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文清没看见了厉庭洲进去,并且她也明白厉庭洲不在才敢回来给沐暖一个下马威,要不然能逼走她更好,却没想起沐暖一点儿亏都不吃,还牙尖嘴利的很。更没想起想伸出手教训这个不更没想到想伸手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会被儿子撞个正着,脸色难看的看着厉庭洲:“庭洲,你回来的正好,你听听她刚都说了些什么?一点儿教养礼貌都没有,还是心理医生?说不定是个骗子,你赶紧让她走。谁知道她是不是藏着什么心思以后偷偷害小宝。”。...

季文清没看见厉庭洲进来,而且她也知道厉庭洲不在才敢过来给沐暖一个下马威,要是能逼走她更好,却没想到沐暖一点儿亏都不吃,还牙尖嘴利的很。

更没想到想伸手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会被儿子撞个正着,脸色难看的看着厉庭洲:“庭洲,你回来的正好,你听听她刚都说了些什么?一点儿教养礼貌都没有,还是心理医生?说不定是个骗子,你赶紧让她走。谁知道她是不是藏着什么心思以后偷偷害小宝。”

厉庭洲放下季文清的手,顺势拦在两人面前,背对着沐暖皱眉看着季文清:“你先回去,我心里有数。”

季文清不满了:“你心里有数什么?你知道她是什么人? 还有你不要忘了你是结婚有家庭的人。”

厉庭洲心里不舒服起来,从来没觉得这个名存实亡的已婚身份是如此的束缚:“好了,我说过我心里有数就会处理好,如果你以后还想看小宝,今天就先回去。”

语气果决不容人反驳。

沐暖站在厉庭洲身后,距离很近,能清晰的闻见他身上冷冽的木质调香,抬眼可以看见他后脖颈处修建整齐的发根。

心里翻涌着,曾经的他也是站在她面前,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差点儿以为那就是一辈子!

猛然摇掉脑海里回忆,舌尖泛着苦涩,回忆只能让她更恨他!

季文清到底还是害怕惹怒儿子,只能咬牙忍住怒火的离开,看来这个沐暖比她想的要难缠。

厉庭洲等季文清离开后才转身,看着面前垂着眼面色冷静的女人,想到早上的体检结果,心疼油然而生,语气都带着不自觉的温柔:“对不起,我母亲有些误会了,我保证她以后不会来为难你。”

沐暖抬眼看着他,漂亮的鹿眼里清冷一片:“没事,我不在意。”

都是不重要的人而已。

厉庭洲很难受沐暖的这种态度,像一块没有温度的冰,还裹着嫌弃和厌恶!想了想开口:“沐小姐,我们可以谈谈吗?”

沐暖依旧没什么表情:“我们只是雇佣关系,我会做好职责内的事,其他没什么好谈的。”

厉庭洲用着从未有过的耐心继续试着和沐暖沟通:“我觉得沐小姐对我很有意见,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沐小姐可以说出来。”

沐暖静静的看着厉庭洲的双眸:“厉总想多了,只是单纯的不想惹麻烦,毕竟厉总是已婚人士。”

说完牵着小宝绕过厉庭洲上楼。

厉庭洲被一句已婚人士堵的哑口无言,只能看着沐暖牵着孩子上楼,心里没来由的沉闷却又无法发泄。

沐暖直到带着小宝上楼后,才觉得有些腿软。

每次面对厉庭洲,她要多努力才做到风轻云淡,才能压住心里那股恨。

小宝扯了扯沐暖的手指,眼睛看向浴室。

沐暖呼了口气,笑着蹲下抚着小宝的脸:“小宝是想洗澡吗?”

小宝眼神有光在跳跃,表达沐暖猜对他心思时的开心。

沐暖轻轻点点他的小鼻子:“没想到我们小宝还有小洁癖呢,我们一起洗澡好不好?”

