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风雪又大了,北风呜呜地尖叫声着,总心里想从门缝里往温暖的的房间里钻,却被厚厚的防寒泡泡塑料膜英勇无畏地挡了回家去。灶台里的火宁静地跃动着,已发出细微地噼里噼的轻响,红色的火焰把并不算大的外间照得很明明就,灶台边堆着锅碗瓢盆和米面肉菜,在轻轻跃动地火这个年代普遍照明光线都很不够,有钱的富人家里用得上蜡烛,像三家村王家庄这样的边民小村里,一到冬夜都早早睡了,节省出灯油来等着最紧要的时候用。。...

门外的风雪又大了,北风呜呜地尖叫着,总想着从门缝里往温暖的房间里钻,却被厚厚的防寒泡泡塑料膜英勇地挡了回去。灶台里的火安静地跳动着,发出轻微地噼里啪啦的轻响,红色的火焰把并不算大的外间照得很分明,灶台边堆着锅碗瓢盆和米面肉菜,在微微跳动地火光中,像动画片里主人睡着就要活起来的小精灵一样,悄么唧唧地在地上留下模糊而窥探的阴影。

这个年代普遍照明光线都很不够,有钱的富人家里用得上蜡烛,像三家村王家庄这样的边民小村里,一到冬夜都早早睡了,节省出灯油来等着最紧要的时候用。

习惯了电灯的程云淓自然是觉得即使点了蜡烛也是一样的黑灯瞎火,却也不好在并不知根知底的秦征面前把台灯拿出来用。仅仅灶台里的火光是不够的,灯油她点过一次,太熏人了,于是她还是一脸坦然地点了好几根蜡烛放在外间的灶台旁照着,飞快地把碗筷都洗了,趁着秦小郎君还没睡沉,又喂了他吃了一次头孢,检查了伤口的包扎,在沙发床的床头放了那张破旧的小竹椅,权当床头柜了,上面也摆了一个注满了温水的狮子保温杯。

程云淓教了他如何打开保温杯,对着吸管喝上热水。秦小郎君的眼神在点点烛光之中飘忽不定,大概是在怀疑这个花花绿绿的保温杯究竟是个什么物什,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又有些困惑地望了望非常坦然的程云淓,没有把问题问出口,似乎程云淓的态度干扰了他的认知,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少见多怪了,这个仿佛很好用的水壶其实在边城家家户户都在用,只是自己没有见过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高烧和伤痛让他精神不济、思维迟钝,在程云淓给他又是贴退烧贴,又是酒精棉球擦拭手心地物理退烧的操作下,很快就又睡着了。

一夜无梦。

等第二天一早秦征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那个女童端了一碗什么深色的饮子站在他床头,声音低低地说:“大郎,吃药了。”

这情景好生怪异,秦征猛然清醒,头往后一仰,不妨牵动了伤口,“嘶”地一声,痛出一声冷汗。

程云淓没想到自己在演情景剧的时候,秦征睁了眼睛,倒是也一样吓了她一跳。

“威力这么大吗?”她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笑得弯下了腰,伸出一只小手安抚地抚了抚秦小郎君的额头,高兴地说,“高烧,不,寒热退了一点呢!”

小小女童的笑声朗朗,银铃一般清脆悦耳,乌黑的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说话声音也软软糯糯,还带着稚气奶音,浑然不忧愁的样子,让秦征不知怎么心头一松,也不禁微微一笑。

里间的房门开了一条缝,一个同样穿着不知什么质地短衣和蓝色裤子的男童伸出脑袋来,左看看右看看。

“阿梁,来来来,跟秦家阿兄打个招呼。”程云淓把手中的饮子递到秦征手中,冲着阿梁招了招手,阿梁犹豫了一下,推开门走了出来,小鱼儿也颠颠儿地跟了出来,躲在阿梁身后,露出一只眼睛,一声不吭地看着秦征。

“这是我们三家村的弟弟,刘阿梁,这是小鱼儿......嗯,王小鱼儿,”程云淓摸摸小鱼儿的头,昵声哄道,“妹妹好乖的,今天都自己洗手手了呢!”

