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忽然,大门被人猛的踹开,几个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走了进去。他们神情冷酷无情的像是在拍黑客帝国,进去后一言不发一字一字排开,将小小的屋子占得满满地当当。其中一他们神情冷酷的像是在拍黑客帝国,进来后一言不发一字排开,将小小的屋子占得满满当当。。...

“砰!”

突然,大门被人猛的踹开,几个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神情冷酷的像是在拍黑客帝国,进来后一言不发一字排开,将小小的屋子占得满满当当。

其中一人捧着一块地毯上前铺开,其他人分别向两边让开出一条三人宽的道路。

周围的人已经一脸懵逼了,这些人是在拍电影吗?装逼都没这么装的吧?

殷正脸上的神色严肃起来,松开踏着张启成的脚,望向门口。

“你们是谁?有事没事赶紧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四周一片寂静,站好的西装男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没有命令不发一言,整个场地出现了一种无言的尴尬,殷正眉头一皱,还想再说,却被突然走来的男人钉在了原地。

让苏沂水熟悉的深深刻在脑海里的英俊面容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她眼前,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脸一下变得煞白,紧张的攥着手心,眼神复杂。

先生……

踏上地毯的男人一身剪裁精致的礼服,眉目如画,偏眼神冷冽,看人就像是用刀片在刮一般,他拿着一根精致的手杖,上端缀着一颗偌大的红宝石,整个人都散发着高高在上的贵族气息。

男人眼中韵有风暴,声音清冽却带着不容人抗拒的气息,眉头轻佻,伸出手指往女人的方向微勾,就像在唤一只任性离家的宠物一般。

“滚过来!”

殷正不等苏沂水回答,就长臂一伸拦在两人面前,阴沉的看向慕冷,心下不爽。

“该滚的是你吧!这年头装什么不好非要装逼!”

“咔嚓”

整齐的手枪上膛声响起。

屋里的一群人看向对着自己黑漆漆的枪口都抖了一下。

卧槽!

这怕不是在拍电影,而是黑帮大佬出街吧……

殷正顿了顿,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

“就像我,装逼遭雷劈,哪能跟先生您比呢!您看上这个女人是她的福气!而我这种小小的装逼犯,您就当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做这一行,暴力固然重要,但没有一颗识时务的脑子可是活不久的。

老大一带头,手下还有什么可撑着的,全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没出息的双手抱头蹲在墙角,动作流畅,一看就没少做过。

这也太差劲了吧!

苏沂水咽了咽口水,眼睛四下飘着,就是不看穆冷。

穆冷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其他人,只锁住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冰冷的眼神盯住了那个消失了几年之久的女人。

“你不过来了,是因为腿不想要了吗!”

苏沂水瞬间明白了男人的意思,咽了咽口水,非常识时务的凑了上去,还丝毫不在意形象的露出一个狗腿的笑容。

“呵呵……先生,这不是太久没见您,被您越发英俊的容颜惊呆了,没反应过来嘛!”

慕冷眼中终于泻出些愉悦,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苏沂水的僵硬般一把将她揽到怀里。

怀中满满的触感让他不由得觉得这几年来一直空落落的心终于填满了。

他手指在女人的腰上捏了捏,眼里带着一抹令人看不出的情绪,“几年不见,吃的挺好啊!”

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这是在说她胖了?太过分了,这个倒霉催的男人,只知道贬低她!!!

苏沂水僵硬的抬头看向慕冷,正对上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她有些不甘心,眼珠一转,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感受到轻微的颤动,嘿嘿一笑,凑近男人耳朵呢喃。

“先生也瘦弱了不少呢,都不经拍了!”

慕冷眯起眼睛,低头看向这越发大胆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一把将苏沂水作乱的双手抓住,冰冷的嘴唇贴向苏沂水耳边。

“女人,不要惹我,先告诉我,我的小公主呢?”

第3章 怀孕

2021-07-22

第4章 求婚

2021-07-22

第5章 威胁

2021-07-22

第6章 绑架

2021-07-22

第9章 奸夫

2021-07-22

第10章 先生

2021-07-22

第13章 算账

2021-07-22

书评(487)

我要评论
  • 身体虚&身体的

    苏沂水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身体虚弱栽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加上父亲的绝情,让苏沂水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 更是静&。

    苏沂水迷迷糊糊从昏睡中清醒,环顾四周陌生感扑面而来,房间很大,夜晚更是静谧的让人害怕。

  • &就当做

    “苏苏,我其实喜欢的是你妹妹,之前的联姻你就当做是一场误会吧,既然现在苏父需要你的帮助,我觉得,作为女儿你应该去……”

  • 糖已经&来,难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沂水因为长期断粮断水,血糖已经低到了极限,晕眩感一阵又一阵朝着她袭来,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会被抓到,她看着不远处朝着她追来的人,绝望感再一次袭来,难道她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已经被&她一口

    苏沂水已经被关在房间内两天了,下人们送来的饭菜,她一口都没有动,不是她不饿,而是她不敢!

  • 种被亲&喘不过

    苏沂水的心脏一阵紧缩,那种被亲人和心爱的人抛弃的感觉,让苏沂水几乎喘不过气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