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晴儿眸子一缩,双手不自觉地的将身侧的伊宝宝抱紧。伊宝宝体会到妈咪的很紧张,小手儿回拥伊晴儿,给与她宽慰。“妈咪!”他低声呼喊,眸子闪动着看向伊晴儿。他明白,不论发“妈咪!”他轻声呼唤,眸子闪烁着看向伊晴儿。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妈咪都不会不要自己的。因为自己的原因,妈咪被人威胁了,他很难过!。...

伊晴儿眸子一缩,双手不自觉的将身侧的伊宝宝抱紧。伊宝宝感受到妈咪的紧张,小手儿回拥伊晴儿,给予她安慰。

“妈咪!”他轻声呼唤,眸子闪烁着看向伊晴儿。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妈咪都不会不要自己的。因为自己的原因,妈咪被人威胁了,他很难过!

宁晨见伊晴儿动摇了,忙趁机继续说道:“其实你不必这样抗拒这场婚礼,只要你答应奉子成婚,我可以给你一份契约。五年为限,如果我儿子不喜欢你,不接受你,那么我们黑家自然不会耽误你的青春。五年期满,你可以走,宝宝也可以走。只要在法律上他姓黑,是我们黑家的子嗣即可。”

伊晴儿咬唇,“你说真的?”

要是这么简单的话,还需要五年前那样费尽心思的设计自己吗?

但见宁晨肯定的点点头,应声道:“当然是真的,契约一式两份,由律师作证,难道还能有假吗?哦,忘记说了,我儿子感情上受过创伤,为人冷傲,不懂得怜香惜玉,想必你在机场见识过,心中有谱。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与他共处五年,那么在此期间你能与他春风一度,为黑家再添一个孩子,无论男孩女孩,你都能随时带着宝宝离开!”

“……”伊晴儿汗颜。就那个叫黑司焰的男人,光看着都觉得森冷,想怀上他的种谈何容易啊?要是容易的话他老妈宁晨还用设计自己?估摸着,不止是设计自己了,连同黑司焰也给设计了。

得!这话她听听就好,可直接无视之。

宁晨见伊晴儿又不吭声了,有些沉不住气,“怎么?话说到这份儿上,晴儿你还是不愿意?”

伊晴儿看了眼宁晨,又看了眼自己那不争气的老爸,最后无奈闭上眼,“我不愿意也得愿意不是吗?罢了,就当我用五年的青春偿还老爸养我十几年的亲情债了!”

这话一落地,伊玄激动地直接扑上前将伊晴儿母子抱在怀中,“晴儿,我就知道你会看着老爸破产的,老爸没白疼你!”

伊晴儿翻白眼儿,她怎么不记得老爸疼过自己?他有时间全都在泡辣妹,摸嫩妞儿,自己三岁开始就跟着管家和女佣抱着他给的钞票过日子的好伐?

好吧,不管怎么说那钞票都是老爸给的,所以她才会过上不知贫苦的富饶生活。现在老爸落难了,她顺带着帮一帮是应该的!

契约签署完毕,伊晴儿直接正式成为黑家的一员。

宁晨拿着一份契约乐的合不拢嘴,“阿月啊,快带大少奶奶和小少爷上楼泡个澡,将大少爷隔壁的房间整理出来给她们母子住哈!”

顿了顿,又扭头对伊玄说:“哎呀亲家公啊,今晚在我们家用了晚饭再走吧。一会儿他们母子洗完澡你们爷仨好好聊聊,就这么定了啊!”

伊晴儿嘴角抽搐,很无语的牵着伊宝宝尾随叫阿月的女佣步上楼去。

浴室内,伊晴儿给伊宝宝洗澡。

伊宝宝一脸好奇的询问道:“妈咪,那个笑的很奸诈的奶奶真的设计了妈咪吗?”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缠在一&起的身

    伊晴儿吸吸鼻子,继续双眼死盯着电脑屏幕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 晴儿你&给看看

    田甜见这情景当下慌了神,“不行不行,晴儿你这血流太多了,根本止不住,快去医院让宁阿姨给看看吧!”

  • 看到了&起身打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 已经十&劲爆的

    伊晴儿端坐在椅子上,一双杏眼贼亮的盯着电脑屏幕,巴掌大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甚为惑人。虽然已经十八岁了,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劲爆的……‘电影’。

  • 白血病&,这是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 ,难道&吗?”

    她弱弱的追问道:“宁阿姨,难道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 果不是&伊晴儿

    女人姓宁,叫宁晨,是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不是伊晴儿和田甜在这家医院当实习护士,还不知道宁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竟然已经五十岁的年纪了呢!

  • 重砸在&晴儿对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