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庭洲不明白心中突然升起来的身心愉悦是为什么,声音很沙哑带着磁性的张口:“我叫医生回来帮你看一看?”沐暖嗯了一声,依旧不回过头看他,真的有些羞愤。厉庭洲摸了摸鼻子,也他不在厉庭洲摸了摸鼻子,也不在意沐暖的冷淡,伸手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小宝做的很棒,遇见困难记得第一时间通知爸爸。”。...

厉庭洲不知道心中突然升起的愉悦是为什么,声音很低沉带着磁性的开口:“我叫医生过来帮你看看?”

沐暖嗯了一声,依旧不回头看他,实在有些羞愤。

厉庭洲摸了摸鼻子,也不在意沐暖的冷淡,伸手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小宝做的很棒,遇见困难记得第一时间通知爸爸。”

小宝丝毫不在意爸爸的夸赞,一直很紧张的盯着沐暖。

沐暖原本以为厉庭洲喊来医生就会离开, 没想到他打完电话后,依旧站在床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让她心里有些气恼,难道不知道避嫌?“厉总,我自己等医生来就可以了。”

厉庭洲还是没有走的意思,视线滑过她精致的锁骨落在她脸上:“没事,你是在我这里受伤,我应该等医生来看看他怎么说。”

沐暖有些气结:“我想换衣服,还麻烦厉总回避一下。”

厉庭洲看着沐暖红的能滴血的耳垂,心情很好的点头:“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 我去外面等着。”

临走还顺带抱走了小宝,依旧没有彻底离开的意思。

沐暖无奈,这会儿身上的刺痛感减轻不少,轻轻活动了下胳膊腿,感觉没有伤到骨头,咬牙去拿了条睡裙穿上,又套了件外套。

医生来的很快,在厉庭洲的要求下,来的是两位女医生,给沐暖又做了个全身外伤的检查。

厉庭洲抱着小宝就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清楚的听见医生问沐暖:“沐小姐以前是不是受过很重的外伤?”

沐暖轻嗯:“出过一场车祸,肋骨断了几根。”

“沐小姐当初没有及时手术,现在这里骨头有些突出,所以摔倒碰到会格外疼。不过好在这次没有伤到骨头,一会儿我给你喷点止疼凝胶,你休息几天就好。”

沐暖不在意:“谢谢,辛苦你们了。”

厉庭洲站在门口听的真切,抱着小宝的手不禁用力,在这个瘦薄的女人身上,到底发生了多少悲伤难过的故事?

沐暖等医生走后,又紧张起来,生怕厉庭洲又带着小宝进来,她实在不想跟厉庭洲共处一室。

好在只有小宝一人哒哒的跑进来,爬上床乖巧的靠在她身边,小手还轻轻的摸着她肋骨处,动作很轻,像是怕弄疼她一样。

沐暖明白,小宝在门口都听见了,而且他都懂,只是说不出来无法表达自己的情感。

因为不小心摔伤,沐暖去厉氏报到的日子又推迟了几天,正好也给了她几天和小宝相处的时间。

这几天过的很安静,厉庭洲没来过,连她以为会来的傅柔和季文清也没来,倒是柳叔每天会过来一趟,看营养师炖煮的各种营养品。

然后又看着沐暖全部吃掉,才回主楼给厉庭洲打电话汇报。

厉庭洲这几天因为工作忙没有回别墅,还有一个原因是,他要等陈卓那边的调查结果,否则总是情难自禁的想靠近沐暖,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一天高速运转的工作之余,他脑海总是无限循环回荡着沐暖身体检查报告,还有她肩甲处那一朵向日葵的纹身。

连在一起想起来,会让他脑袋爆炸一样疼。

直到陈卓带着调查结果风尘仆仆的回来,顾不上倒时差先去了厉庭洲的办公室,将厚厚一摞资料放在厉庭洲面前:“能调查的我都调查了,沐暖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至于在哪个福利院,资料被人故意抹去,我现在没办法查到。”

“还有沐暖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所有医院记录都没有她生孩子的记录,不过倒是跟唐家二小子唐煜关系不过,在国外几年,两人走的很近。至于你说的车祸,也没有。”

厉庭洲等了这么多天,得到的结果竟然是什么都没有?拧眉不能相信:“你确定?医院体检不会出错,而车祸,也是她亲口跟家庭医生确认的。”

陈卓抠抠眉心有些无奈:“那只能说明她想忘记那些不好的经历,或者是不想让人知道曾经发生的一切。”

厉庭洲想起初见沐暖的模样,整个人身上都笼着浓浓的很压抑的悲伤和冰冷,死气沉沉。那是要经历多少悲痛才能散发出来的冰冷。

陈卓迟疑了下开口:“不过,我根据大数据调取了叫沐暖的同龄女性,倒是有一个出生年月日。能找到她还是因为五年前一起车祸,在警局有备案。”

厉庭洲顿时坐直身体:“是一个人吗?”

陈卓摇头:“留在警局的身份信息调出不出来任何照片和有价值的线索,我现在正在找当年车祸的视频,才可以确定是不是你要找到沐暖。”

原本是一条已经筛除的信息,因为车祸,让陈卓又不得不重视起来。

厉庭洲眉峰紧锁:“尽快拿到视频。”

陈卓有些好奇:“这个沐暖到底怎么回事?”

看见厉庭洲这么调查一个女性还是有些稀奇,主要调查时还带着一些保护的意味就让他更吃惊了。

厉庭洲修长手指轻轻叩着桌面:“我不反感她。”不但不反感,还非常迫切的想知道有关她的一切。

陈卓震惊的看着厉庭洲,要知道从厉庭洲口中说出不反感,那就相当于喜欢了。他还曾经偷偷想过,像厉庭洲这么排斥异性,连太太傅柔都不能靠近,难道要做一辈子的苦行僧?

“厉总,你确定以前没有见过沐小姐?现在是一见钟情?”

厉庭洲有些迷茫了,他确实没见过沐暖,他的记忆力不错,如果真见过肯定记得。那难道真是一见钟情?

陈卓看着感情一片空白的老板茫然的表情,决定再帮帮老板:“厉总,你看见沐暖,有没有想过要亲她?或者有其他亲昵的动作?”

厉庭洲冷眼看着他,耳尖不自觉的泛红:“三天内,我要看见视频。还有继续找沐暖生活过福利院。”

说到福利院,厉庭洲突然想到一件事:“沈家那个养女叫什么?”

“沈青瓷,怎么了?”

厉庭洲灵光一现:“沐暖在福利院生活过,沈家养女是从福利院领回来的,她们是不是在一个福利院认识的?你去查领养沈青瓷的福利院。”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她怀&的可是

    “她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不如我们留下孩子,给她一笔钱?”

  • 失忆时&一个孤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