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也没想起厉庭洲会突然伸出手回来,向后退了一步,脸上有些愠色:“厉总,你的行为是也不是有些不妥当。”厉庭洲有些讪讪地的抽回手,指尖还留着不不经意划过时更为细腻的触感,觉得身厉庭洲有些讪讪的收回手,指尖还留着不经意划过时细腻的触感,感觉身体像是带着一种本能一样,本能的想要去接近她,去安抚她。。...

沐暖也没想到厉庭洲会突然伸手过来,向后退了一步,脸上有些愠怒:“厉总,你的行为是不是有些不妥。”

厉庭洲有些讪讪的收回手,指尖还留着不经意划过时细腻的触感,感觉身体像是带着一种本能一样,本能的想要去接近她,去安抚她。

这种行为甚至不受大脑控制,想做就去做了。

办公室里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连司南站在一旁也感觉十分尴尬,看样子厉总对沐暖是动了真感情啊!

好在厉庭洲的电话突然响起,缓解了一时的寂静。

厉庭洲扫了一眼电话,是陈卓打过来的,应该是和沐暖有关,冲沐暖微微颔首,拿着电话回自己办公室,司南转身跟了过去。

厉庭洲也没防备司南,直接按了接听。

“厉总,沈青瓷当年所在的福利院叫向日葵福利院,只是现在向日葵福利院已经改名,很多工作人员也已经离职,原来的福利院院长因为身体原因退休,现在在北城疗养院。”

厉庭洲突然想到沐暖肩胛处的向日葵纹身:“那个院长现在在北城哪个疗养院?能不能确定沐暖在这个福利院待过?”

“不能,沐暖的信息在福利院查不到,不过可以问问老院长,她应该记得。”

“好,你把院长信息发给我,视频那边怎么样了?”

“应该快了。”

“辛苦了。”

厉庭洲挂了陈卓的电话后,莫名有些紧张,还有些不踏实,看向司南:“把下午的时间给我空出来,我要去趟城北青木疗养院。”

司南点头:“好的,厉总。”

从办公室出来回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另一个手机给傅柔拨了过去:“太太,厉总下去会去福利院,找一个什么院长了解沐暖的身世。还有陈卓那边在找一个什么视频,听厉总的口气,很重要!”

傅柔还坐在车里气的发抖,接到司南的电话,眼中闪过狠毒,没想到厉庭洲的动作这么快!!

沐暖上午倒是安静了一上午,看完了整个厉氏的发展史,知道厉氏从保守的房地产行业在向科技行业进军。

这原本也是厉庭洲的强项,公司很多科技项目,他还亲自参与研发,特别是现在开发的智能机器人,将会参加下一届的世界机器人大赛。

会带领整个公司走向一个更高的台阶。

沐暖默默的合上文件,摸了摸还有些隐隐作痛的脸,给沈青瓷打了个电话,约午饭时间见个面。

她对北城实在太陌生,只能多麻烦沈青瓷了。

沈青瓷到餐厅看见沐暖的脸时,惊得冲过去:“你的脸怎么了?谁给你打的?”

沐暖摸了摸脸,神色轻松:“傅柔打的。”

沈青瓷更惊了:“ 她打你,你不会躲啊?就让她那么打你?你不会打回去啊!”

沐暖拍了拍反应激烈的沈青瓷的手:“淡定淡定,放心我这一巴掌肯定不会白挨的,回头我一定会连本带利的算回来。”

沈青瓷想不通:“那也不能站在那里让她打你,惯得她。”

沐暖笑了笑:“当时厉庭洲在她身后。”

沈青瓷愣了一下:“然后呢?”

沐暖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下:“我就是想破坏傅柔在他心里的形象,破坏他们的感情。”

沈青瓷皱眉:“万一厉庭洲要是查你呢?”

沐暖摇头:“没事,师兄把我的档案都改了,虽然福利院的那一段没法改,但是也叮嘱过他们,说不认识我。”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沐暖嘴&吸都困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 不要再&洲这样

    傅柔身上也溅了血,有些嫌弃的退了几步:“沐暖,下辈子记得擦亮眼睛,不要再遇到庭洲这样的男人了,你高攀不起。”

  • 拿起手&吊瓶中

    傅柔一身白衣大褂走进来,拿起手里的针剂推进吊瓶中,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沐暖。。

  • 着沐暖&就当做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 如我们&她一笔

    “她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不如我们留下孩子,给她一笔钱?”

  • 这些都&不会相

    傅柔笑得花枝乱颤,沐暖不停地摇头,泪珠滚滚落下,“不!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不会相信你,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 “看到&没有,

    看着沐暖痛苦的神情,傅柔感觉内心一阵畅快,但她还觉得不够,继续道:“看到没有,这是他亲手为我挑选的订婚戒指,而他送你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