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庭洲单手搂着沐暖,有些舍严禁松开,臂弯中的柔软细腻让他心里生起羞耻的渴望,想将她狠狠地揉进自己的身体中。却又怕真的惹恼沐暖,没办法有些不舍的松开,后退了一步:“好却又怕真的惹怒沐暖,只能有些不舍的松手,退后了一步:“不好意思,我只是想邀请沐小姐一起吃晚饭。”。...

厉庭洲单手搂着沐暖,有些舍不得松手,臂弯中的柔软让他心里生出羞耻的渴望,想要将她狠狠揉进自己的身体中。

却又怕真的惹怒沐暖,只能有些不舍的松手,退后了一步:“不好意思,我只是想邀请沐小姐一起吃晚饭。”

沐暖又气又窘,却又不能发火,冷着脸拒绝:“不用了,我明天要去公司报到,先回去收拾一下。”

说完牵着小宝转身离开,眼风都没给厉庭洲一个。

厉庭洲失望的看着沐暖的身影,总感觉两人之间好像有一条无形的鸿沟,而且距离还越来越远。

另一边的傅柔最近虽然没来找沐暖麻烦,却也没闲着。

她总觉得沐暖突然出现是有备而来,而厉庭洲的反应更是让她恐慌,先联系了当年给厉庭洲做神经元手术的医生,确定他已经无法想起当年的记忆,就算有外界刺激也不会想起来,心里才踏实一点儿。

不过医生又说了:“也不排除他还会再次爱上他当年喜欢的人,如果再次爱上,可能会产生两个极端,要不唤醒以前的记忆,或者彻底摧毁这个人所有的记忆系统,变得疯癫,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傅柔彻底慌了,她不仅要对付沐暖,还要从厉庭洲身上下手,阻止他去接近沐暖。

她先想到的就是买通厉庭洲身边的司南,司南跟在厉庭洲身边多年,忠心耿耿,清楚的知道厉庭洲的一切踪迹和所有事情。

所以她只要买通司南,就能知道厉庭洲都做了什么,而她等小贝出院就搬去澄海别墅,想方设法也要逼走的沐暖。

然后再想个办法,让沐暖在外省出意外死亡,一切神不知鬼不觉,怎么也不会怀疑到她头上。

傅柔这几天找人盯着司南,只要找到他的弱点和把柄,就不愁他不给自己办事,堵了几天,还真发现司南的一个秘密。

当天下午下班,司南就接到了傅柔的电话,约在一家茶楼见。

司南以为又是很以前一样,傅柔找他也是为了关心厉庭洲,很准时的赶到茶楼,看见傅柔穿着白色长裙,优雅温婉的坐在包厢里,心里突然不踏实起来,恭敬的喊了一声:“太太。”

傅柔淡淡一下,指了指对面:“司特助,请坐。”

司南屁股都没敢坐实,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太太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柔端着茶杯抿了一口:“你来公司几年了?”

“五年。”

“时间挺长的,看来庭洲很看重你,那你知道沐暖吗?”傅柔也没绕弯子,很直接的问道。

司南迟疑,最基本的职业素养他还是有,不会轻易把老板的透漏出去。

傅柔笑了笑:“司特助,你说人这一辈子会不会犯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错?”

司南听着傅柔话里有话,心里一咯噔,眼神发虚:“我不懂太太什么意思。”

傅柔拿过手机点了几下放在司南面前:“司特助可能是记性不太好,完全忘记自己三年前撞死过人?”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结你和

    “亲手把你送到手术台,了结你和这个孽种的生命,是吧!”

  • 孕妇血&吸氧机

    恍惚中,听见医生在大喊,“快!孕妇血压在急速下降,准备吸氧机!”

  • &的可是

    “她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不如我们留下孩子,给她一笔钱?”

  • 傅柔突&录音:

    傅柔突然从口袋是掏出一根录音:“那你不妨自己听一听。”

  • &顶白炽

    沐暖躺在产床上,身下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冷汗直冒,头顶白炽灯亮得晃眼,意识也随之渐渐模糊。

  • 洲失去&复记忆

    “你趁着厉庭洲失去记忆,就趁虚而入给他结婚生子,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同你们的过往,他都觉得厌恶至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