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这话,伊晴儿立时双眼一瞪,站起身插腰道:“姓黑的,我说你,本小姐虽然出了名的嘴刁,就拿这块真鲷鱼寿司来说,虽然真鲷鱼是顶级的鲷鱼,鱼材也很鲜,虽然现在的这个时闻言,黑家几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伊晴儿,明显是没想到她对吃的竟然这么精通。呵呵,想当年伊晴儿跟宝宝在宝岛台湾,除了吃就是吃,当然精通嘛!。...

一听这话,伊晴儿登时双眼一瞪,起身叉腰道:“姓黑的,我告诉你,本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嘴刁,就拿这块真鲷鱼寿司来说,虽然真鲷鱼是顶级的鲷鱼,鱼材也很鲜,但是现在这个时令的真鲷鱼肉质苦涩,口感降了不止一层次,完全不是吃真鲷鱼的时候。还有宝宝吃的那个包子,显然厨师做的时候是费了心思去油腻的,但是问题就在于他太注重去除油腻了,反而失了鲜味,蟹黄包讲究‘汤清不腻,稠而不油,味道鲜美’,这三项缺了一项都会使蟹黄包失味,这个师傅勉强只做到了前两项,一流的师父不该有这样的失误。”

闻言,黑家几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伊晴儿,明显是没想到她对吃的竟然这么精通。呵呵,想当年伊晴儿跟宝宝在宝岛台湾,除了吃就是吃,当然精通嘛!

黑司焰先是惊讶,随后不屑应道:“哼,说的好听,有本事你自己……”

话还没说完,就被伊晴儿给截断了:“诶~我告诉你,本小姐除了嘴刁之外,简单的料理还是会做一点的,不服是么?那你就等着,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美食。”

音落,大步向厨房走。

在座的几人见状,面面相觑。只有伊宝宝拿着筷子兴奋地朝伊晴儿的背影喊:“妈咪我要吃你做的寿司!”

伊晴儿没有回身,只是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少顷,伊晴儿笑意盈盈端了一盘寿司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和服木屐的寿司师傅,两人不停地用日语交谈着什么。

伊晴儿把盘子放到桌子中央。

黑司焰看了一眼,冷嘲热讽道:“样子没什么看头啊。”

伊晴儿闻言朝黑司焰挑了挑眉道:“你尝了再说。”

黑司焰夹起最中央的一块寿司放进嘴里:“肉质挺软,倒是很有嚼劲,的确是很好吃,但寿司讲究形美,你这个似乎不合格吧?”

伊晴儿还没开口,一旁的寿司师傅却开了口,乌拉乌拉的说了一大堆日语。

黑司焰懂日语,所以听的很明白——

“大少奶奶选的鱼虽然是鲷鱼的次等货血鲷,但是血鲷正值繁殖期,存了大量脂肪在体内正是肉质最好的时候,而且大少奶奶处理料理的技巧十分高明,让血鲷鱼的肉质不仅柔软很有嚼劲,而且激发出鱼肉的甘香很是味美,所以大少奶奶的确是位寿司高手。”

黑司焰黑了脸,这日本厨师说的好像是他不识货一样。

伊晴儿难得大度的不跟某人计较,只是摸了摸吃的正欢的伊宝宝的小脑袋。

宁晨见气氛不对,出来打圆场:“家常饭嘛,也不是美食大赛,晴儿也不要太讲究,真不行的话,妈再换个师傅就是。”

伊晴儿摸摸鼻子知道是自己挑剔过头了,也嚣张过头了,于是忙讪讪应道:“妈,不必麻烦了,就这个师傅挺好的。我对吃的其实不是很挑剔啦,就是宝宝比较口味刁钻。以后……宝宝的三餐我给他做,不必麻烦师傅们了!”

伊宝宝第一个举手欢呼,黑铭扬夫妇二人相视一眼没什么意见。

黑司焰冷哼一声也没有多说,回头见伊宝宝竟然把盘子里的寿司吃的只剩一块,忙道:“喂,你这个小家伙多少也要给我……给大家留一块啊!”

一场早餐风波就这么过去,不过伊晴儿与黑司焰两人之间没有一点和解的趋向,梁子反而是越结越大了。

不过碍于有宁晨坐镇,还要在伊宝宝面前刻意收敛的缘故,所以黑司焰倒是没再故意找伊晴儿的麻烦,家里也瞬间平静了许多。

然而,这样的日子还没平静几天,黑司焰的弟弟,刚从国外进修归来的黑烈冥,又引发了一场新的风波……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宁阿&。

    “宁阿姨,我是不是要死了?”伊晴儿苍白着脸,死死咬住唇。

  • 出纸巾&的擦拭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 续双眼&体。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 伊晴儿&十多岁

    女人姓宁,叫宁晨,是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不是伊晴儿和田甜在这家医院当实习护士,还不知道宁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竟然已经五十岁的年纪了呢!

  • 的讽刺&道:“

    田甜翻白眼儿,直白的讽刺道:“就知道你丫的外表风骚,骨子怂包!”

  • 儿你要&么丢人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