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是!我从出生于就仅有妈咪,现在是,以后是!”苏音从苏沂水的怀中站出,露着短发的小小一团,但是还穿的一身粉嫩的公主裙,但锋利无比的五官和冷若冰霜的眼神却会再让人错“别胡闹!你就是我的儿子,必须和我一起生活!”。...

“我不是!我从出生就只有妈咪,以前是,以后也是!”

苏音从苏沂水的怀中站出,露出短发的小小一团,虽然还穿着一身粉嫩的公主裙,但锋利的五官和冷傲的眼神却不会再让人错认成女孩子。

“别胡闹!你就是我的儿子,必须和我一起生活!”

小公主的梦想破碎,慕冷终于又恢复了一贯的运筹帷幄和冷硬,他转动了下手中的手杖,看向眼前的小团子不自觉的带了点嫌弃。

啧,乳臭味干的小子!

“你说我是你儿子,那你是我妈咪的合法丈夫吗!”

苏音不甘示弱,他好不容易顺从被绑架从而让妈咪对张启成死心,怎么又冒出个男人!

还是他所谓的亲生父亲?

他这辈子只要有妈咪和娇娇阿姨就够了!

“不是......”

慕冷英挺的眉毛皱在一起,对上一大一小两双相似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点奇怪的感觉。

“那你就不是我爹地!”

小团子的声音斩钉截铁,眼中没有丝毫见到父亲的喜悦,有的只是满满的嫌弃。

父子二人中间隔着苏沂水相对而立,目光都是冷硬又强势,神色竟在这个瞬间如出一辙。

旁边的管家安溪心里已经开始咬着小手绢嘤嘤嘤了,为什么他幻想了无数次的父子相遇抱头痛哭会演变成这样?

他有些一言难尽的看向慕冷,心里都在呐喊!

先生!这是您的亲儿子啊!就算不是小公主也不能这么冷漠吧!

但很显然两人都听不到管家的内心活动,还都是一步不让的盯着对方。

想到眼前的小团子毕竟流着自己的血,慕冷难得的退让了一步,声音平静却带着一丝冷傲。

“但是,你只有跟着我才能接受最好的教育,我可以送你去最好的学校,让你接触最高层的圈子,这些,都是你妈咪没办法给你的!”

苏音对此不屑一顾,苏沂水却猛的抬起头看向男人。

是了,这个男人从她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地位绝对不一般。

这一次更加是显示了他的财力和人力。

那么,有没有可能......

“先生,您其实确实应该有位小公主的。”

她的声音带了点涩然,喉咙间竟隐隐有些哽咽。

“你说什么?”

慕冷如刀割一般的眼神看向苏沂水,心底刚被压下的期待又往上泛了出来。

苏沂水抱着苏音站起身,目光平静的和男人对视,心里却翻涛浪滚,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

“我当时怀的是双胎,他们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甚至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跳!但是!我在病床上累晕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护士告诉我,我只生了一个孩子!”

她双眼泛红,眼前仿佛浮现出两个小团子依偎在一起的样子。

“先生,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那也许就是我们的女儿!”

苏沂水的泪水不自觉的滚落下来,她当时孤身一人,就算和娇娇找医院对峙,他们也都认为是她发了癔症,根本没人相信她!

“如果您真的神通广大!真的想要小公主的话!那就去找啊!去把她找回来啊!”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106)

我要评论
  • 强忍泪&水,随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子,看&口气,

    这里是哪里,难道她最后还是没能逃得掉吗?苏沂水心中一沉掀开被子,看到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时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那个男人救了自己?

  • 身体虚&住,眼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的房间&这样扑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 前的落&脸色一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 种被亲&人和心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 人的,&帮废物

    “废话,那女人跑了,你们怎么看人的,你们这帮废物,快去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