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婷娇胆子小,她但是是苏沂水的经纪人,却从来不敢看她的小说,要也不是和苏沂水关系好,她才会和可怕这两个字有一点儿牵涉关系。“报案吧。”苏沂水了搬了三次家,却但是有“报警吧。”。...

夏婷娇胆小,她虽然是苏沂水的经纪人,却从来不敢看她的小说,要不是和苏沂水关系好,她才不会和恐怖这两个字有一点牵扯关系。

“报警吧。”

苏沂水已经搬了三次家,却还是有人能找到这个地,苏沂水嘴上说着不害怕,可夏婷娇却害怕了。

这个人现在只是寄这些恶心的快递,万一有一天他人过来呢?

苏沂水怎么办?

这个人一看就是个变态。

“收好东西,我们一会去一趟执法局。”苏沂水本来没拿这回事放在心里,不过现在看来,背后的那个人恐怕不会这么轻易收手。

她总不能一直搬家,最重要的是家里有苏音,苏沂水不能拿苏音冒险。

两个人去公司之前,带着箱子里的东西去执法局报案,苏沂水一脸冷静,配合执法人员查自家的监控。

监控她早就查过了,除了快递小哥,谁也没拍到。

快递小哥她也问过,人家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苏沂水让夏婷娇去取车,她走之前和执法人员说了一句话,“这个人……恐怕不是正常人,我的粉丝很多,你们查起来恐怕要辛苦一点了。”

到底是写恐怖小说的,逻辑还是很强。

接待苏沂水的是个新来的实习执法人员,也是苏沂水小说的爱好者,偶像有麻烦,他自然赴汤蹈火。

年龄执法人员应下来,还要到了苏沂水的签名。

夏婷娇开车过来,停在门口按喇叭,苏沂水点头,“你们辛苦了。”

“应该的,为人民服务。”

“沂水,李总还等着你呢,看来他这次诚意满满,一会听我的,价钱先压着,等着他开口。”

夏婷娇虽然不敢看恐怖小说,却是个生意人,苏沂水的所有小说版权都是她打理的,甚至她的投资,都是夏婷娇在打理。

苏沂水信的过,点着头答应,“你是我经纪人,他先和你谈。”

“那是自然,不过你的那本书打算影视的,李总怎么会放过这个赚钱的香饽饽,他现在恨不得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

苏沂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像是中毒了一样,一闭上眼,都是血手帕。

她写过那么多的恐怖故事……难道还害怕这个?苏沂水心里安慰自己,却于事无补。

她猛地睁开眼睛,呼吸有些急促。

夏婷娇正在开车,透过车镜看了她一眼,“你没事吧,状态不好?因为快递的事?”

“这几天我去你那住吧。”

“得了吧,你那个小胆子。”苏沂水笑笑,看来要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了。

“总不能让你一个人面对,再说还有苏音呢。”夏婷娇皱着眉,是真心实意的心疼苏沂水。

“娇娇,你怎么这么好啊。”苏沂水笑的灿烂,“我真是何德何能碰到了你呀。”

“行了,知道就好。”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车子缓缓停在公司楼下。

夏婷娇一下车,脸上恢复了高冷的模样,“李总还在我的办公室?”

“是的夏姐。”小职员一回头,看到了苏沂水,“苏姐,您也来公司了。”

苏沂水冲她笑笑,“是啊,得上班。”

夏婷娇脸色严肃,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苏沂水跟在她身后,拂开了自己身后的大波浪长发。

“李总。”夏婷娇和那个男人礼貌的握手,眉眼沉着冷静,一看就是个生意人。

李博笑笑,视线越过她,落在苏沂水身上,“苏小姐,我可是您的粉丝呢,一会您可要记得给我签名。”

“感谢李总喜欢。”苏沂水伸出手,短暂的交握。

他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真想不到,您这样漂亮的人,竟然擅长恐怖小说。”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身体虚&在地,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逃了&喊声。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保存下&体力,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 &让苏沂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 哪里,&最后还

    这里是哪里,难道她最后还是没能逃得掉吗?苏沂水心中一沉掀开被子,看到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时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那个男人救了自己?

  • 糖已经&低到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都没有&动,不

    苏沂水已经被关在房间内两天了,下人们送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有动,不是她不饿,而是她不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