小宝紧紧攥了下沐暖的手指,表示他愿意。

沐暖带着小宝去浴室,拿来两人的换洗衣服, 给浴缸里放满水抱小宝进去。

小宝乖巧的坐在水里,眼睛却追随着沐暖,看着她给水里放了香喷喷的沐浴球,然后穿着内衣内裤踩进来。

沐暖只想让小宝开心,更珍惜和小宝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却忘了身体差,刚输完血,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起来后,只觉得天旋地转,直接摔到了浴缸外面,疼得她一口呼吸差点儿没上来。

小宝愣了一下,惊恐的看着沐暖,小手有些不知所措的乱挥着,突然利落的爬出浴缸,赤着小脚往外跑去。

地板沾了水,格外的湿滑,小宝啪叽一下摔了出去,似乎感觉不到疼,又利索的爬起来往外冲。

沐暖只觉得左半边身子都在疼,连呼吸都是疼的,想喊小宝慢点,结果小宝已经像条灵活的小鱼跑了出去。

厉庭洲原本已经回主楼,最后想起来沐暖工作的事情,似乎又找了个可以见她的借口,又不受控制的朝玫瑰阁走去。

刚进客厅大门,就见小宝跑的飞快的冲过来,第一次主动的过来牵他的手,转身拽着他上楼。一向平静的小脸这会儿显得格外焦急和烦躁。

厉庭洲反应过来,能让小宝这么着急的只有沐暖,难道是沐暖出事了?跟着小宝一路快步上楼。

到二楼主卧内的浴室门口,就看见沐暖穿着一身黑色内衣,有些狼狈的半匍匐在地上,黑色内衣衬的沐暖肤白如雪,最为夺目的是肩胛骨处一朵小小的向日葵纹身。

在白皙的肌肤上,透着几分妖艳和生机。

厉庭洲顾不上多想,扯过一旁的浴巾盖在沐暖身上,咽了咽喉咙,有些嘶哑的开口:“你没事吧?哪里疼,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沐暖万万没想到小宝会去找来厉庭洲,还以为会去喊一楼厨房的阿姨过来帮忙,这会儿有些恼羞成怒,脸色涨红:“没事,你先出去,我自己可以。”

厉庭洲见沐暖语调还算正常,二话不说弯腰连着浴巾一起打横抱起沐暖。

身子被迫转过来,又猛然间腾空而起,沐暖惊呼一声,双手出于本能的搭在厉庭洲肩上。

她红着脸,连修长的脖颈都泛着樱粉,有些生气:“你赶紧放我下来。”

厉庭洲抿了抿唇角,不明白这女人到这时候为什么还这么犟!不搭理她的抗议,抱着她径直朝床边走去。

小宝紧张的跟在两人身后,努力迈着小短腿跟着。

沐暖身体挨上床那一刻,顾不上身上的剧痛,伸手扯过床上的薄被将身体卷在里面,红着脸转向一边。

她这时候发火,好像有些好赖不分,可是几近赤//裸相对,让她羞窘的无法面对厉庭洲。

厉庭洲看着红着脸别扭的转着脸的沐暖,带着几分可爱,心突然像被撞了一下,升起愉悦感。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90)

我要评论
  • 意的看&着沐暖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 沐暖躺&顶白炽

    沐暖躺在产床上,身下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冷汗直冒,头顶白炽灯亮得晃眼,意识也随之渐渐模糊。

  • 神让沐&喘不过

    女人嫌恶的眼神让沐暖胸口阵阵生疼,犹如一块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

  • 的喜欢&?”

    “我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愚蠢?堂堂厉家唯一继承人,难道会真的喜欢你这么一个平凡平庸的女人?”

  • 我要见&!”

    傅柔笑得花枝乱颤,沐暖不停地摇头,泪珠滚滚落下,“不!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不会相信你,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 他结婚&你们的

    “你趁着厉庭洲失去记忆,就趁虚而入给他结婚生子,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同你们的过往,他都觉得厌恶至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