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有礼貌地的态度,让几人登时好感立升。坐在牛车上,几人的视线就没离开了过苏然的脸上。苏然尬尴又失礼貌地的对她们笑了笑,结果遭来几个人的哈哈直笑。“小兄弟,你长的可真俊,今后不明白贵了哪家姑娘哟。”牛车里年纪唯一的大娘笑嘿嘿的说着,年纪所以有六坐在牛车上,几人的视线就没离开过苏然的脸上。。...

苏然有礼貌的态度,让几人顿时好感立升。

坐在牛车上,几人的视线就没离开过苏然的脸上。

苏然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对她们笑笑,结果惹来几个人的哈哈直笑。

“小兄弟,你长的可真俊,将来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姑娘哟。”

牛车里年纪最大的大娘笑呵呵的说着,年纪应该有六十了。

“是啊,以前就觉得贺池家娘子长的俊,没想到这弟弟长的更是俊。”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女子边说完还自己哈哈笑了起来。

旁边的人也跟着笑!

苏然摸了摸鼻子,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这要是年轻人,或许她可以调戏回来。

可她们说的话是真心里带着点玩笑,只不过是乡下妇人聊天的方式。

跟她以前接触的人都不一样。

除了他们三人,车上包括刚刚说话的两个女人,还有一个年约四十的妇人,她旁边紧挨着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少女。

苏然扫视过去的时候,少女就脸色通红的一脸羞涩的低垂着头,时不时的偷看一眼苏然。

苏然觉得有点好笑的别开了眼,嘴角勾起,慵懒的眯起那双杏眼,长长的睫毛像把小扇子样,眸子里波光流转间益出别样风采。

引的车上几人频频看了过来。

苏然偶尔伸出手捏了捏靠在她怀里的贺景风,视线若无其事的打量着路边两旁倒退着的风景。

明明还是一个小少年,莫名的多了股慵懒不羁的感觉。

说真的,苏然还没有认真看过自己现在的长相,但她想要扮好男子,那是轻而易举。

这个时候的苏然,任谁都不会怀疑她不是男孩。

车上几人时不时的说着话,期间也问起苏然打人事件。

赵华荣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岔开了话题。

……

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镇子里,果然就跟赵华荣说的一个时辰左右。

或许是因为靠近大山的原因,这个镇子叫临山镇。

跟苏然去过的青阳镇没法比,但是该有的酒楼客栈,米粮铺子,杂货铺子等都有。

和林伯约好时间,几人就分开了。

贺景风眼里藏不住的高兴,眼睛四处乱转。

赵华荣带着两人直接往布庄而去,赵华荣跟布庄的女掌柜很熟。

一见到赵华荣就笑了起来。

“赵娘子今天又带绣活来了。”然后对着苏然笑了笑,眸子里透着点好奇。

苏然点了点头微笑,打量着布庄里的布料,绣品……,店铺不大,却是样样都有。

眼里扫视到赵华荣打开的包袱,里边有几个很漂亮的荷包和手帕,还有一块叠起来不知道绣的什么的红色绸缎。

女掌柜眼里的惊喜藏不住,拿起那块红色绸缎打了开来。

两只栩栩如生的鸳鸯露了出来。

女掌柜笑道,“赵娘子手艺一如既往,客人昨天就来问了,我猜你这两天也该来了。”

就连苏然都惊艳了一把,没穿越的上一世,她也是见过刺绣的。这会也不由的走上前轻摸了摸。

赵华荣温和的笑道:“绣好了就给你送来了,”然后看了眼旁边摆放的布料,“给我拿点布匹,给我弟弟做两身衣服。”

女掌柜笑意盈盈,“原来是赵娘子的弟弟,”然后看向苏然,“赵家弟弟,可有看中哪种?姐姐我都给你最低的优惠。”

说完还豪爽的拍了拍胸脯。

苏然扫视了下柜上的布匹,挑了几种素色布匹。侧头看向赵华荣,“姐,也给你和景风买几尺?”

