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是说跟我学到什么了挺多吗?上次不拦着你你很想说啥啊,那你你慢走吗?”夏婷娇冲着苏沂水挑了挑眉。“说到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先说,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这套路,果真我也没做“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你说说,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这套路,果然我没有做生意的脑子,以后这些还是交给你好了,实在是不在行。”。...

“你不是说跟我学到了挺多吗?刚才不拦着你你想说啥啊,那你慢走吗?”夏婷娇冲着苏沂水挑了挑眉。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你说说,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这套路,果然我没有做生意的脑子,以后这些还是交给你好了,实在是不在行。”

两人嬉笑打闹着走出了办公室,在外面苏沂水立刻恢复了女神的样子,这不知道被夏婷娇吐槽了多少回了。

曼华酒店门口,一辆奔驰缓缓的停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再往上是一身小香风的裙子。

苏沂水和夏婷娇两人手挽着手往里面走,引得不少住客的注目。

苏沂水这孩子都生了,看起来还是凹凸有致,肤白貌美的,圆润的肩头生出一种柔美优雅的感觉。

“你看看你,走哪都这么吸引男人。”夏婷娇状似吃醋似的抱怨道。

苏沂水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你啊,又吃飞醋,你咋知道他们看的是我不是你呢,话说你好像也应该找对象了。”

“好了好了,我们快走,李总都快到了。”只要一说起这个话题,夏婷娇就开始头大了。

苏沂水笑了笑,这妞就怕她来这招,一说起她找对象的事情,她就装聋作哑,假装没听见。

两人前脚刚到,李博后脚就到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我们也才刚到,李总你看看你想吃点什么,随便点。”苏沂水把菜单推了过去。

看她那豪气的样子,整个氛围都放松了下来,“苏姑娘今天可是收入六百万呢,你这么说,我可得多点一点。”

大家有说有笑的,一顿饭吃的也非常的开心。

“来,苏小姐,夏小姐,既然是不谈公事,我就这么称呼你们吧,为我们的合作干一杯。”

“叮。”

苏沂水一抬手,酒杯里的酒顺着喉咙滑落,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喝酒了,真是太爽了,她满足的眯了眯眼。

眼看着时针已经指到一点了,几人都酒足饭饱了,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请进。”

“夏姐你要的合同已经打印好了。”文员把合同递给夏婷娇。

“辛苦你了,还让你特意跑一趟,改天请你吃饭。”

文员小张抓了抓头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没事没事,份内的事情。”

等小张走了苏沂水才反应过来,“这合同已经打印好了?”

夏婷娇冲她眨了眨眼,把合同递给了李博。

“夏总您看看还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我觉得合同还是当面签比较稳妥,以免有什么问题不能及时交流。”

李博冲着夏婷娇竖起了大拇指,“夏小姐考虑的可真周全,没事,不用看了,我对你们的合同还是很放心的。”

“我们当然不会在合同上做什么手脚,只不过就怕有什么失误,您还是看看吧,以免出现不必要的误会。”

既然话说成这样,李博也就顺理成章的拿起合同一张张仔细的看了看。

苏沂水这会子算是明白了,这生意场上说话句句都得非常讲究,就刚才那番话,表现了不止一个信息。

首先我们是不会在合同上做什么手脚的,如果你不看造成了什么什么失误,到时候您自己负责。

“好了,我已经全部看完了,合同我非常满意,既然饭也吃完了,合同也签完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公司是咋说有些忙。”

这个时候她们自然是不会再挽留了,两人把李博送到门口,回去把账单给结了。

“这顿饭可真是让你破费了不少呢!”夏婷娇啧啧道。

苏沂水戳了戳她的小脑袋瓜子,“你呀,心里就只想着钱了,这次我可是拿下了600万的单子呢,不管怎么说,请人吃顿饭也是要的吧!”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被苏父&照她的

    苏沂水环视房间,房间内的装饰都是她喜欢的,是她刚被苏父收养回来的时候,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莫大的讽刺,她就像是养在这豪门中的金丝雀儿,没有自由,毫无人权。

  • 难道她&己昏迷

    这里是哪里,难道她最后还是没能逃得掉吗?苏沂水心中一沉掀开被子,看到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时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那个男人救了自己?

  • &感觉,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 己裹上&,踉跄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断粮断&去她肯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长时间&她靠着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拍打门板已经布满鲜血,喉咙也因为长时间的叫喊变的嘶哑,长期的断水和断粮,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靠着门板滑落在地,恍惚间前几日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 在地,&上父亲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