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晴儿唇畔热潮一抹弧度,冲伊宝宝眨了眨眼。伊宝宝立马心领神会,贼贼的追问道:“那奶奶你快讲嘛,你是怎么弄到爹地的种子的?”宁晨无可奈何,实话照实道:“奶奶在你爹地的伊宝宝立刻心领神会,贼贼的追问道:“那奶奶你快说嘛,你是怎么弄到爹地的种子的?”。...

伊晴儿唇畔掀起一抹弧度,冲伊宝宝眨了眨眼。

伊宝宝立刻心领神会,贼贼的追问道:“那奶奶你快说嘛,你是怎么弄到爹地的种子的?”

宁晨无奈,实话实说道:“奶奶在你爹地的饭菜里下了一种吃上就迷糊晕倒的药物,然后……”

“然后怎样?”这次,伊晴儿好奇的追问出声。

宁晨尴尬的咳嗽几声,含含糊糊回答道:“咳咳,他迷糊过去后我找来一个男大夫给他实施了穿刺取精术!”

“呃!”伊晴儿张大嘴巴。虽然她曾经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可是对穿刺取精术的概念还是知晓一点的。

据说,很疼!她也有亲眼看到来医院做那个取精术后扶墙离开医院的男银!

想到黑司焰那样冰冷傲气,看起来十分精明的男人都被宁晨设计了,伊晴儿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清纯的笨女孩被算计了也不是很丢人。

吼吼~~表示,她这样算是幸灾乐祸咩?

伊晴儿与宁晨签订契约后,黑铭扬果然为伊玄的药业公司投入大笔资金,令伊家药业起死回生。

望着对自己感恩戴德的老爸,抱着伊宝宝不肯撒手的黑铭扬,伊晴儿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是她能肯定,她未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因为……在机场见识过黑司焰的冰冷傲气性格,伊晴儿只希望那个男人不要太为难自己就好!

短短三天时间,F市满城风雨,各大新闻报纸头条报道的全都是黑焰娱乐公司首席总裁黑司焰即将与伊家药业千金伊晴儿奉子成婚的消息。

看着黑司焰英气逼人的照片和旁边可爱萌到翻了的缩小版伊宝宝,父子俩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所有人都震惊了!

而宁晨为了增加报道的真实性,不乏夸张的报道五年前黑司焰与伊晴儿如何一夜醉酒错情,珠胎暗结的故事,编的像模像样,看的伊晴儿禁不住咂舌。表示,不知道还真的以为是真的呢,汗颜!

“晴儿啊,快下楼来,我请了一个婚纱设计师给你定做婚纱啊!”楼下传来宁晨的呼喊声。

伊晴儿听到,应了声拉着伊宝宝步下楼。

婚纱设计师先是测量了伊晴儿的身高、三围,而后将各种婚纱的样式拿给伊晴儿挑选。

伊晴儿坐在沙发上一页页翻看,伊宝宝不时的比比划划,发表意见,“妈咪,这个好好看哦!这个也好好看哦!”

“砰!”正当母子二人一页页挑选时,大厅正门被一脚踢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伊晴儿和伊宝宝循声看去,但见一脸黑沉着如同吃了小狗便便的黑司焰愤怒的走进来,将一份报纸重重丢到沙发前的茶几上。

“妈,我需要一个解释!”黑司焰冰冷愤怒的说了句,目光慑人般的看向宁晨。

伊晴儿耸耸肩,幸好那目光不是看着她的,好恐怖!

宁晨斜眼瞥了瞥茶几上的报纸,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奉子成婚:灰姑娘嫁豪门!”

是了,伊晴儿虽然是伊氏药业千金。

可是伊氏药业四年前业绩下滑,现下更是面临破产危机,与如日中天的黑焰娱乐公司相比较,倒确实是灰姑娘与豪门阔少的对比了!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白血病&汇还是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 &田甜听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看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 道:“&孩子,

    宁晨苦笑一声,摇头道:“孩子,别那么悲观,你现在只是白血病早期,病情没有恶化的趋势,只要你好好提高自身免疫力,三年五载不会有问题的!”

  • ,直白&就知道

    田甜翻白眼儿,直白的讽刺道:“就知道你丫的外表风骚,骨子怂包!”

  • &姐妹淘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 度姿势&。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这一次&你流鼻

    这一次,宁晨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并且做出回应,“晴儿,你流鼻血不止的原因是因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