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这话果真是的,本来被黑司焰冰冷气场吓的大气敢喘的伊晴儿,吃痛之下气的不轻,时下就冲黑司焰嘶吼出来。“姓黑的,你故意地的啊?”说话的间,“姓黑的,你故意的啊?”说话间,伊晴儿倒是自顾自的爬起身了。。...

都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这话果然没错,原本被黑司焰冰冷气场吓的大气不敢喘的伊晴儿,吃痛之下气的不轻,当下就冲黑司焰咆哮起来。

“姓黑的,你故意的啊?”说话间,伊晴儿倒是自顾自的爬起身了。

黑司焰一手甩上房门,阴沉着脸就朝伊晴儿逼过去,“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你这女人,五年前就跟我妈串通一气设计我。为了嫁给我,不惜未婚先孕,把孩子养的那么大了才肯现身,真是让我措手不及啊!”

伊晴儿步步后退,大呼冤枉,“喂,谁设计你啦?我也是被你妈设计了好不好?我才冤枉啊,我十八岁就被你妈骗了说得了绝症,然后……”

“够了!”黑司焰一脸愤慨的打断伊晴儿,无论伊晴儿说什么,黑司焰都不会相信,也不可能相信。他已经调查过了,伊晴儿与自己的母亲宁晨签署了一份协议。内容无关乎就是钱,协议生效后,黑焰娱乐公司就立刻给伊家药业注入大笔资金。

所以,这个女人是一个为了金钱什么都肯做的卑劣女人!她甚至在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与自己的母亲设计自己,怀上自己的孩子了!

伊晴儿见黑司焰不相信自己,忙焦急的解释道:“黑四眼,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相信的话可以问你妈啊,她还跟我签署了一份协议……”

“没错!”黑司焰再一次打断伊晴儿的话茬儿。

伊晴儿欲哭无泪,这黑家母子都喜欢打断别人说话,怎么这样儿啊?

伊晴儿极度无语时,就听黑司焰声音阴冷的说:“你跟我妈签署的协议,就是卖掉你的五年青春,从黑家换取三千万资金给你们伊家的药业公司做流动资金。我没说错吧?”

伊晴儿点点头,又摇摇头,补充道:“不全是因为这个,是你妈用宝宝的抚养权逼我……”

黑司焰不等伊晴儿说完,便再一次打断她,“你叫伊晴儿是吧?”

呃?伊晴儿吞吞口水,头有点儿大。这男人说话颠三倒四,才刚说东,这会儿说西,词不达意的,怎么像精神病似的?难道这人语言障碍?

黑司焰也不需要伊晴儿回答,因为他已经知晓伊晴儿的身份。他继续说道:“伊晴儿,从你怀上我的孩子到与我解除婚姻关系,历时需要整整十年之久,你只能得到三千万,你说你有多贱?”

“啊?”伊晴儿一时间没明白黑司焰这话的意思。什么十年?什么三千万?

黑司焰眸子危险的紧眯了下,而后冷笑道:“呵,这么需要钱,本少爷自然要如了你的意。但是,你可千万别抱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幻想,以为除了这三千万以外你还能从本少爷身上得到别的好处。”

伊晴儿拧着眉头,张口辩解道:“那个,你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想在你身上捞好处啊!”

黑司焰哼了声,摆明了是不信,他一手死死地捏住伊晴儿的下颚,愤声低吼道:“哼,你想捞好处也要捞的到才行。本少爷今儿个把话给你撂这儿,未来五年的婚姻将是你坟墓生活的开始。除了黑家大少奶奶的虚名,你什么也得不到,更别妄想能爬上本少爷的床!”

书评(156)

我要评论
  • 的姐妹&道:“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 子,继&体。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 的追问&我的身

    她弱弱的追问道:“宁阿姨,难道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 傻子都&事情。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 声音,&口中喊

    那一连串儿让人心惊肉跳脸羞红的声音,就是从那个外国女人口中喊出来的。

  • 伊晴儿&自己的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 &鼻血的

    伊晴儿笑的很猥琐,“嘿嘿!咱这不是没接触过那么劲爆的的画面么,一回生二回熟,下次肯定不会流鼻血的哈!”

  • 白着脸&,死死

    “宁阿姨,我是不是要死了?”伊晴儿苍白着脸,死死咬住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