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骗子,现在的该我们好好的算一算账了。”回别墅中。慕冷窝在正中的沙发上,能化身成武器的手杖就放到旁边,目光清洌,语气竟有些咬牙切齿。“我怎么就成小骗子了!”苏沂水回到别墅中。。...

“小骗子,现在该我们好好算算账了。”

回到别墅中。

慕冷窝在正中的沙发上,能化身成武器的手杖就放在旁边,目光清冽,语气竟有些咬牙切齿。

“我怎么就成小骗子了!”

苏沂水回过神来,脑子不经思考的就回嘴过去,说完敛下眼中的复杂。

她现在在的这座别墅位于城区有名的富人区,而且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不到的那种。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别墅中的每个物件和装饰。

都该死的熟悉!

苏沂水并不想自作多情,但那本她六年前带过去打发时间的呼啸山庄甚至都摆在客厅的书架上,连位置都不曾变动。

不过,也许这一切也只是处于这个男人奇怪的癖好吧......

“呵,难道还要我提醒你吗?王梓翩小姐?”

慕冷长臂一伸,将呆站着的苏沂水拉到怀里,熟悉的清香味时隔六年又再次充斥了呼吸,意外的让人安心。

苏沂水缩了缩脖子,这才想起自己当时用的是假名。

不过,她本就是听之前被辞退的护理说起那座古堡的神秘才去寻找素材的,用真名等暴露了不是更惨嘛!

“我这不是明白告诉你了嘛!王梓翩反过来就是骗子王,是你笨没看出来,哪里能怪我!”

她坐在男人怀里,忍不住挣扎了两下,肌肤相触,让她忍不住回忆起六年前的事情,脸色白了白还是平静下来。

毕竟过去了六年!

六年前她没有怪过慕冷,六年后更加不会。

只是......

如果说六年前她还奢望也许她能得到一个解释甚至一个家的话。

现在就只是心如止水了。

慕冷没有看到苏沂水不断变换的神色,只抬手揪住了苏沂水的一束头发,微微用力。

“我笨?”

“嘶!”

苏沂水头皮发疼,左右不自在的扭动着想要把头发拽回来,又怕这疯男人真给自己耗掉了。

“哪敢啊,您听错了!我是说我好歹还不到二十岁,这孤身一人在外面工作,不得小心谨慎点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忍了!

慕冷僵直了身体,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安分了,不只是嘴巴,就连身体也是,他真是想堵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嘴。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忍着痛苦夜思日想的除了他美丽的小公主就是这个可恶的女人!

慕冷看着女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样子,突然就笑出了声。

笑声带着一点暗哑和引诱,像是得到了千辛万苦找到的宝贝般珍惜,又像是遇见了仇敌般恨不得咬上一口。

“苏沂水,你既然小心谨慎,怎么会让我的小公主被你那男朋友的女人抓了去威胁你?”

男朋友的女人?这是什么称呼!

苏沂水强忍着没拍下这个男人揪着她头发的手,真特么是个渣男,还扯女人的头发。忍住心中不耐,再次重申。

“是前男友!”

“呵,那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男人死死的盯着苏沂水的眼睛,仿佛要从这里探究个明白,看她说的是真是假,此时两人之间也就只有一页A4纸的距离。

“没有!没有!只有你!只有你一个!”

苏沂水被他这样盯着,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咪,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大厅门口,一个软软懦懦的小团子嘴角带笑,旁边的管家安溪一脸的一言难尽。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327)

我要评论
  • 了进去&内的地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 喜好布&讽刺,

    苏沂水环视房间,房间内的装饰都是她喜欢的,是她刚被苏父收养回来的时候,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莫大的讽刺,她就像是养在这豪门中的金丝雀儿,没有自由,毫无人权。

  • 哪里,&己?

    这里是哪里,难道她最后还是没能逃得掉吗?苏沂水心中一沉掀开被子,看到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时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男人,难道,是那个男人救了自己?

  • &疼痛加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苏沂水&抛弃的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 苏沂水&底的陷

    “救我……”苏沂水拽着他的裤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后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