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果真又就下大雪了。程云淓忙了一个上午,晚饭就做的很简单的,用鸡汤下了面条给弟弟妹妹吃,面条里放了烫一下就熟的色拉生菜和几个鹌鹑蛋,有荤有素有营养。所以小鱼儿还小,不怎么会拿筷子把面条和鹌鹑蛋挑出来送入嘴里,每次吃饭时都需程云淓喂,这一次程云淓忙了一下午,晚饭就做的比较简单,用鸡汤下了面条给弟弟妹妹吃,面条里放了烫一下就熟的色拉生菜和几个鹌鹑蛋,有荤有素有营养。。...

傍晚,果然又开始下雪了。

程云淓忙了一下午,晚饭就做的比较简单,用鸡汤下了面条给弟弟妹妹吃,面条里放了烫一下就熟的色拉生菜和几个鹌鹑蛋,有荤有素有营养。

因为小鱼儿还小,不怎么会拿筷子把面条和鹌鹑蛋挑起来送进嘴里,每次吃饭都需要程云淓喂,这一次却见阿梁“呼噜呼噜呼噜”飞快地吃完了自己的面条,拿起小筷子坐到小鱼儿身边,开始一口一口地喂妹妹吃面面。

“阿姐,我来喂妹妹,我会的!”阿梁严肃而认真地点着头,说道。

程云淓微笑着捏了捏阿梁头上的发髻小包包,夸赞地说了声:“谢谢阿梁”,小家伙又害羞又高兴地红了脸。

趁着皓皓吃饱喝足乖乖不闹人的时候,程云淓端了一大碗的鸡汤面到外间。

那少年在沙发床上已经昏睡了一下午,也就刚捡到他的时候,喂他吃了一个肉包子垫了底,别的什么都没有吃。他本来就是因为饥饿难耐去抢狗食被发现的,现在怕是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不吃东西哪来的营养和体力与伤病抗争呢?

程云淓放下面条,拿了耳温枪测了一下他的体温,还是38度5,温度好高,看来头孢还没有开始发挥作用。

“小帅哥?”程云淓轻声唤他,没有回应。

“小哥哥?”还是没有回应迹象。

程云淓想了想,又唤他:“小……郎君?”

那少年乌黑的睫毛轻微地动了一下。

“小郎君,吃点东西吧。”程云淓把面碗端到少年苍白的脸前,让鸡汤面温热的香气丝丝袅袅地飘起来,轻纱一般笼住少年苍白无血色的面容。少年睫毛又动了一下,接着沉重地眨动着,眨动着,非常努力地挣扎着想醒来。

终于,那少年一点一点睁开了眼睛,意识还未完全恢复,就被身上的涌上来的伤痛瞬间淹没,牙齿骤然咬紧,连程云淓都几乎能听到他太阳穴上鼓起的血管剧烈跳动的声音:

“嘭嘭,嘭嘭,嘭嘭……”

好半天,少年才缓过这一阵的疼痛,慢慢地控制着自己浑身的颤抖,把死死屏住的一口长气缓缓吐出来。

“吃点东西吧,小郎君。”程云淓同情地说,拿着枕边的毛巾擦了擦他头上的冷汗。

这阵疼痛倒是让那少年迅速恢复了清醒,甚至比给他清创的时候更清醒,他向上斜挑的细长的眼睛微睁着,乌黑的瞳仁里像打火机的火星子“啪”地闪了一下,从一只眼睛跳到另一只眼睛,慢慢有了点生机的光亮。

少年张了张嘴,想问句什么,嗓子却因昏睡和发炎而哽住了,发不出声音来。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估计是扁桃腺也发炎红肿了,一时间只能发出嘶哑的轻哼声。

“能稍微坐起来吗?”程云淓问,她估摸了一下,觉得这个侧卧的姿势用筷子不方便喂面条给他吃,心里有点懊悔,应该炖锅鸡汁粥的,用勺子就能吃了。

“……能。”那少年从嗓子眼里挤出一点声音,微弱地说道,尝试了几次,总算是咬着牙,屏息从被子里把身体撑了起来。

程云淓赶紧拿了大靠枕塞在他背后,感觉到那少年极力抑制着,想让身体不乱颤,却没能如愿,弄得她的心都在跟着抖。

那少年疼得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只能闭着眼睛等待着疼痛过去。他能感受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拿着巾子轻手轻脚地擦着头上涔涔的冷汗,又在他脖子上围了一条大巾子,等他终于缓过来慢慢睁开眼睛,一碗喷香的汤饼端到了他的面前。

“咕噜……咕噜噜……”那少年和程云淓立刻听到了他肚子里发出的饥饿的呐喊。

真……饿啊!

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上一顿饭了,先还能和着大雪啃几口干粮,在被雪封住的深山里刨出一两只躲在洞穴里的野兔或者松鼠,那么大的雪,连野狼都不肯出来觅食,就算又主动回去袭击了尾随的突厥人,抢过来的干粮也没吃上一两天。

树干、枯叶、冻得僵硬的生的野鼠…..最后也只有雪块,甚至身上大氅的毛皮……

“趁热吃吧。”耳边的声音甜甜柔柔的,还带着奶声稚气,像春天暖风中的风铃般叮咚悦耳,那般地熨帖。

眼前这位小娘子仿佛还没有比灶台上的锅子高多少,穿着奇怪的短衣和长裤,乌黑的头发梳到脑后,扎了一个高高的辫子,笑眯眯地捧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白瓷大碗,乌黑的眼睛像月牙一般弯起来,嘴角边还有两个小酒窝。

从狗窝里救回自己的,就是这位小娘子吗?

