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而已顺口先说嘛,现在的时间还早,要不然我们去街上逛一逛吧?”夏婷娇亲热地挽住了苏沂水的手臂。一抬手看了看表,确实还挺早,正好吃饱饭了,走一走,消化吸收一下便两人溜抬手看了看表,确实还挺早,正好吃饱了,走一走,消化一下。...

“哎呀,我只是随口说说嘛,现在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街上逛逛吧?”夏婷娇亲昵地挽住了苏沂水的手臂。

抬手看了看表,确实还挺早,正好吃饱了,走一走,消化一下

于是两人溜溜哒哒的就走到了街上,天气晴朗,出来的人也格外多一些。

两人从内衣看到外套,从衣服看到鞋子,四处溜达。

“哎呦,逛了这么久,我真是太累了,要不找个地方坐会儿吧?”

苏沂水捏了捏酸痛的脚踝,甩了甩胳膊。

“苏沂水同学,你也太没用了,这次多久啊,看给你累的。”

苏沂水自己表示她也不想啊,为什么夏婷娇逛起街来总是精神百倍的,她只要一逛街就觉得浑身都累。

看了一眼旁边的大包小包,这一小时多的功夫,夏婷娇旁边已经多了四个袋子了。

“我们就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这个点正好还可以去咖啡厅喝个下午茶。”

虽然苏沂水一点也不饿,但是喝个下午茶也总比一直逛商场强啊!

夏婷娇把苏沂水打量了一番,皱着个眉头,引得苏沂水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呢,一脸懵逼的低头查看。

“你说你跟个猪似的,这么会吃,刚吃完饭,你又想喝下午茶,咋就不见你胖呢?真是奇了怪了。”

苏沂水简直是哭笑不得了,真是无法捕捉她的脑洞。

“我也就随口一说,只是有些累了,想找个地方坐坐。”

夏婷娇想了想,还行广场那今天会有喷泉,“诶,我们去广场上坐着看喷泉吧。”

“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苏沂水,这心头总是慌慌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她打了个电话给音音,在确保他安然无恙后,觉得自己一定是多虑了。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个事情。

走的好好的,突然一个黑影从旁边扑过来,吓得苏沂水下意识的往旁边一侧身。

这胡子拉渣的男人眼神凶狠地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盯着苏沂水。

夏婷娇警惕的把苏沂水往后拉了拉,“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走路不带眼睛的吗?”

那个男人丝毫没有管夏婷娇说了什么,用手指着苏沂水的鼻子就开始骂。

“苏沂水你这个贱女人,都怪你,我老婆才会死了,你还我老婆命来。”

这个时候苏沂水心里反而安稳了,之前总觉得心里隐隐不安的,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总是有些担惊受怕的。

现在事情发生了,她心里倒觉得还好了些,只是她还是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说。

她从来没有害过人啊,怎么可能害死了他老婆?

“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行为,还有,你老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男人不屑的冷笑道,“你还在这跟我装,要不是看了你写的那些书,我老婆怎么会想不开,又怎么会死!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你休想走。”

“你确定你没有认错人吗?我是写恐怖小说的苏沂水。”

这一说反而让男子更暴燥了,扑上来就要拉扯苏沂水的衣服。

夏婷娇,见状况不妙,立刻上前拉着苏沂水就跑。

男子骂骂咧咧的,在后面紧追不舍,后面两人干脆把高跟鞋脱了跑。

夏婷娇一边跑一边报警,总算,执法人员来了。

两人跑得满头大汗,这大概是这几年两人最狼狈的时候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执法人员同志啊,我们不认识他,他非要说我们害了他老婆,然后就想对我们动手动脚的,我们没办法只能跑。”

执法人员也是一脸懵,还有这种事情的,一看男的那样子,再看看两个女孩子精致的样子。

执法人员在心里已经认为那个男的就是贪图她们的美色,所以才故意整的这一出。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237)

我要评论
  • 人跑了&追……

    “废话,那女人跑了,你们怎么看人的,你们这帮废物,快去追……”

  • 袍给自&喊声。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用尽&最后一

    “救我……”苏沂水拽着他的裤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中。

  • 日父亲&耳边响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拍打门板已经布满鲜血,喉咙也因为长时间的叫喊变的嘶哑,长期的断水和断粮,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靠着门板滑落在地,恍惚间前几日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 来,刺&前的落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 &保存下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