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眉眼收回去,落在赵宇岚身上,“你上次说……要带我去游乐场?”赵宇岚原本我以为昨天丧失了一个消息,却没想起苏音居然主动提出来,他神色一喜,果真天下的所有小孩子,都“虽然我今天输了,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去。”。...

他眉眼收回来,落在赵宇岚身上,“你刚才说……要带我去游乐场?”

赵宇岚本来以为今天失去了一个消息,却没想到苏音竟然主动提起来,他神色一喜,果然天下的所有小孩子,都喜欢游乐场。

“虽然我今天输了,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去。”

苏沂水扯扯嘴角,她也搞不懂苏音的小脑袋瓜子里想的什么,苏音换好了衣服下来,直接开了车门坐进去。

他一本正经坐着,俨然是一个小大人。

赵宇岚心情不错,一路上不停的和苏沂水说话。

苏音虽然看不上他,不过比起穆冷,他宁愿撮合他们两个,至少这个男人比自己蠢。

穆氏大楼下。

穆冷刚坐进车里,眉眼抬了抬,“他们在哪?”

“穆总,我马上定位。”安溪透过后车镜,看着坐在车里的男人,“穆总,少爷在游乐场。”

“去。”穆冷说完这个字,便闭目养神。

安溪忍下了接下来的话。

苏音在游乐场转了一圈,被苏沂水逼着在头上戴了个米奇的发箍,他嫌弃的看着苏音和赵宇岚头上的发箍,扭头背着手要去坐海盗船。

他有意折腾赵宇岚,苏沂水看出来,却没有戳穿。

赵宇岚出来时,捂着自己的肚子。苏音面色不惊,却在摩天轮前停下了。

“你想坐?”

苏音点点头。

苏沂水手里还拿着一个冰淇淋。

“苏沂水!”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苏沂水微愣……这个声音,化成灰她都听出来!

苏沂水慢动作的扭头,身旁的两个男人跟着他回头。

穆冷站在不远处,脸色铁青!他恨不得咬碎了牙,她身边的男人……是谁?嗯?

他长腿迈过来时,周围的空气都变的冷了。

他视线在他们几个脑袋上扫过,心里像是堵了块石头,“他是谁啊!”

他手指着赵宇岚,语气不屑。

苏沂水虽然忌惮他的气场,却害怕他是过来抢苏音的,拉着苏音站在她身后,她抬高了下巴看着面前的男人,“什么谁!关你什么事?”

这个女人!穆冷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好一个伶牙俐齿!

站在旁边的赵宇岚,听到苏沂水的话,脸上有笑意。

“关我什么事?”穆冷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我是他爸!”

轰隆……苏沂水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下子炸了,她就怕穆冷说出这句话,万一把赵宇岚吓跑了就坏了!

她目光担心的看着赵宇岚,看着他忽然开口,“穆先生……他是您的孩子没错,可沂水不是你的妻子,我就有权利追求她。”

苏沂水惊讶。

苏音差点给赵宇岚吹口哨了,看来这个男人,比他想象中,要好很多嘛。

不过,苏沂水看着穆冷气的样子,心里却暗爽。

他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恐怕是第一次吃瘪吧。

苏沂水毫不犹豫的扭头,拉着苏音,“走吧,你不是要去坐摩天轮嘛。”

“等等!”穆冷目光幽怨,他身后招招手,安溪赶紧跑过来,他指着他们的头顶上的发箍,“去给我买一个。”

凭什么他们都有!亲子发箍?要戴也得是他这个亲爸!

“你有权利追她,我也有权利陪着我的儿子坐摩天轮。”他看了安溪一眼,“去买票,我请了。”

果然……财大气粗。

苏沂水手中的冰淇淋快化了,看着他一步步靠近,完全遮住了阳光。

他本就气场强大,一丝不苟的时候,更是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安溪动作很快,手里是随手拿了个粉红豹的发箍,他递给穆冷时,都看到自家总裁嘴角抽动了。

他另一手把票递过来,苏音走过来直接抢走了票,他没有时间去换发箍,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安溪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忍不住喊一声,“穆总,您不是……”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沂水心&前的那

    这里是哪里,难道她最后还是没能逃得掉吗?苏沂水心中一沉掀开被子,看到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时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那个男人救了自己?

  • ,我其&是一场

    “苏苏,我其实喜欢的是你妹妹,之前的联姻你就当做是一场误会吧,既然现在苏父需要你的帮助,我觉得,作为女儿你应该去……”

  • 送来的&饿,而

    苏沂水已经被关在房间内两天了,下人们送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有动,不是她不饿,而是她不敢!

  • 识逐渐&消散,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拍打门板已经布满鲜血,喉咙也因为长时间的叫喊变的嘶哑,长期的断水和断粮,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靠着门板滑落在地,恍惚间前几日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 着步子&面的叫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朝着她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