小鱼儿赶紧把脸藏到程云淓怀里,伸出两手要抱,程云淓费力地把她抱起来,亲亲她的小脸蛋。

“你们......”秦征看着这一排小孩童,又听到里间里还有婴儿的哦哦呀呀,心里脑中一团迷懵,想问:“你们是怎么在这战乱和风雪中幸存下来的?”却困惑地不知如何问出来。

他环顾身处的这窄小厢房的外间,杂物虽多却码得整整齐齐,地面上不见灰尘,灶台上的大陶釜里烧着热水,一侧的小炉上熬着粥,而自己睡的这张奇异胡床的床头用小竹椅权当隔断隔开灶台空间。吃食药品放在床头,痰盂放在床位,床下摆着一双黑色鞋子,鞋头冲外,放在一条线上。

三个孩童虽然衣着款式有些古怪,却都没有一块补丁,衣服裤子和小鞋子的质地精良厚实,非丝非锦,也不是桂布,却仿佛比桂布更细密结实,却又厚实亲肤。衣裤的颜色也都不是以前曾经见过的,衣裤子上绣着漂亮的图案,仿佛是小动物,色泽靓丽,不是精绣,却也拙朴可爱。小发髻小辫子整齐地梳起来,脸上手上干干净净,完全不像是吃过苦受过罪的样子,连小鱼儿脖子上围着的毛巾的围嘴,也都是白白的,没有一点肮脏的痕迹。

若不是身上的伤口的剧痛让他清醒,秦征都恍然觉得自己依旧身处梦境一般。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也穿着浅色的非常柔软的棉布衣服,竟是没有前襟开衽的。如果他此时能跟程云淓聊聊,程云淓会告诉他那叫套头的高领保暖内衣裤,国内高端内衣品牌的哦。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非常精致细腻的白瓷小碗,碗里的温热的饮子有一丝淡淡的药味和参汤的苦味。

“快趁热喝了吧,”程云淓说,“这是红参的膏子冲的水,补气的。我们没有整个的人参,只翻找到一点碎参熬的膏子。”

其实是棒子国代购的红参膏方饮啦,程云淓肚子里嘀咕着,空间小家里没有啥补品,只有嫂子生昂宝之前她找代购买的一些高丽红参膏冲剂,据说跟整根的人参效果一样,她自己留了一盒60支,断断续续吃了一些,挺方便的,撕开小包装用水或者牛奶冲冲就能喝了,熬夜的时候来一支,连着喝上一个月的话,倒是感觉蛮补气血。

红参小朋友不能喝,便宜十四、五岁的正太秦征了。

程云淓看出来了秦征的疑惑,也看出来他因为教养和自身谨慎性格的原因,没好意思把这些疑惑问出口,她心中暗笑,干脆假装看不出。

既然他不问,她也就乐得不去解释。

要问了就说是在大王村各家地窖和炕洞里找到的。

不然呢?

我们还是一群懵懵懂懂、死里逃生的宝宝,我们能从哪里弄到这些东东呀?

天真可爱地围笑!

“家”里多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虽然能够利用门里门外搞搞障眼法去掩饰原地“失踪”跑去空间小家的行为,但这个少年看上去太聪明了,不太好骗,程云淓决定还是要谨慎为好。幸好这几天从空间小家里拿出来的食物、用品和药品都足够多,倒也不怕一时急用找不到。

空间小家里一天能有四个荠菜大肉包子拿出来,这天早上程云淓就点起小炉子,当着秦征的面,用平底锅把四个头天晚上拿出来的冻包子放点油,煎成底部有酥酥的焦壳儿的水煎包,又摊了五个荷包蛋,加上熬好的加了一把小米和红枣肉的大米粥,把片好的火锅黑鱼片生滚了一下,剁了生菜碎进去,香得小鱼儿颠颠儿地抱着小兔子玩偶跑出来,伸出细细的小爪子抓住程云淓的衣襟要吃。

