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晨笑的一脸无可奈何,“你这丫头,还叫‘阿姨’啊?该失言叫我一声‘妈’啦!”话落,左手抱着伊宝宝,左手拉着伊晴儿朝别墅走。女佣和男仆看见,争相对伊晴儿和伊宝宝一鞠躬,女佣和男仆看到,纷纷对伊晴儿和伊宝宝鞠躬,“见过大少奶奶,见过小少爷!”。...

宁晨笑的一脸无奈,“你这丫头,还叫‘阿姨’啊?该改口叫我一声‘妈’啦!”

话落,一手抱着伊宝宝,一手拉着伊晴儿朝别墅走。

女佣和男仆看到,纷纷对伊晴儿和伊宝宝鞠躬,“见过大少奶奶,见过小少爷!”

伊晴儿抬起的脚悬在半空,怎么也放不下去了。

她一脸惊悚的瞪大双眼,如同大白天见了鬼似的指着自己鼻子疑问道:“你们叫我什么?”

所有人齐声回答道:“大少奶奶!”

“轰!”伊晴儿华丽丽的内伤了。她连大少爷是哪根葱都不晓得,就成了大少奶奶了?

奢华宽敞的客厅内,伊晴儿以四十五度明媚忧伤的眼神凝望坐在自己对面的贵妇人宁晨,以及……缩着脖子坐在一旁的老爸伊玄!

她现在特想挠墙!她现在特想咆哮!她现在特想带着伊宝宝飞回台湾!

就听宁晨说:“晴儿,今天你在机场看到过我的大儿子黑司焰了。他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但是性格冷傲。我知道,让你嫁给他对你来说很不公平。”

伊晴儿幽怨的看着宁晨,无力道:“宁阿姨,不,我该叫您一声黑夫人,你为什么要这样设计我?五年前那一切都是您的阴谋对吗?”

宁晨面色温和,点头承认下来,“没错!一切都是我预先设计好的,包括你在台湾想回国却屡次因为证件丢失,都是我找人动了手脚。今天你能在机场遇到我儿子,也在我计划之中……”

提到设计伊晴儿这件事,宁晨没有丝毫尴尬,反而一脸骄傲。

她从当年欺骗伊晴儿生病开始讲,说自己是故意收买病友给伊晴儿洗脑生孩子的。就连今天机场那些围观群众,都是她事先收买好的。

若不然,谁能在那么多人里一眼看出她儿子和孙子长的像呢?

伊晴儿挫败的垂下头,她就知道这中间有问题,却不知道是一个惊天大阴谋!

她叹了口气,不咸不淡的说道:“您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宁晨“嗯”了声,“是啊,当真是费了不少力气。”

伊晴儿:“……”

欲哭无泪!说她咳嗽还喘上了是吧?

她又叹了口气,目光幽怨的看向老爸伊玄,“爸,你现在是准备把女儿卖掉了么?”

伊玄吞吞口水,表情很尴尬,“晴儿,事到如今,你把孩子都生出来了,还说什么卖不卖的,多难听啊!”

伊晴儿抚抚额头,声音坚决的抗拒道:“我不会嫁给黑司焰,更不会劳什子奉子成婚的!”

闻言,伊玄面色有些焦急,“晴儿,你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爸公司倒闭不管啊!”

伊晴儿无动于衷,倒是一旁的宁晨开了口。

她还是一脸温和无害的笑容,说出口的话却异常决绝,“晴儿,你该知道,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除非,你舍得放弃宝宝的抚养权!”

伊晴儿猛地抬头,“你说什么?”

宁晨补充道:“我说,如果你不答应奉子成婚,那么黑家只能走法律程序夺取宝宝的抚养权。无论从财力,势力,还是权力来看,宝宝的抚养权最终都会归我们黑家所有!你根本无法与黑家抗衡。”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身侧&儿你流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 “伊晴&儿你要

    田甜愤怒的数落道:“伊晴儿你要不要这么丢人,看个片儿也能流鼻血?”

  • &姨,我

    “宁阿姨,我是不是要死了?”伊晴儿苍白着脸,死死咬住唇。

  • &此讽刺

    伊晴儿笑的讪讪,对此讽刺不置可否。谁让她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呢?

  • 的副院&果不是

    女人姓宁,叫宁晨,是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不是伊晴儿和田甜在这家医院当实习护士,还不知道宁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竟然已经五十岁的年纪了呢!

  • 伊晴儿&。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 白血病&不到合

    白血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就会死,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