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新娘子昏倒了!”教堂内传闻吃惊的狐疑声。黑司焰将‘昏厥’过去的的伊晴儿横抱抱在怀中,嘴角的笑冷了几分。这女人可啊不简单的,还明白装晕呢!但是,在众人面前黑司黑司焰将‘晕厥’过去的伊晴儿打横抱在怀中,唇角的笑冷了几分。这女人可真是不简单,还知道装晕呢!不过,在众人面前黑司焰自然不会揭穿她。。...

“呃?新娘子晕倒了!”教堂内传出惊讶的狐疑声。

黑司焰将‘晕厥’过去的伊晴儿打横抱在怀中,唇角的笑冷了几分。这女人可真是不简单,还知道装晕呢!不过,在众人面前黑司焰自然不会揭穿她。

但听他温润的解释道:“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太情不自禁了,竟然将我的小新娘子吻窒息昏迷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话一落地,教堂内登时哄笑一堂。

伊晴儿双拳紧攥,恨不得朝黑司焰脸上呼过去一拳。这该死的男人,胡说八道的本事真是不容小窥!

黑家在F市最豪华的酒店款待宾客,因为伊晴儿晕厥过去了的缘故,所以黑家父母委派新郎官儿黑司焰亲自将伊晴儿送回黑家别墅。

伊晴儿是装晕的,听到黑家父母这话,当即眉头紧蹙,焦急起来。她才不要黑司焰送她啦!啊啊啊,她的宝宝哪里去了呀?她绝对不要跟这个冰山回黑家啊!

彼时,伊宝宝早就跟着外公伊玄坐上了前往酒店吃大餐的专车,哪里还顾得上晕厥过去的妈咪?

于是乎,苦逼的伊晴儿不得不将装晕大戏演到底,由着黑司焰那冰山将她架上他的爱车。

一路朝着黑家别墅飞驶而去,黑司焰一边开车一边瞟了眼副驾驶位置坐着的伊晴儿。眼见对方还保持闭眼的样子,黑司焰冷声轻嗤起来。

“呵,果然是个会做戏的,不去当演员还真是可惜了!”

伊晴儿拧着眉头,一听黑司焰这话就知道他对她装晕的事情了然于心了。

既然如此,伊晴儿自然不愿意再装挺尸了。

脊梁骨一挺,伊晴儿笔直的坐起身子。

而后,她淡淡的嘲讽道:“矮油,黑大叔何必如此客气呢?咱们彼此彼此啦!黑大叔也很有当演员的潜质啊!刚刚怎么说来着?”

伊晴儿做思考状,然后一副恍然想起的样子,惊声呼道:“哦!对了,你情不自禁嘛,矮油,情不自禁啊。我呸!”

末了,狠狠地甩给黑司焰一记大白眼儿。还情不自禁,撒谎草稿都不打的说,哼哼……

黑司焰眼看伊晴儿自说自话,对他冷嘲热讽,还敢给他甩白眼,眸子危险地眯紧了。这个满眼只能看到钱的女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猛打方向盘,黑司焰将车停在路边。很突然,很急促的骤然停下!

“啊!你干什么?你会不会开车啊?”伊晴儿险些撞到头,立刻炸了毛儿尖叫出声。

黑司焰冷冷的看着炸了毛儿的呱噪女人,眸子愈加危险的紧眯起来。

伊晴儿见对方这样,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没骨气的低声询问道:“你……你干什么这样看我?”

黑司焰不回答,只是倾身凑近伊晴儿。伊晴儿下意识的朝车门边偎去,警惕的瞄着黑司焰,似乎怕对方对她图谋不轨似的。

“下去!”突兀的,黑司焰开了口。

伊晴儿挑眉,狐疑的问道:“啊?你说什么?”

黑司焰声音清冷,毫不留情的斥责道:“滚-下-去!”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死盯着&电脑屏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 。虽然&……‘

    伊晴儿端坐在椅子上,一双杏眼贼亮的盯着电脑屏幕,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甚为惑人。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劲爆的……‘电影’。

  • 下,怒&你吓死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看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 地上。&白血病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 那鼻血&来势汹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 儿你要&不要这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