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话说回去,这黑司焰脸上的温润细腻笑意倒不像是假的。莫也不是这厮还真的蛮不喜欢宝宝的?但是那天在机场他偏偏恶声恶气的将宝宝丢到地上啊?么这是简言之的血浓于水,父子情深莫不是这厮还真的蛮喜欢宝宝的?可是那天在机场他明明凶巴巴的将宝宝丢到地上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父子情深?。...

不过话说回来,这黑司焰脸上的温润笑意倒不像是假的。

莫不是这厮还真的蛮喜欢宝宝的?可是那天在机场他明明凶巴巴的将宝宝丢到地上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父子情深?

哼哼,很好,如此一来黑司焰以后的日子会很‘精彩’。

伊晴儿摸摸鼻子朝楼下走去,黑司焰听到声响,朝楼梯口看过来。四目相对,伊晴儿眼中满是不屑。小女人可记仇了,昨天某男将她丢在大马路上,可恶极了!

黑司焰一眼看到伊晴儿身上的穿着后,眸子狠狠的缩了一下。先是森冷厌恶,随即是轻蔑的愤恨。怎么着?这女人大清早的穿成这个样子,想要勾搭谁不成?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看不上谁,谁看谁都不顺眼!伊晴儿庆幸自己是在楼梯上,所以有一种俯视鸟瞰黑司焰的感觉,潜意识里内心就腾起一股子高傲!

她不理睬黑司焰森冷厌恶的眼神,径自步下楼,冲黑铭扬和宁晨夫妇问了早安,“妈,爸,早上好!”

宁晨点点头,欣慰的笑了笑。

黑铭扬也点头,目光却看都没看伊晴儿,只是愤怒的瞪向抱着伊宝宝的黑司焰。

就听黑铭扬愤怒的冲黑司焰呵斥咆哮道:“你个臭小子,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新婚之夜你去夜店泡酒家女,还被人拍了照片登上报纸头条,你还要不要你那张脸了?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当自己是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一样不知轻重吗?混蛋!”

狠狠将一张报纸丢出去,可是那报纸太轻了,飘悠悠的落在伊晴儿脚前,再也不肯挪动半分。

伊晴儿下意识的扫了一眼,但见报纸的头版头条上,彩色的大照片上一对男女暧昧的拥在一起。女的,不知道是谁,只能看到她像一条蛇一样纠缠在男的身上。但是男的,正是昨天与她举行婚礼的黑司焰!

伊晴儿抿抿唇,目光朝黑司焰看过去。

黑司焰回以伊晴儿的,是一记冷冷的轻蔑笑意,似乎在无声的警告伊晴儿,这……只是开始!

伊宝宝眨着眼睛,观察到黑司焰对伊晴儿的不屑眼神,立刻双手紧紧抱住黑司焰的脖颈,然后扭头看向黑老爷子理直气壮地为黑司焰开脱道:“矮油,爷爷,你不要训斥爹地啦,爹地这么大的人,会被你训斥傻掉的!男人嘛,花天酒地很正常的,妈咪都没有生气,你也不要生气啦!人家以后也要做爹地这样了不起的人哦!”

稚嫩却流畅的话语一落地,黑老爷子和黑司焰齐齐风中凌乱,连伊晴儿都有些hold不住了!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汗颜的氛围。

两个半百老人,两个年轻男女,一个四岁的孩童。五个人,十只眼睛,互相看来看去,眼神之中各自交流着异样的情绪。

半晌,黑铭扬突然开口,“晴儿,你和宝宝先到楼上去!”

伊晴儿挑挑眉头,知道黑老爷子这是要教训黑司焰了。

她轻点头,弯腰伸出双臂,冲伊宝宝甜甜的召唤道:“宝宝,到妈咪这里来!”

听到伊晴儿的呼唤,黑司焰和伊宝宝纷纷看过去。黑司焰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伊晴儿胸口,眸子微微闪烁起来。

此时的伊晴儿本就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又因为弯下腰的缘故,所以一对儿没有bra包裹的绵软,就那么以完美的弧度暴露在了黑司焰的眼中。黑司焰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看到过最小的一对儿绵软了。那么小,那么小……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火太旺

    “安啦安啦,我没事的,心火太旺盛了,流点鼻血很正常的撒!你别担心!”伊晴儿伸手拽着田甜,大咧咧的安慰着。

  • 口中喊&。

    那一连串儿让人心惊肉跳脸羞红的声音,就是从那个外国女人口中喊出来的。

  • “宁阿&,死死

    “宁阿姨,我是不是要死了?”伊晴儿苍白着脸,死死咬住唇。

  • 着电脑&八岁了

    伊晴儿端坐在椅子上,一双杏眼贼亮的盯着电脑屏幕,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甚为惑人。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劲爆的……‘电影’。

  • 田甜愤&么丢人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 儿一起&淘田甜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 &男人与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子,继&体。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