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在听见要将二宝送进傅柔身边时,猛然的抬头,看向厉庭洲的眼神更为冷冽,语调倔犟:“我说了我身体也没问题!”想起二宝身上满布的伤痕,对厉庭洲的怨恨就更深了一层除非他对孩子漠不关心。。...

沐暖在听到要将小宝送到傅柔身边时,猛地的抬起头,看向厉庭洲的眼神更加清冷,语调倔强:“我说了我身体没有问题!”

想到小宝身上布满的伤痕,对厉庭洲的怨恨就更深了一层, 她不信厉庭洲一点儿也不知道傅柔虐待孩子的事。

除非他对孩子漠不关心。

厉庭洲怎么也想不通,沐暖如果想接近他,为什么还要对他有这么深的敌意和排斥,而且他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她好。

小宝犯病后不仅会伤害自己,还会攻击别人,就沐暖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经得起小宝的攻击?

沈青瓷见厉庭洲面色冷凝,生怕沐暖一冲动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到时候厉庭洲这个大魔头想要对付沐暖,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赶紧过去伸手握着沐暖的肩膀,冲厉庭洲勉强笑着:“厉总, 我会带沐暖回去养病的。”

厉庭洲视线落在沈青瓷的手上,眼神冷了几分,他莫名就十分讨厌这个沈家的养女,看来是该跟沈家说说,好好管管她了。

“既然沐小姐觉得身体没问题,那小宝就继续留在玫瑰阁。”

他本能的抗拒沐暖跟沈青瓷走,既然她想跟小宝待在一起,那就满足她好了,至于身体,他可以多请几个营养师回来。

司南在一旁有些目瞪口呆,见惯了厉庭洲说一不二的作风,这么善变还是第一次见。

沈青瓷还想开口,被沐暖握住她的手扯了扯,示意她不要开口,她现在要先守在小宝身边,免得小宝再被虐待。

厉庭洲像是怕沐暖反悔一样,直接跟司南交待:“一会儿让柳叔把饭菜送过来,顺便也把小宝带过来。”

既然沐暖喜欢小宝,他就投其所好。

从病房出来,厉庭洲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转身看着司南:“你刚才沈小姐手上的档案袋了吗?”

司南愣了一下,摇头:“没注意,好像是一个很普通的档案袋。”

厉庭洲眯眼:“上面有沈家医院的印章,而她在看见我们进去时还下意识的藏在身后,你去查查沐暖是不是在沈家医院做过体检之类的。”

沈青瓷在看见他时的紧张,还有潜意识的藏档案袋的动作,都透着不能说的秘密。

司南知道老板的疑心病又犯了,斟酌了一下开口:“这会不会不太好?毕竟是沐小姐的隐私。”

厉庭洲冷睨他一眼:“她现在是小宝的心理医生,也是厉氏的员工,我有必要了解她所有的信息。还有,等她去公司报到时,直接让带她到总裁办。”

司南推了推眼镜,有些不懂了:“厉总,沐小姐应聘的是设计师一职,总裁办没有合适她的职位。”

“最近和JK的合作不是牵扯到珠宝设计,让她来总裁办负责这方面的沟通很合适。”

厉庭洲说完转身阔步朝前走,他潜意识就是想让沐暖离他近一点,至于为什么这么做,他也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解释:把沐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她能做什么。

司南只能听命的快步跟上,心里却也好奇,病房那个看着惨白没有营养的女人,就算很漂亮,可是那么干瘦,难道就入了厉庭洲的眼?

柳叔来的很快,拎着食盒还抱着小宝。

早上混乱的场面,还有小贝身下的血让小宝又变得安静起来,就像一只小蜗牛刚刚伸出柔软的触角感知这个世界,却突然受到惊吓又缩回了壳里。

这会儿见到沐暖也没什么表情,目光沉静又空洞,完全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沐暖看见小宝的状态,心又揪在一起的疼,顾不上手上的滞留针,伸手去抱小宝。

柳叔也有些难受,昨天看着小少爷都有了正常孩子的反应,今天又变成这样:“小少爷从早上到现在一直这么安静,一口食物都没吃。”

沐暖揪着心把小宝放在床上坐好,双手捧着他的小脸:“小宝,对不起让你吓到了,不过现在我和小贝都没有事,你不用担心啊。”

现在确定小宝就是自己的孩子,细看孩子的眉眼,都能生出心疼感。

小宝依旧不动,眼神空空的看着前方。

沐暖使劲眨了眨泛红的眼,不让泪落下,伸手搂着小宝瘦瘦小小的身子。

沈青瓷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擦着眼泪偷偷走出病房,找个没人的角落去发泄自己心里的憋闷。

柳叔见沐暖搂着小宝,虽然小宝没有一点儿反应,画面却异常的温柔和谐,他站在这里倒是显得有些多余了,想了想也出了病房, 决定上楼上去看看小小姐。

房间里没了外人,沐暖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搂着小宝声音有些发哽:“小宝,你知道是妈妈,对不对?对不起妈妈回来晚了,以后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

小宝沉沉的黑眼珠渐渐有了变化,垂着身边的小手慢慢伸过去搂着沐暖的脖子,小脑袋贴在她的颈窝,软软的蹭着像是在撒娇。

蹭的沐暖心都融化了,含泪笑着:“我的小宝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都是妈妈的错。”

和楼下含泪相认的场面相反,楼上小贝的病房外,季文清冷着脸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厉庭洲,傅柔一脸委屈的站在一旁。

季文清听傅柔回去说小贝受伤了,心疼不已,又听说沐暖给小贝输血,心疼变成了惊吓。

如果沐暖让厉庭洲回忆起以前,他肯定会恨死自己。所以不用傅柔说她也要极力阻止厉庭洲和沐暖见面。

听说厉庭洲竟然让沐暖做小宝的心理医生,自然反对:“庭洲,这个女人来历不明,你让她照顾小宝合适吗?”

厉庭洲挑眉:“有什么不合适的?”

季文清对儿子也不敢发火:“我觉得还是要好好查查这个女人的来历,毕竟小宝身体不好,不要被人利用了。”

厉庭洲对季文清一口一个这个女人有些反感,语气也冷了几分:“我说她合适,她就合适!”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在产床&阵阵剧

    沐暖躺在产床上,身下传来阵阵剧痛让她冷汗直冒,头顶白炽灯亮得晃眼,意识也随之渐渐模糊。

  • 身白衣&冷的看

    傅柔一身白衣大褂走进来,拿起手里的针剂推进吊瓶中,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沐暖。。

  • 医生在&孕妇血

    恍惚中,听见医生在大喊,“快!孕妇血压在急速下降,准备吸氧机!”

  • 傅柔满&就当做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 子,给&她一笔

    “她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不如我们留下孩子,给她一笔钱?”

  • &同哽了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