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天亮,伊晴儿和伊宝宝睡的正香,楼下沉闷传来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吓的伊晴儿赶忙推攘伊宝宝朝床下拱。“宝宝切记睡了,快点儿儿钻到床底下,地震了地震了!”伊晴儿在台北“宝宝不要睡了,快点儿钻到床底下,地震了地震了!”伊晴儿在台北的时候,小地震是经常事儿,但是她还是不淡定的每次都朝床底下钻。。...

翌日天明,伊晴儿和伊宝宝睡的正香,楼下突兀传来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吓的伊晴儿急忙推搡伊宝宝朝床下拱。

“宝宝不要睡了,快点儿钻到床底下,地震了地震了!”伊晴儿在台北的时候,小地震是经常事儿,但是她还是不淡定的每次都朝床底下钻。

这会儿楼下震耳欲聋的,伊晴儿迷迷糊糊之中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了,钻床底!

伊宝宝一手揉着惺忪的双眼,一手抓住伊晴儿的睡衣,然后含含糊糊打了个哈欠解释道:“哎呦妈咪,哪里地震了啊?是爷爷在吼啦!”

呃?伊晴儿此刻已经完全清醒,听到伊宝宝说起‘爷爷’,这才记起自己已经回国了。

就听楼下的怒吼声一波接着一波传来,“看看你的好儿子都干了些什么事儿?新婚夜跟一个酒家女搂搂抱抱,还上了报纸头条,这是要毁掉黑家的声誉吗?”

黑夫人并不甘示弱,喊的也很大声,“他找酒家女关我什么事?他会变成今天这样是谁造成的?是我吗?是他吗?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你个死老头,就知道冲我吼,看我不顺眼干脆离婚算了!”

楼下黑老爷子和黑夫人吵的正凶,一道冷冷的声音突兀传来——

“大清早吵什么吵?”这声音,是黑司焰的。

伊宝宝眼睛一亮,光着脚丫就从床上跳下地了,嘴里直欣喜的呼喊道:“哦耶,爹地回来喽!”

“宝宝——”伊晴儿只来得及喊一声,伊宝宝却已经蹦跳着走出房间了。

伊晴儿知道黑司焰不喜欢自己,连带着也不喜欢伊宝宝。在机场的时候,黑司焰可是将伊宝宝丢到地上来着的。

想到这件事情,伊晴儿顾不得其他,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趿拉着鞋就冲出房间。

刚跑到楼梯口,就看到伊宝宝已经下了楼,扑到走进正厅的黑司焰怀中,很开心的大声叫着“爹地”。

黑司焰错愕的看着扑在自己怀中的伊宝宝,那小眉毛、小鼻子、小脸蛋、小薄唇,每一样都是精雕细琢过的精品,搭配在一起完美无瑕,可爱的让人不忍推开。

他并不喜欢小孩子,甚至是厌恶小孩子的。刚刚伊宝宝扑到他怀中时,他本能的就想要推开。

可是看到伊宝宝仰着头,甜甜软软的呼唤他“爹地”时,他的心底说不出的悸动,以至于他最后非但没能推开伊宝宝,还温润一笑,弯下身子将抱住自己大腿的小家伙儿抱在了怀中。

感受到那软软的小身子散发着香甜的特殊气味儿,黑司焰忽然感慨起来。这是他的儿子,他竟然有一个这样黏着他的儿子!

这种感觉,并不是很糟糕,似乎……挺好的!

站在楼梯口的伊晴儿看到客厅上演的父子情深一幕,眉头一点点的紧蹙起来。

自家儿子是什么样腹黑的坏孩子她清楚,黑司焰是什么样冷绝的人她也见识过。

这父子俩现在是要闹哪样?她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是真心想跟黑司焰套交情,那小家伙儿邪恶的很呐!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笑的讪&这样的

    伊晴儿笑的讪讪,对此讽刺不置可否。谁让她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呢?

  • 你吓死&!”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看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 儿一起&淘田甜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 晴儿的&这个词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 伊晴儿&孔塞着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 ,止都&止不住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 正在解&度姿势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起的身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