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沂水带着苏音离开了,穆冷右拳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旁边的男人走见状来两步,“先生。”穆冷磨着牙,冰冷的张口,“还不赶快给我去查!”男人点点头,迈开步子步子消失了在门口。穆冷磨着牙,冰冷的开口,“还不赶紧给我去查!”。...

苏沂水带着苏音离开,穆冷双拳握紧,额头上青筋暴起,旁边的男人走上前来两步,“先生。”

穆冷磨着牙,冰冷的开口,“还不赶紧给我去查!”

男人点头,迈开步子消失在门口。

次日的穆氏家族会议上,全场肃穆庄严,穆冷坐在主位上,摩挲着手指上的尾戒,没一会,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

随后,在几个黑衣人的簇拥之下,雍容华贵的穆家老太太出现。

她虽然发丝尽白,一身珠光宝气,却还是藏不住她身上女强人的气息。

老太太视线扫过去,看到穆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拄着拐棍,故意在地上重重的落下。

穆冷抬手示意,人没离开主座,却让安溪另外拿了一把椅子。

“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老太太攥紧了拐棍,哼了一声坐下,下巴高抬,完全不把穆冷放在眼里。“哼,如果公司上下你真的能处理好,自然不需要我出面。”

她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室嘘声一片,穆冷浓眉微皱,却没有一丝慌乱,“啧,看来您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

老太太猛地回头瞪他一眼,“你竟然敢这样说我?”

穆冷嘴角一勾,人往后一靠,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老太太,“怎么?我说错了?您倒是要说说,公司上下,哪件事,是经由您的手了!”

“穆冷!我是你奶奶。”

呵……穆冷挑眉,“您还知道?”他胳膊放在桌子上,人死盯着老太太,“说吧,您今天过来……不就是想要让那个废物进来管理公司?”

老太太被穆冷气的浑身发抖,起身手指着他的脸,“那……那是你二叔!你怎么能这么说他!”

“哦?怎么说?那您觉得,公司扔在那个废物手里,啊是那个废物二叔……”

他说的漫不经心,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轻蔑张狂……一向是穆冷的代名词。

“穆冷!”老太太咬牙切齿的冷笑,“他是个废物,也比你这个残疾强!”

哗!

全场安静,会议室的所有人,视线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流转……老太太心够狠,为了护着自己的二儿子,竟然连这件事都说出来了!

会议室里小声的讨论声。

“我宁愿把公司交给废物,也不愿意让你这个残疾接手……”

穆冷垂下的刘海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站在他身后的安溪,却能感觉到从穆冷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

他生气了!

讨论声越来越大,穆冷缓缓抬起头,锐利的视线扫过一圈,所有人瞬间噤声。

穆冷不屑的冷笑,身后的椅子往后退,老太太视线跟着他起身。

他扯了扯领带,有些不耐烦,“您不想把公司交给我……恐怕您现在也没有能力插手公司的事。”

他看着老太太脸上的表情愈加难看,心里升起一种快感,“安溪,老太太要是还有什么疑惑的地方,让她直接去找李律师。”

“是的总裁。”

穆冷走之前,留下一句吩咐,“有任何不认同我的,可以随时离开穆氏。”

他人一走,会议室的股东们立刻收拾东西离开,谁敢和穆冷对着干?且不说穆家二少爷是不是个废物,但如果公司交给他,业绩肯定不如现在。

最可怕的……是他们忌惮穆冷的手段!

谁也不敢轻易背叛。

苏音晃着自己的小腿,看着他妈咪把衣柜里的所有衣服扔在床上,插着腰挑选,她皱着眉,弯腰把床底下的皮箱拉出来,“苏音,赶紧去你房间,快点把你想要带着的重要东西拿出来,我们要尽快走。”

“妈咪……我们是要像上次一样去旅行吗?”

苏沂水一脸凝重,回头看着苏音,双手握住他的肩膀,郑重其事的说,“我们是要去逃跑!”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消散,&门板滑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拍打门板已经布满鲜血,喉咙也因为长时间的叫喊变的嘶哑,长期的断水和断粮,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靠着门板滑落在地,恍惚间前几日父亲和未婚夫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 晕眩感&在劫难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出去,&还没跑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苏沂水&这样扑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 爱的人&抛弃的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 &间很大

    苏沂水迷迷糊糊从昏睡中清醒,环顾四周陌生感扑面而来,房间很大,夜晚更是静谧的让人害怕。

  • 动,不&是她不

    苏沂水已经被关在房间内两天了,下人们送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有动,不是她不饿,而是她不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