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完伊宝宝,她不停地地朝外甩衣服,裙子、背心、短裤、小孩子的衣服、裤子,这些了令黒司焰一脸黑线了。却,更很雷人的还在后头。袜子,小衣,更有甚者是bra,统统被抛了出然而,更雷人的还在后头。袜子,小衣,甚至是bra,全都被抛了出来。一件粉红色的小内内,更是以光的速度“嗖嗖”的就朝着黒司焰的头顶飞过来。。...

夸完伊宝宝,她不停地朝外甩衣服,裙子、背心、短裤、小孩子的衣服、裤子,这些已经令黒司焰满脸黑线了。

然而,更雷人的还在后头。袜子,小衣,甚至是bra,全都被抛了出来。一件粉红色的小内内,更是以光的速度“嗖嗖”的就朝着黒司焰的头顶飞过来。

原谅黑司焰只顾着看那个不停翻东西的死女人,所以没注意到满天眼花缭乱的某一样事物会不偏不巧的落在他高贵的头上。

“呃?”他轻声疑惑,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眼睛。

用食指和中指并拢,拿下来一看,他险些跌倒在地。

竟然是……竟然是一条女人的内……裤?

嗷,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把肮脏的内……裤丢到自己高贵的头上?这是要作死了么?

黒司焰受不了了,他狠狠的丢下内……裤就呼啸着冲了上去。

“哇咔咔,终于找到啦!”伊晴儿终于煞费苦心找寻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乐的一跳三尺高。

这样所导致的后果就是——

“砰!”她厚的跟城墙似的脑袋狠狠的撞在黒司焰的下巴上。

“我靠!”黒司焰捂着下巴,痛的险些流下眼泪来,当场就爆了句粗口。

这个该死的女人,搞什么呀?她可真有杀人不见血的超级本事。

伊晴儿跟没事儿人似的看着黒司焰,那眼神儿,绝对的无辜加茫然,像极了小白兔儿。

“那个,黑四眼先生,你没事儿吧?”那表情,真是清纯啊。

“你个蠢女人!”黒司焰真想如法炮制的回给伊晴儿一拳,看看她会不会有事。呼,气的他快呕血了!

见黒司焰只是愤愤的盯着自己,伊晴儿耸耸肩,撇撇嘴,然后上前两步,将手中一张破的不能再破的破纸抖开。

“黑四眼先生,请看下!话说,你不是近视眼的吧?”伊晴儿不确定的又上前两步,生怕黒司焰看不清楚纸上的字。

黒司焰只是瞪着伊晴儿,不说话。其实他说不出来,他的下巴啊,还很疼的说。

伊晴儿一手拿着破纸,一手伸出手指在上面直比划。“那,黑四眼先生,你看看先,两千块收据有木有?看到没?这里这里!”

生怕黒司焰看不见似的,伊晴儿将破纸又凑近一些,然后得意洋洋地说:“你也看到了吧?我的儿子是我花两千块的真金白银买来的,是从正规医院接受正规渠道买来的高价种子!我那个时候要是知道孩子的爹地是专门卖种子的,打死我也不会买的哦。我随便上大街上拉一个帅锅,也比这个强的多。你说这事儿整的,以后我儿子找老婆多困难,还得先去医院验DNA,确定不是亲兄妹关系才能在一起!”

“呼~~呼~~~”北风那个哗啦啦的吹啊,吹的黒司焰全身拔凉拔凉滴。

他咬牙切齿、无比愤怒地盯着手持破纸,态度极其恶劣加嚣张的伊晴儿,心里只有一个疑问。

这个张口闭口非“种子”不开口的女人,到底是何方妖孽啊?

气死他了!!!头痛,胃痛,气的他头晕目眩,有种找不到北的感觉……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盛了,&拽着田

    “安啦安啦,我没事的,心火太旺盛了,流点鼻血很正常的撒!你别担心!”伊晴儿伸手拽着田甜,大咧咧的安慰着。

  • &查结果

    伊晴儿看到了,忙坐起身打招呼:“宁阿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 ,俩鼻&自己的

    F市第一人民医院,伊晴儿平躺在病床上,俩鼻孔塞着纱布,正安慰自己的姐妹淘别担心。

  • 的姐妹&儿你流

    突兀的,身侧与伊晴儿一起观看‘电影’的姐妹淘田甜惊声呼道:“啊,晴儿你流鼻血了!”

  • 白眼儿&的讽刺

    田甜翻白眼儿,直白的讽刺道:“就知道你丫的外表风骚,骨子怂包!”

  • &伊晴儿

    伊晴儿笑的讪讪,对此讽刺不置可否。谁让她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