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很值得很庆幸的是黑司焰那只种马很憎恶自己,而且则表示肯定会碰触自己。嗯,幸亏幸亏啊!唇畔挂着得体大方的婉约笑容,伊晴儿不理睬那一束束恨严禁将她戳成马蜂窝才好的妒忌唇畔挂着得体的温婉笑容,伊晴儿不理会那一束束恨不得将她戳成马蜂窝才好的嫉妒目光。这场婚礼是做给外人看的,她不能丢了黑家和伊家的颜面。不过……。...

幸好,值得庆幸的是黑司焰那只种马很厌恶自己,并且表示绝对不会触碰自己。嗯,幸好幸好啊!

唇畔挂着得体的温婉笑容,伊晴儿不理会那一束束恨不得将她戳成马蜂窝才好的嫉妒目光。这场婚礼是做给外人看的,她不能丢了黑家和伊家的颜面。不过……

感受到浇注在自己身上那嫉妒的骇人目光越来越多,伊晴儿有些晕乎。哎,这些对她散发恶意目光的人都是疯子吗?嫁给一匹种马有什么好嫉妒的?如果可以,她还真不愿意嫁呢!

渐渐走到红地毯尽头,伊晴儿得以清楚地看到黑司焰英俊的面庞。他脸上挂着温润无害的笑容,细看下去那笑却未达眼底。

伊晴儿挑眉,知道黑司焰与自己一样,都不想结这个婚,都不情愿却不得不做这场戏!

正暗暗默哀时,身旁的伊玄已经牵起她的小手儿,递到黑司焰的大掌中,并一本正色的嘱托道:“司焰,我们家晴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

黑司焰牵起伊晴儿柔弱无骨的小手儿,唇畔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冲着伊晴儿笑的意味深长。

“岳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待晴儿!”

他故意加重‘好好的’三个字,看向伊晴儿的目光邪恶至极,挑衅味道十足。

伊晴儿不是傻子,明显能听出黑司焰这是在说反话。她不以为意的扯扯唇角,只要这厮不化身野兽扑她,不管他做什么自己都无所谓!

在亲朋好友以及各大媒体面前,黑司焰和伊晴儿手牵着手面向巨大十字架前站着的神父。

但听神父严肃的询问黑司焰,“新郎黑司焰先生,你愿意娶新娘伊晴儿小姐为妻,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黑司焰薄唇微挑,笑的灿烂如花。他转头看向身边的伊晴儿,大掌狠狠地攥住。待伊晴吃痛蹙起秀眉时,他才满意的大声回答道:“是的,我愿意!”

神父点点头,又将目光转向伊晴儿,“新娘伊晴儿小姐,你愿意嫁给新郎黑司焰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伊晴儿咬着唇,小手儿被黑司焰紧紧攥着还很痛。她瞪了黑司焰一眼,暗咒一声卑鄙,而后口是心非的回答道:“我愿意!”才怪!默默的在心底补上两个字,伊晴儿不停朝黑司焰翻白眼儿。

个老渣男,敢阴自己?丫的,他没本事抗拒这场婚礼就拿自己这个弱女子撒气吗?哼哼,等着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女子报仇近在眼前!

神父看着面前一对‘笑的开怀’的璧人,满意的宣布道:“很好,那么接下来我以圣父,圣子,圣神的名义宣布——新郎黑司焰先生与新娘伊晴儿小姐结为夫妻!”

教堂内,几千人之多,可是却只有零星的微弱鼓掌声,诡异极了!不难想象,这场婚礼是多么的不受人祝福……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病床上&别担心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 十四寸&男人与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只是白&五载不

    宁晨苦笑一声,摇头道:“孩子,别那么悲观,你现在只是白血病早期,病情没有恶化的趋势,只要你好好提高自身免疫力,三年五载不会有问题的!”

  • 白血病&点的。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 落道:&儿你要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 髓移植&就会死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 &查结果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 续双眼&死盯着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