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二人正心下惊疑时,一辆黑色轴距加长的劳斯莱斯稳稳地停在他们面前。两个矮小的男人见状,伸出手将伊晴儿的行李箱接过去的,接着……动作麻利更有甚者是很野蛮粗暴的……将行李箱丢到车后两个高大的男人上前,伸手将伊晴儿的行李箱接过去,然后……动作利索甚至是很野蛮的……将行李箱丢到车后备箱内!。...

母子二人正心下狐疑时,一辆黑色加长的劳斯莱斯稳稳停在他们面前。

两个高大的男人上前,伸手将伊晴儿的行李箱接过去,然后……动作利索甚至是很野蛮的……将行李箱丢到车后备箱内!

伊晴儿看到这一幕,嘴角一阵抽搐。真心想说一句,大哥啊,这不是杀人抛尸,你丢那么大劲儿干嘛?摔坏了你要赔的撒!

“伊小姐,请上车!”一个身穿中性服装的中年女人打开车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看的出,这女人很干练,面色沉稳,不苟言笑!

伊晴儿挑挑眉,嘿!老爸身边一向不是波涛汹涌的辣妹,就是玉腿修长的嫩妞儿,什么时候竟然聘了这样一个中规中矩的老女人?啧啧,真是不容易啊!

暗自感慨了一番,伊晴儿挥手招呼伊宝宝,“儿子,上车,咱们回家见你外公!”

伊宝宝动作麻利的跳上车后座,拍着小巴掌欢呼道:“哦耶,终于能见到狼外公了,好想看他到底有多色,能让妈咪一天到晚咒他精那个尽,而那个亡捏!”

“……”加长的劳斯莱斯车内,本就打了冷气的温度更冷了几分。司机和副驾驶位置坐着的中年女子纷纷吞口水,脸上挂满黑线。

“呵呵,那个……咱们走吧!”伊晴儿尴尬的笑一笑,催促出声。末了,在伊宝宝脸蛋儿上又捏了一把。

伊宝宝纠结着小脸儿,很幽怨!他又肿么了嘛!他说的是事实好伐?

二十分钟后,劳斯莱斯驶进一幢奢华的别墅内。

伊宝宝一下车就高呼道:“哇,外公家的公寓好大哦!”

伊晴儿额头划过三根黑线,纠正道:“儿子,这是别墅!”

丫的,见过公寓只有三层,还带这么大院子的吗?笨孩子!

“你外公可真奢侈,竟然买这么大的别墅!”伊晴儿一边观看别墅内唯美如画的风景,一边感慨出声。

犹记得当年她出国的时候,老爸住的是公寓。啧啧,瞧现在风光的!

“哎呀,我的乖孙子回来啦,快来快来,让奶奶抱抱!”突兀的欣喜惊呼声平地而起,伊晴儿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贵妇人匆忙冲出来,将可爱的伊宝宝直接纳入怀中猛亲。

伊晴儿浑身剧烈抽搐,老天,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这个贵妇人是谁啊?老爸人呢?

正狐疑时,就见那个贵妇人抬起头,冲伊晴儿灿烂一笑,“晴儿,好久不见!”

伊晴儿看清贵妇人的脸,下巴直接砸在地上,“呃呃呃,宁晨阿姨,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家啊?难道……难道你嫁给我老爸了?”

闻言,宁晨的脸刷的铁青,继而黑沉下去。这死丫头,想象力太丰富了!

“晴儿,这是我的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的儿媳妇,是我孙子的妈了!”宁晨抱起被亲的蒙头转向的伊宝宝,一脸严肃的对伊晴儿说明当前状况。

伊晴儿如遭雷击,怀疑自己幻听了。什么叫‘你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的儿媳妇,是我孙子的妈’?

她讪讪的笑问道:“宁晨阿姨,您在拿我寻开心是吧?那个啥,我老爸呢?是他让你搞恶作剧的是不?”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实习护&岁的年

    女人姓宁,叫宁晨,是医院的副院长。如果不是伊晴儿和田甜在这家医院当实习护士,还不知道宁晨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竟然已经五十岁的年纪了呢!

  • 男人与&锁高难

    十四寸的笔记本电脑上,一个外国男人与一个外国女人正在解锁高难度姿势。

  • 血不止&性粒细

    这一次,宁晨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并且做出回应,“晴儿,你流鼻血不止的原因是因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 &吗?”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 这个词&汇还是

    轰!伊晴儿的下巴重重砸在地上。白血病?白血病?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护士,伊晴儿对这个词汇还是了解一点的。

  • 止不住&。

    伊晴儿迟钝的伸手抽出纸巾一张张的擦拭,可是那鼻血来势汹涌,肆意飞溅,止都止不住。

  • &!”

    田甜听到伊晴儿这话,扬手戳了伊晴儿脑门儿一下,怒斥道:“瞧你个熊样儿,以后再也不跟你看那种东西了,能被你吓死!”

  • 的讽刺&外表风

    田甜翻白眼儿,直白的讽刺道:“就知道你丫的外表风骚,骨子怂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