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到,黑家的湖畔别墅内灯火通明。伊晴儿坐在沙发上,双手不停地地抚摩伊宝宝细嫩的小脸儿,嘴里还得宽慰不停地在客厅走过来走去的黑铭扬。“爸,您都走了一个早上了,歇会儿伊晴儿坐在沙发上,双手不停地抚摸伊宝宝柔嫩的小脸儿,嘴里还得安慰不停在客厅走来走去的黑铭扬。。...

夜幕降临,黑家的湖畔别墅内灯火通明。

伊晴儿坐在沙发上,双手不停地抚摸伊宝宝柔嫩的小脸儿,嘴里还得安慰不停在客厅走来走去的黑铭扬。

“爸,您都走了一个晚上了,歇会儿吧!”伊晴儿讪讪的劝慰出声。

不成想,不开口劝慰还好,一开口却是点燃了一颗炸弹。

就听黑铭扬穿透性的尖锐嘶吼声平地炸起,“混蛋,那个逆子竟然将晴儿丢在马路上一个人跑掉了,他还是男人吗?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吗?”

伊晴儿汗颜,小声应道:“爸,算了,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吗?”

是的,就算没有钱,伊晴儿也打车回到黑家了。是黑家的管家付的车费,然后关于伊晴儿被黑司焰丢到马路上的事情就传到了黑铭扬夫妇耳畔。

这不嘛!一回来,夫妻俩一个在客厅走来走去,一个吩咐别墅里的保镖们四下找寻黑司焰的下落。

黑铭扬听到伊晴儿的劝慰声,态度缓和下来,很抱歉的说:“晴儿啊,今天让你受委屈了。那混小子……”

“没有没有,爸你别这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别说这样的话。那什么,您跟妈都消消气儿,我先带宝宝上楼洗澡了。小孩子,一到晚上就犯困,呵呵……”伊晴儿干笑着,除了拿宝贝儿子当借口开溜,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上楼了。

黑铭扬和宁晨听到伊晴儿这话,连忙示意对方带着伊宝宝上楼休息。

少顷,保镖们集体回来,脑袋耷拉着,明显是没找到黑司焰。

黑铭扬见状,怒声斥责道:“你们这些人都是废物吗?找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明天统统滚蛋算了!”

“哎呀,你吵吵什么,能不能消停会儿啊?”宁晨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拨手机,看那样子是在给黑司焰打电话呢。不过,很明显没有打通!

黑铭扬听到宁晨的唠叨,心头更气恼极了,扬手指着宁晨斥责道:“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自古慈母多败儿,说的就是你!新婚之夜就夜不归宿,这像什么样子?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一连串的呼喊声下来,紧接着便归于平静。

伊晴儿一边给伊宝宝擦澡,一边撇嘴儿。

不用下楼看她都能猜到楼下正在上演怎样的场面,想来黑老爷子此刻正坐在沙发上,先是对一群找不到黑司焰的手下嘶吼。而后又对黑老夫人宁晨指责,最后就垂足顿胸,拿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生闷气。

哎,瞧把老爷子给气的!啧啧……

伊晴儿摇摇头,手上继续着给伊宝宝洗澡擦拭身体的动作。

伊宝宝乖巧的坐在浴缸里,脸上却闪烁着邪恶的坏笑,“妈咪妈咪,爷爷发飙了哦。你猜如果爹地被找到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伊晴儿挑眉,“那家伙有什么下场与我何干,懒得猜,浪费脑细胞!”

伊宝宝白了伊晴儿一眼,就知道妈咪没良心啊没良心!

小声嘀咕道:“哼哼,好歹爹地也为妈咪你提供了宝贵的蝌蚪,然后才有了可爱的宝宝陪在妈咪身边耶,妈咪肿么这么绝情呐?矮油,真是最毒妇人心啦!”

“……”伊晴儿手下一顿,嘴角狂抽起来。这臭小子,胡说八道神马鬼东西啦?

新婚之夜,新房内新郎不在,新娘也不在,徒生一股子冷清劲儿。

这个夜晚,伊晴儿搂着自家儿子伊宝宝在新房的隔壁睡的呼呼香……

书评(289)

我要评论
  • &观看‘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 儿你要&,看个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 不是没&爆的的

    伊晴儿笑的很猥琐,“嘿嘿!咱这不是没接触过那么劲爆的的画面么,一回生二回熟,下次肯定不会流鼻血的哈!”

  • 知道的&事情。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 儿这话&晴儿脑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看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 迟钝的&意飞溅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 正安慰&。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