仿佛是的……记不清了……那段记忆如同幻影一般模模糊糊,一回忆太阳穴就嘭嘭乱跳……是她家的大人吧?不然,在这冰天雪地的山野乡村,这个小小的小娘子怎会存活?

“救命之恩……”那少年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凝在那泛着油光的面条碗里,清了清嗓子里,声音嘶哑道,“秦征永生难忘。”

“你叫秦征?”程云淓点点头欣然接受了他的感谢,把碗放到他手心了,又给他塞了一双筷子,“秦小郎君先不必客气,快吃吧!”

那少年,秦征秦小郎君,终于不再矜持,几乎就在程云淓进房找出羽绒服给他披在肩上的没多久,他碗里的面条,不,应该叫汤饼,就连汤带肉带面带生菜和鹌鹑蛋,都吃光光了。

“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吧。”程云淓接过他手里的空碗和筷子,说。

“不,不必了。”秦小郎君喘了口气,艰难地换了一个姿势,轻声道。

“你不必担心,我们还有粮食可过冬的。”程云淓说。

秦征愣了一下,有点羞惭地小声说道:“某倒没有顾虑到这个……”

“哦?”程云淓有点不明白,“小郎君不必客气哦,不吃饱如何对抗这般重的伤痛和寒热?”

“也还不曾顾虑到这些,”秦征觉得小娘子年纪小小,为他考虑得如此周全,而自己却不是因为这些原因而不再吃的,更觉得不好意思,“某只是考量到久饿乍食,怕撑破肚皮。”他几乎请不可闻地解释道。

“如此!”程云淓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居然没想到这一点。”

她把碗和筷子放到灶台边,拿了温热的毛巾过来递给秦小郎君擦了擦嘴和手,然后大大方方地说:“我叫程云淓,是离此不远的三家村人。大雪之前三家村被突厥骑兵屠村,耶耶阿娘和村里人都遭了难,就我和弟弟,还有村正家胖孙子阿梁逃了出来。一路逃到此地来投奔嫁过来的姑姑和姑父一家,到了却发现大王村也似乎糟了袭击,村里空无一人,想必是躲进山里了。我们年纪还小,气力不及,大雪又封了路,就在此躲了起来,盼着天气好了姑姑姑父一家从山里出来,便一切都好了。”

秦小郎君手里捏着毛巾,端详着自己贴了创可贴的手指,乌黑的眉毛轻轻一动,上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程云淓。

程云淓不是真的小孩子,很快捕捉到了他的目光,询问地也挑了挑眉,歪着头等他自己说出来。

但秦征想了一想,把手里的毛巾放下,摆出一副开诚布公的姿态,面对着程云淓,道:“在下秦征,行十一,长安人氏,随父亲前来瓜、凉公干。”

程云淓等了一下,睁大了眼睛:“啊?没了?”

秦征瞥到她清朗乌亮的眸子,忽然又觉得有些羞惭,只好接着道,“我父亲是北庭军将领,我乃北庭都护军戍边卫斥候。突厥骑兵犯我边境之后,几次遭遇,与同袍失散,九死一生。幸被程小娘子所救,免遭冻饿而殁,征感激涕零,无以为报。”

秦征抱拳,欲挣扎着在床上鞠躬行礼。

程云淓赶紧拦了一下,有点诧异地问:“你是戍边卫斥候?”

“然。”

“你才多大?有十四岁吗?”

这么点小屁孩,初中都没毕业的上战场打仗?

万恶的旧社会啊!

秦征不觉怔了一下,不知怎么回答,这小娘子的言语未免有点……过于直白。转念一想,她不过只是八九岁的乡下小娘子,哪里学过什么礼仪?

他刚在思考怎么回答,程云淓却又忽然意识到自己“才”八岁,还是个童稚的小萝莉,不是几天前那个二十八岁的老阿姨,这么说话好奇怪的感觉,又不是面对培训学校那些同等年龄不好好做作业的熊孩子们。

于是程云淓赶紧歪了歪头,摆出一个“天真浪漫”的甜笑,说道:“我只想着,小郎君年不过束发,却已然为国为民上阵杀敌,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拯救苍生于水火战乱,实在是我等......小民之福啊。”

秦征眼角跳了跳,又瞥了一眼这个丁点大的女童,她摇头晃脑地说出一串恭维之词,小辫子在脑后一翘一翘的,惊诧自己年龄尚幼就要上阵杀敌是真的,但什么“为国为民”,什么“抛头颅洒热血”“赈救苍生于水火战乱”,不知从哪里听来的,通也不通,怕也根本不是真心,也不知她自己懂不懂这些话的意思。

而程云淓却暗暗擦了把冷汗,多少年没拍过马屁了,还要拍一些拽词儿的马屁,业务实在不熟练,差点连“我等P民”这种网络俗语都脱口而出,真是太没文化了,羞愧羞愧。

还好这个秦小郎君,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十一郎,还发着高烧,精神不济,只是笑笑并没放在心里面......的吧?

书评(408)

我要评论
  • &,程云

    这么想着,一个恍惚,程云淓又一闪眼正看到了镜子前的小女孩。

  • 一次重&会!

    上天垂怜给她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还给了她这个她一点一点自己攒起来的空间小家,可见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给自己又争取到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 的!她&不是真

    是的,她明白了,目前的情况必然是这样的!她又不傻,她又不是真正的八岁的小孩!

  • 小女孩&我还在

    可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衣着明显不是现代的小女孩身上了,怎么我还在这个房间里?刚才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 不住有&实在是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