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司焰耸耸肩膀,则表示对宁晨的这一说法不置可否,“成!事情到了这一步,妈说什么是什么吧。三年时间而已,我应对的来。”宁晨抿唇,眼底掠过一丝狡诈,“但是,除了一件事宁晨抿唇,眼底划过一丝奸诈,“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收敛!”。...

黑司焰耸耸肩,表示对宁晨的这一说法不置可否,“成!事情到了这一步,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五年时间而已,我应付的来。”

宁晨抿唇,眼底划过一丝奸诈,“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收敛!”

黑司焰拧紧眉头,反声问道:“什么事?”

宁晨伸手,指了指楼上,意有所指的说道:“关于你寻花问柳的事情,我不阻止,但是你不能在外过夜,更不能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你现在是一个丈夫,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刚刚宝宝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儿子,难道你真的想让他从小在你风流的熏陶下成长吗?你要让他做一个见一个爱一个的纨绔子弟吗?”

“……”黑司焰哑然。好吧!这不是他希望的,也不是他想看到的。伊宝宝是他的儿子,这一点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无法更改了。

摊摊双手,黑司焰表示自己会尽力在伊宝宝面前收敛风流本质。

宁晨满意的勾起一抹坏笑,呵呵,这才对嘛!她就知道孩子是不能乱生的。瞧瞧,阴谋设计出来的孩子,也照样能牵制她的儿子吧?

“行了,你到楼上去跟晴儿谈谈吧。”宁晨挥挥手,像打发阿猫阿狗一样。

黑司焰一愣,而后面色森冷下来,语气也冰冰的说:“我跟那女人没什么可谈的,该谈的早就谈过了!”

宁晨翻翻白眼儿,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才没咆哮出声。

她沉声询问道:“你们都谈了什么呀?就谈成了刚刚那样的结果,两个人剑拔弩张,横眉相对吗?”

黑司焰不吭声,这样的结果就是他要的结果!

宁晨气结,悻悻道:“儿子啊,你跟晴儿现在是夫妻,在这个家里,尤其是在宝宝面前,你们就准备一直这样剑拔弩张而对吗?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子会令宝宝产生心理阴影的?你们一天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难道就不能在宝宝面前做戏装装样子,温和一些吗?”

“……”黑司焰继续哑然。他佩服宁晨,她总是能说出一大堆大道理。

轻扯了扯颈前的领带,黑司焰点头,频频点头,“好!我明白,我会跟她谈!”

转身,大步朝楼上走,完全没注意到宁晨脸上愈加诡异奸诈的坏笑。

且说黑司焰一路上楼,来到新房。打开房门,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女子光滑如玉的背部。

“呃!”黑司焰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进门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此刻,伊晴儿褪去睡衣,背对着房门半身赤果的坐在床上。她拿起自己的bra套上,双手反叉在后背想要挂上bra的扣子。可是反复挂了几次都没挂上,伊晴儿手酸的放弃,扭头冲卫生间那紧闭的门看去。

就听她扬声呼唤道:“宝宝,你掉到马桶里面了吗?快点出来啦,帮妈咪挂钩钩哦!有福利哦,给你摸摸哦!”

伊晴儿声音很甜很娇嫩,现在又故意引诱伊宝宝出来,更加甜的腻死人。黑司焰目光凝视着伊晴儿肤若凝脂的玉背,耳畔回荡着对方甜美的声音,喉结情不自禁的滚动了一下。

“咕咚!”他想他一定是疯掉了,亦或是太久没有跟女人好过了,所以才会对床上那背对着自己的青涩果子产生了YY的思想。

修长的腿,不受控制的朝大床迈过去。

伊晴儿还在冲紧闭的卫生间门呼唤:“宝宝,宝宝?你不出来的话,妈咪就自己挂上去了,到时候你就摸不到了哦!”

黑司焰站定在床边,目光停驻在伊晴儿雪白玉背后的bra带子上。

他长臂一伸,轻易就够到了那bra带子,而后不假思索的将挂钩挂好……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晴儿苍

    “宁阿姨,我是不是要死了?”伊晴儿苍白着脸,死死咬住唇。

  • 孩子,&你现在

    宁晨苦笑一声,摇头道:“孩子,别那么悲观,你现在只是白血病早期,病情没有恶化的趋势,只要你好好提高自身免疫力,三年五载不会有问题的!”

  • 当下慌&这血流

    田甜见这情景当下慌了神,“不行不行,晴儿你这血流太多了,根本止不住,快去医院让宁阿姨给看看吧!”

  • 就知道&!”

    田甜翻白眼儿,直白的讽刺道:“就知道你丫的外表风骚,骨子怂包!”

  • 椅子上&电影’

    伊晴儿端坐在椅子上,一双杏眼贼亮的盯着电脑屏幕,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甚为惑人。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劲爆的……‘电影’。

  • 吸吸鼻&起的身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 十四寸&男人与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忙坐&姨,检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