她吓得往后一缩,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你你干嘛来我家啊。”

穆冷两只手撑在她身侧,嘴角挂着一抹邪笑,眼睛微眯着,像看待一个猎物似的看着苏沂水。

“我来看我儿子需要你同意吗?”

“可这是我的屋子,谁允许你不经过我同意进来的。”

穆冷手一钩苏沂水就靠在了他的怀里,“我想我老婆了难道不可以来看看吗,嗯?”

磁性的嗓音,上扬的语调,苏沂水表示自己挡不住了,这男人长的简直是好看的不行。

她伸手去推穆冷,却不能动摇分毫,“你放开我,你要不要脸啊。”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苏沂水

    苏沂水已经被关在房间内两天了,下人们送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有动,不是她不饿,而是她不敢!

  • ,你们&帮废物

    “废话,那女人跑了,你们怎么看人的,你们这帮废物,快去追……”

  • 上父亲&,让苏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苏苏&之前的

    “苏苏,我其实喜欢的是你妹妹,之前的联姻你就当做是一场误会吧,既然现在苏父需要你的帮助,我觉得,作为女儿你应该去……”

  • 门支撑&房间门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 陌生感&谧的让

    苏沂水迷迷糊糊从昏睡中清醒,环顾四周陌生感扑面而来,房间很大,夜晚更是静谧的让人害怕。

  • &拽着他

    “救我……”苏沂水拽着他的裤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