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卓不太懂厉庭洲为什么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后,非要把对方查个底朝天:“厉总,的话以后让沐小姐明白你这么调查结果她,她当然会很不高兴。”厉庭洲在一定程度上有些偏执狂,只要你心里厉庭洲在一定程度上有些偏执,只要心里起疑的事情,一定会查的清清楚楚,听了陈卓的话,只是微微蹙眉:“做的隐秘一些,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陈卓不太懂厉庭洲为什么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后,非要把对方查个底朝天:“厉总,如果以后让沐小姐知道你这么调查她,她肯定会很生气。”

厉庭洲在一定程度上有些偏执,只要心里起疑的事情,一定会查的清清楚楚, 听了陈卓的话,只是微微蹙眉:“做的隐秘一些,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陈卓摇头无奈,从总裁办出来时,正好看见司南在指挥人收拾总裁办隔壁的办公室,随口问了一句:“这间办公室不是一直闲置着?怎么有新人进来?”

因为厉庭洲不喜欢女性靠近,总裁办除了几个外联秘书是女性,基本都是男秘书。

司南看了眼厉庭洲办公室,凑在陈卓身边很小声的嘀咕:“总裁最近很反常,原本是新来的设计师,厉总偏偏要让她过来负责JK的接洽,我看回头去瑞丽的玉石拍卖,厉总也会带着她。”

陈卓琢磨了下:“沐暖?”

司南惊讶的看着他:“你也听说了?厉总对这位还真不一样。”

陈卓含糊了一句,心想看来厉总有些情窦晚开呀。

厉庭洲难得很准时的下班,犹豫是去公司附近的公寓休息还是回澄海别墅。最后像有根细细的线牵引着他一般,不由自主的让司机开车回澄海别墅。

沐暖过了四天平静的生活,每天陪着小宝一起吃饭睡觉起床,带着他做一些简单的手工,下午时去花园里摘花,晒晒太阳。

如果这里不是厉庭洲的地盘,她会过的更恣意,心情会更舒服。而且利用这几天时间,沈青瓷也帮她用Lin的名义注册了一间工作室。

一切都朝着她的预想在进行。

挂了沈青瓷的电话,沐暖蹲在小宝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宝,等妈妈努力变得强大了,就带你和妹妹去国外生活好不好?只是现在妈妈还不够强大,所以不能公开认你们,你再等等妈妈,好吗?”

小宝黑眸盯着沐暖,没有什么起伏的沉静,突然又扭头看着主楼方向。

沐暖顺着小宝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是厉庭洲住的地方,心里一阵紧张:“小宝,你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爸爸?”

小宝依旧盯着主楼位置,黑眸中蕴藏着的情绪,让沐暖也猜不透,却隐约觉得,小宝是依恋厉庭洲的。

心里突然又不确定起来,如果顾及两个孩子的情感,她能顺利的带走小宝和小贝吗?

特别是小贝,还对她有着深深的敌意。

小宝盯着主楼,直到一道身影从甬道尽头转过来,才收回视线安静的看着沐暖。

沐暖在看见厉庭洲走过来时,心里有些惊讶,小宝刚才的动作到底是依恋厉庭洲,还是能感觉到他来了?

在她愣神的功夫,厉庭洲已经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身体好些了吗?最近照顾小宝,辛苦了。”

沐暖站起来退了一步,和厉庭洲拉开一个非常安全的距离:“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小宝很乖很听话。”

厉庭洲再次看向小宝,他记得带过小宝的每一位阿姨,几乎每天都会抱怨小宝不听话,爱发脾气容易暴躁。连季文清和傅柔都没夸过小宝听话乖巧。

现在看,小宝站在沐暖身边,瘦瘦小小一点儿, 确实很安静的模样。

径直过去在花厅坐下:“没想到小宝在你面前很乖巧,之前脾气确实不好。”

沐暖转身皱眉看着厉庭洲:“小宝其实是个很乖的孩子,发脾气也许有其他原因。”

厉庭洲诧异:“其他原因?”

沐暖握着小宝的手:“他内心世界非常丰富和敏感,只是不愿意和外界交流,选择自动封闭自己,也许是一种自我保护。”

说着语气不免有些冲,感觉厉庭洲这个父亲做的极其不称职!

厉庭洲微微抬眼看着沐暖,她眼里泛着微微怒意,脸颊有些红,显得格外有生机,令他心情突然就好了几分:“可是你也知道,我们没办法跟小宝沟通,所以也不可能知道他想要什么?”

沐暖更加不满:“只要多点耐心就好。”

厉庭洲突然笑了,一惯冷漠的眼中泛着笑意,唇角上扬:“好,以后我会多多注意。”

他很喜欢这种对话方式,莫名像夫妻俩在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

沐暖却愣了一下,回来后见惯厉庭洲的清冷漠然,现在突然看见他笑,一如当年一般温暖和煦,心里刺痛的扭过脸。

厉庭洲见沐暖突然扭过脸看别处,耳垂却泛着红,有些不明白是自己说错话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岔开话题:“最近我们公司和JK有个合作项目,一起开发厉氏在瑞丽那边的几个翡翠矿,我看了你的简历,所以调你来总裁办一起参与JK这个项目。”

沐暖震惊的转回头看着厉庭洲:“参加JK的合作?”

厉庭洲点头:“你也知道JK做为世界顶级珠宝开发商,一直领先整个行业,只是他们最近缺原料,而厉氏正好收购了几个玉石翡翠矿,只是厉氏进玉石行业时间短,所以经验不足……”

沐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厉庭洲,他不知道他这是在自曝其短吗?就不怕被她算计?

厉庭洲突然起身朝着沐暖走去:“我看了沐小姐的设计,很有灵性也很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想沐小姐一定能胜任这个职位。”

沐暖不自禁的退后一步,厉庭洲的靠近让她很有压迫感:“谢谢厉总的厚爱,我会努力的。”

她的小动作,还有脸上的不自在都落在厉庭洲的眼底,突然就起了恶作剧的心理,又朝着沐暖迈进一步。

沐暖不得已只能后退一大步,脸上已经带着薄怒,却没注意她已经站在花厅的边缘,一步踩空直接向后仰去。

厉庭洲飞快伸手将人拦腰揽了回来,重重的撞入他怀中。

沐暖鼻尖直接撞在厉庭洲胸膛, 疼的一酸,眼角溢出生理性的眼泪,心里十分懊恼,遇见厉庭洲,总是出意外。

而搂在她腰上的手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让她更加愤怒:“厉总,请自重!”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洲失去&记忆,

    “你趁着厉庭洲失去记忆,就趁虚而入给他结婚生子,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同你们的过往,他都觉得厌恶至极。”

  • &种的生

    “亲手把你送到手术台,了结你和这个孽种的生命,是吧!”

  • 头,泪&是骗人

    傅柔笑得花枝乱颤,沐暖不停地摇头,泪珠滚滚落下,“不!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不会相信你,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 沐暖嘴&蛋,呼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 ,听见&孕妇血

    恍惚中,听见医生在大喊,“快!孕妇血压在急速下降,准备吸氧机!”

  • 傅柔突&“那你

    傅柔突然从口袋是掏出一根录音:“那你不妨自己听一听。”

  • 她断断&子……

    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她断断续续地开口:“保……保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