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黑司焰怒声斥道:“女人,你给我停住!你说谁没素质没口德并且还无耻下流!”什么时候他黑司焰的形象彻底堕落成这个样子了?伊晴儿鸟都不鸟身后的男人,抬下巴猖狂地投去挑而这下子怒不可遏的黑司焰一肚子火却没地儿发,最后只能狠狠地砸了一拳床垫,而母亲交待的要和平相处好好谈神马的早被他忘到太平洋去了!。...

闻言,黑司焰怒声斥道:“女人,你给我站住!你说谁没素质没口德而且还下流!”什么时候他黑司焰的形象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伊晴儿鸟都不鸟身后的男人,抬起下巴嚣张地投去挑衅的一眼后施施然下了楼。

而这下子怒不可遏的黑司焰一肚子火却没地儿发,最后只能狠狠地砸了一拳床垫,而母亲交待的要和平相处好好谈神马的早被他忘到太平洋去了!

被伊晴儿抱着下楼的伊宝宝虽然觉得身为一个“男人”被这么抱着的确有失男儿气概,但看着自家妈咪难看的脸色,还是很知趣的没有说话。

楼下,宁晨看到伊晴儿一脸臭臭的表情抱着自己的乖孙下来,心下知道黑司焰那个臭小子又搞砸了。

她收起心底的无奈,笑着朝伊晴儿招呼道:“晴儿啊,刚正想让阿月上去喊你呢你就下来了,怎么样肚子饿不饿?我特地让人做了营养早餐给你,快过来尝尝。”

伊晴儿一听有好吃的,这才面色缓和下来走过去,而伊宝宝早就同样按捺不住地挣扎着要下去奔向餐桌。

伊晴儿狠狠捏了捏儿子的小鼻子,佯装不悦的骂道:“你丫就知道吃,最近可是胖了不少,再吃下去妈咪都抱不动你了,变成小胖子没人要看你怎么办!”

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是依着儿子把他放了下来。

谁知刚一被放下,伊宝宝就扑向宁晨撒娇卖萌装委屈地假哭道:“呜呜呜,奶奶,妈咪欺负我,她捏我鼻子,好痛哦。”

宁晨被小孙子眼泪汪汪的样子萌的心肝儿疼,立即扭头训斥儿媳:“晴儿你下手也不说轻点,瞧瞧宝宝这小鼻子都红了不是?”

伊晴儿看着那个一边装哭一边偷偷挑衅自己的坏小子,不禁在心里暗骂,不愧是黑司焰的种,果然跟他老爹一个质地!恶劣到家了!

懒得理会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坏蛋,伊晴儿径自走到餐桌旁坐下,看了看桌上的一些早餐,大多是中式的。不过,她自己这边倒是有一份日式寿司。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寿司咬了一口,刚嚼了一下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尝了一口包子的伊宝宝也吐了出来。

宁晨见状大惊,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伊晴儿与伊宝宝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道:“好难吃啦!”

宁晨又惊又疑,自己夹了个包子尝了尝,喃喃道:“没问题啊,蟹黄包不腻,味道可以,是厨房的师傅亲手做的没有错啊。”

一旁的黑铭扬则尝了一块寿司,应声品评道:“鱼肉很鲜,尝着还不错啊,怎么会难吃?”

伊晴儿和伊宝宝一大一下又对视了一眼,低头喝粥。还好,小米粥熬的很香。

此时,黑司焰走下楼来,冷酷的讽刺道:“家里的早餐师傅可是高价聘来的一流师傅,寿司师傅也是日本高级寿司师傅,怎么到你嘴里就连街边小吃摊的师傅都不如了呢?难道,某些人天生无法与上流社会挂钩?”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斥道:&东西了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看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 的擦拭&意飞溅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 十四寸&上,一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就是从

    那一连串儿让人心惊肉跳脸羞红的声音,就是从那个外国女人口中喊出来的。

  • 的副院&士,还

    女人姓宁,叫宁晨,是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不是伊晴儿和田甜在这家医院当实习护士,还不知道宁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竟然已经五十岁的年纪了呢!

  • 电影’&。

    伊晴儿端坐在椅子上,一双杏眼贼亮的盯着电脑屏幕,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甚为惑人。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劲爆的……‘电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