赵华荣点了点头,看了苏然挑的几种颜色,让女掌柜每种剪了几尺。再挑了两种做打底亵衣的布料。

布料是上好的棉布,女掌柜给的价格是三十文一尺。

苏然不知道这里的物价,也不知道贵不贵,她觉得应该是不贵的吧!

买了六块布料,每块布有五尺,加起来还没用到一两银子。

所以苏然觉得应该是便宜了,而且她觉得自己现在过的可谓是拮据呀!

从布庄出来,苏然抬头看了看布庄门上牌匾写着锦绣阁三个字。

“姐,我想去书店看看。”

赵华荣点点头,柔声道:“风儿也需要买些纸张了。”

书店离锦绣阁并不远,走了一会,隔了一条街道就看到写着【有为书坊】的铺子。

这条街道比起锦绣阁那条街道人流稍微少了点,也安静了点。

走进书铺更是安静无声,柜台里一个青年男子捧着一本书在看,苏然三人进来头也没抬一下。

苏然挑了挑眉,摸了摸贺景风的小脑袋,“姐,我去找自己需要的书籍。”

捧着书的中年男子这才抬眸瞟了一眼,遂又垂下眼睑,“书籍里边二楼找,笔墨纸砚尽可挑。”

赵华荣道:“去吧!”

书铺百来平左右,里面已经有几个穿着像是书生之人,拿着本书看的入迷。其中有人无声的嗫嚅着嘴唇。

像是被感染了般,苏然脚步都放轻了,一楼找了一圈,找了大陆通史,大齐录,大齐民间事……

苏然拿了基本决定自己需要的,随后轻脚的上了二楼。

相比较一楼,二楼的书比较适合读书人,靠窗的位置还有两张长矮桌。有几个书生打扮的少年坐在那里奋笔疾书的写着什么。

也有人席地而坐的沉浸在书里。

苏然走到桌子旁边驻足的看了一会,坐在桌子抄写的一个少年发现了站在身边的苏然。

放下毛笔,起身轻声对苏然开口,“某快要抄好了,公子可稍等片刻。”说完坐下继续抄写了起来。

苏然想说,你慢慢抄,我就是看看。但是少年已经专注的抄了起来。

她笑了笑,在二楼转了圈下了一楼。

苏然出来,赵华荣已经拿好了纸和笔墨,看到苏然手里拿的几本书有些意外。

“然弟不买些其它书籍吗?”

苏然不明所以,“买这个就好,看完之后再买也不迟。”

赵华荣本以为苏然会买些大多读书人看的书籍,不过她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还买什么吗?”

苏然把要买的几本书籍放到柜台,“老板,你这里有作画的颜料吗?”

第四章跑

2022-05-09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原主已&这样死

    真正的原主已经死了,现在的苏沐然可是她苏然,她穿越来这个世界,她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体,可不想这样死了,好不容易能活着,再怎么样也不能就被害死了,再艰难她也要活着。

  • 声,床&动了一

    随着外面的窃窃私语渐渐无声,床上的人儿终于动了一下。

  • 再看了&屋里的

    苏然冷眼看着中年妇人鬼鬼祟祟的走远,再看了看刚才屋里的灯已经没了,里边的翠微没有出来,想来那是翠微的房间了。

  • 在经过&房间里

    在经过左手边的屋子时候,房间里突然亮起了不是很明亮的灯,苏然吓了一跳。

  • 己的意&烧庄子

    现在知道明天晚上他们就会为了杀害自己,为了造成自己的意外死亡,不惜烧庄子,听翠微的意思到时候会连带着烧死几个人。

  • 眼睛看&不动!

    略显简陋寒酸的屋子,躺在床上的人儿此时睁着眼睛看着上方,一动不动!

  • 办法逃&的人。

    苏然站在暗处良久,她不能待在这里了,她得想办法逃走,也不能让他们烧死无辜的人。

  • 听,外&现一样

    小步的走到门边,轻轻的拉开一道缝,耳向外倾听,外面只剩虫鸣声响。再悄悄把门拉开,动作很慢,很轻,似乎怕被人发现一样!

  • 语气一&转,不

    翠微说到这里语气一转,不以为意道:“这天干物燥的,烧死几个人的,这意外谁又能说的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