程云淓干脆在灶台边摆了两个方凳子作小桌,让阿梁和小鱼儿拿着小板凳坐好了,摆上他们的卡通分餐盘和同系列的摔不碎卡通小碗,做好一样就给他们上一样,也同样给秦征也上了一份,只是比两个小的都要多。他们三个都是一个包子一个荷包蛋和一小碗粥,秦征则是俩包子俩荷包蛋和一大碗生滚鱼片粥,就怕这正青春期发育中的孩子吃不饱。

秦征披着衣服靠在靠垫上,看着程云淓往自己盘子里夹了两个包子,羞耻得耳朵都红透了,实没想到自己竟从几个幼童的口里夺食。

“不是……不不……我不不要……不……”

秦征自问平日口齿都还算伶俐,此时却口吃起来,推拒着程小娘子递过来的堆满食物的盘子,又唯恐被视为惺惺作态,耳边嗡了一声,一时间满头冒起了虚汗,脸色又红又白,把程云淓吓了一跳,赶紧放下盘子擦了手,拿起耳温枪给他“滴”了一下,37度9,虽然没有退烧,但比昨天好多了,没又烧回去呀?是伤口太疼了吗?

秦征咽了咽口水,强作镇定地摇了摇手,还没把早餐推拒了,又望向程云淓手中的耳温枪,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温度计。”程云淓决定要把这个“坦坦荡荡”的态度贯彻到底,大大方方地把耳温枪摊在手上给秦征看。

“温……度……什么?”秦征看着这个质地、形状、用途,包括名称都非常陌生的东西,很莫名地问道。

“如果你发了寒热,就用它来测测你的体温。”程云淓依旧“大大方方”地说着,心里却有点打鼓,赶紧假装顺手地把耳温枪放到一边,把盘子再次端起来,塞到正在疑惑的秦征手中,企图分散他的注意力,“吃吧秦小郎君,人是铁,饭是…..饭不荒,一顿不吃饿得慌。”

“嗯?饭不慌?”秦征更疑惑了。

“饭不荒的意思就是……有食物就赶紧吃,尤其是在伤病缠身的情况下。”程云淓抬头看了看秦征乌黑的眼睛,退让了一步,笑眯眯地承认了,“我瞎编的,就为了顺口。”

这边阿梁和小鱼儿都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拿着为少儿设计的杀菌无毒小筷子……不,小箸和小勺,费力地戳着焦香四溢的荷包蛋和生滚鱼片粥,另一只手举着荠菜肉包子,一口一口吃得满嘴流油。

“吃吧,我们的找到的食物丰足,躲在这个小屋里,撑过整个冬天都没有问题。”程云淓道。

她把一个人在里间床上孤独地咿咿呀呀自说自话的皓皓抱出来,也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小鱼儿旁边,面前的方凳上多搁了一碗蒸蛋黄,喂一口皓皓,喂一口小鱼儿,自己再啃一口皮子煎得焦黄酥脆的荠菜大肉包,嘴巴塞得满满的,也吃得兴高采烈。

程云淓本来就是一个爱吃面食和肉食的人,以前在现代社会,为了减肥,或者说为了健康生活,碳水吃得很少很少,肉肉也只敢吃牛排高蛋白,这回仗着身体还小,一大口一大口地吃包子饺子大馒头,还拿油煎了吃,真是太满足了,嘤嘤嘤!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是自己&己的声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 靠着土&里的洗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 不住打&大喷嚏

    然而未必有时间给她捋,手里的毛巾迅速地失去了温度,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才发现浑身冰冷彻骨,而更让她冰冷彻骨的是,她抱起小娃娃抬眼一看,四周居然,都是死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