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沂水一愣?小公主?慕冷身边集体装晕的一群人中见状了一个少年,干咳了一声,轻声提醒道:“是小小姐,小公主是先生给小小姐的爱称。”女人歪了歪着头,女儿?但是她也不是女人歪了歪头,女儿?可是她不是......。...

苏沂水一愣?小公主?

慕冷身边集体装死的一群人中上前了一个少年,咳嗽了一声,低声提示道:“就是小小姐,小公主是先生给小小姐的爱称。”

女人歪了歪头,女儿?可是她不是......

想到孩子的安危,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抓住男人衣服的一角,神色哀伤,告状一般的手指向赵梦。

“是她!是她把我们的孩子藏起来了!你快去救他!”

慕冷沉下面容,这么个愚蠢的小人物竟敢绑架他心心念念的小公主?

该死!

他看向地上那个狼狈的女人,眼神已经如同看死人一般了。

“说,你把我的小公主藏到哪里去了!”

赵梦早就被眼前的转折惊的措手不及。

“不可能......这不可能......”

她现在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了,只是嫉妒的看向苏沂水。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苏沂水身上能找到的唯一的污点就是未婚生子而且孩子父不详,而这个一看就和他们不在一个层次的英俊男人的出现更是抹消了她那个污点!

这让一直以来以这点为优越感的赵梦怎么接受的了!

她转头看向被吓尿了的张启成,语气充满了恶意。

“这位先生,我好心提醒您!我旁边的这个男人可是苏沂水的男朋友呢!那孩子是不是您的,劝您还是打听清楚了再说吧!”

慕冷冷笑一声,只不屑的瞥了张启成一眼,很快就厌恶的转过头去,声音嫌弃。

“等会再和你算账。”

他把手杖往地上一锤,一抹银光出现在尖端,只轻轻落在赵梦的脖子上就划出一道血痕。

“说!或者死!”

赵梦脖颈一疼,在慕冷的眼光下像是被毒蛇包围,一阵阵阴冷在全身泛起。刚鼓起的勇气瞬间被丢在了天边,嘴唇动了动,声音懦懦。

“我......我说......”

偏远的城郊。

一处人迹罕见的小仓库里。

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站在屋中,不到十度的深秋天气,却都光着膀子,一个手拿棒棒糖,一个手捧蛋糕,正无奈的看着坐着正中的小团子。

小团子大概六岁左右,五官精致,皮肤白白嫩嫩的,黑色的长发揪成两个小辫垂在胸前。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公主裙,大眼睛一眨一眨,像只乖巧又无害的小奶猫。

她小手抱着个茶杯,里面泡着几朵开的灿烂的菊花,不时的低头喝上一口,很是舒服的样子,和整个破旧又压抑的仓库看起来格格不入。

“叔叔,我的裙子真的没有脏吗?”

小团子突然放下茶杯,可怜巴巴的抬头看向大汉,声音软萌,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揉到怀里去。

大汉打了个喷嚏,无奈的看着小团子身下熟悉的外套,却还不得不挤出一个他自认为最慈善的笑容。

“怎么会脏呢?我和大哥都把衣服给你足足垫了三层了,你看就连你脚底下踩着的,都是我的外套呢!”

这小姑奶奶也是没谁了,一开始想着现在这小孩儿吧,肯定不还骗,他们都打算动粗把她劫走了。

谁成想,这乖乖软软的小孩一听他们说是妈妈让来接她的,就直接相信的和他们上了车!

看到了这又脏又破的仓库也不喊不闹,就使劲儿的担心她的小裙子会不会脏......

可真是有钱人家才养得出来的小公主啊!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85)

我要评论
  • ,你们&,快去

    “废话,那女人跑了,你们怎么看人的,你们这帮废物,快去追……”

  • 迷迷糊&陌生感

    苏沂水迷迷糊糊从昏睡中清醒,环顾四周陌生感扑面而来,房间很大,夜晚更是静谧的让人害怕。

  • 便扯了&,逃了

    苏沂水强忍泪水,随便扯了一件浴袍给自己裹上,踉跄着步子来到房间门口,逃了出去,还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的叫喊声。

  • 来,再&去她肯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再次醒

    再次醒来,刺眼的水晶吊灯让苏沂水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床前的落地镜映射出此刻浑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苏父的话,她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了下去。

  • 的力气&在房间

    苏沂水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她剧烈的喘着气,想扶着走廊里的房间门支撑住身体保存下体力,谁知道房间门没有关紧,苏沂水就这样扑了进去,摔倒在房间内的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