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晴儿哑然。的话刚是她看错了了,如果现在的她但是听的很很清楚了。黑司焰让她下车后!抿抿唇,伊晴儿目光朝车窗外瞄了几眼,接着看向自己身上那一身尚算保守地的婚纱。努抿抿唇,伊晴儿目光朝车窗外瞄了几眼,然后看向自己身上那一身尚算保守的婚纱。努努嘴儿,小手儿朝黑司焰伸过去。。...

“……”伊晴儿哑然。如果刚刚是她听错了,那么现在她可是听的很清楚了。黑司焰让她下车!

抿抿唇,伊晴儿目光朝车窗外瞄了几眼,然后看向自己身上那一身尚算保守的婚纱。努努嘴儿,小手儿朝黑司焰伸过去。

黑司焰蹙眉,不知道伊晴儿这是何意。

伊晴儿见对方半天没反应,好心提醒道:“我很多年没在F市生活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都不晓得。我身上没钱,你想让我下车也不是不可以,给我钱我打车回去!”

听到这话,黑司焰觉得自己该对伊晴儿更加刮目相看了。啧啧,果然是一个开口闭口只讲钱的虚伪女人呢!

拿出钱夹,随手抽出一叠百元大钞丢到伊晴儿怀中,语气不客气的命令道:“下车,立刻!马上!”

伊晴儿抓着黑司焰丢到她身上的一叠钱,只觉得内心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不休。尼玛的,当她是神马?打发叫花子呢啊?

脚底呼呼的有热血直朝脑门儿蹿来,气的伊晴儿额头蹭蹭的冒青烟。一双小拳头攥得死死的,贝齿也咬的咯吱作响。

“去你M的,谁稀罕你的臭钱!”伊晴儿将一叠红色的钞票砸到黑司焰俊逸非凡的面颊上,而后坐直身子怒斥道:“黑大叔,我告诉你,我不是你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那些酒家女。想要这样打发我,你真是作春秋大梦呢!原本我是打算下车的,但是现在我不下去了,打死我也不下去了。哼哼,你送我回黑家!立刻,马上,这是妈和爸的命令!”

一双小手儿抱住藕臂,牛逼哄哄的昂着小脑瓜儿。此时的伊晴儿就像一个傲娇的小公主,在对一个骑士发脾气。

可惜,黑司焰注定不是骑士。他是王子,并且是黑马王子!

俊眉微挑,黑司焰目光轻蔑的瞟了伊晴儿一眼,而后猛地伸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对上他冷峻的脸庞。

“女人,你这样是在挑衅我的隐忍极限吗?最后说一次,下车!否则,后果自负!”黑司焰声音冷彻骨髓,一字一顿,像是在发狠儿一样。

伊晴儿浑身激灵了一下,有种被坏人抓在手中要碎尸的错觉。

她应该下车的,不!她凭什么下车?公公和婆婆让这个家伙送她回黑家的,她凭什么下车呀?

脑子里,一会儿是一道声音劝解她赶紧下车,一道声音是在呵斥她凭什么下车。最后的最后,伊晴儿一激动,偏向了后面那道呵斥她的声音。

于是乎,腰板儿一挺,伊晴儿怒声低吼道:“我就不下车,我也最后说一次,你……必须立刻送我回黑家,不然我……唔!”

话,戛然而止!

伊晴儿赫然瞪大双眼,因为···因为黑司焰竟然将一只手袭上了她的胸口。

低头,确定了那手真的抓捏住她一只绵软,还大有狠狠捏几下的架势。伊晴儿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啊!混蛋!”伊晴儿挥手拍开黑司焰,反手打开车门就飞快的跳了下去。那速度,简直可以跟闪电媲美!

黑司焰看到伊晴儿这种激烈的反应,唇畔扬起了一抹玩味儿的坏笑。呦,这小女人在他面前装纯呢,呵呵……

摇下车窗,黑司焰冷声嘲讽道:“孩子都生了,装什么贞洁烈女?”

伊晴儿扬起拳头,怒声咒骂道:“黑四眼,你混蛋!”

然,回应她的是对方开车扬长而去,丢下穿着婚纱的她,身上没有一毛钱的她!

“啊!混蛋!渣男!”伊晴儿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一毛钱都没有,瞬间又炸了毛儿尖叫起来。

书评(96)

我要评论
  • 应,“&是因为

    这一次,宁晨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并且做出回应,“晴儿,你流鼻血不止的原因是因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 道:“&恶化的

    宁晨苦笑一声,摇头道:“孩子,别那么悲观,你现在只是白血病早期,病情没有恶化的趋势,只要你好好提高自身免疫力,三年五载不会有问题的!”

  • 招呼:&“宁阿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 人心惊&。

    那一连串儿让人心惊肉跳脸羞红的声音,就是从那个外国女人口中喊出来的。

  • 怒的数&片儿也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 上,一&一个外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就会死&傻子都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 子,继&缠在一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