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庭洲始终没顾上问小贝是怎么伤的, 而傅柔在电话里也而已说小贝从楼梯滚一直这样磕伤了头。现在的小贝突然说是沐暖推的她,厉庭洲是不信的,但是他产生怀疑沐暖是有目的的逼近他现在小贝突然说是沐暖推的她,厉庭洲是不信的,虽然他怀疑沐暖是有目的的接近他,却不信她会心狠的对一个孩子动手。。...

厉庭洲一直没顾上问小贝是怎么受伤的, 而傅柔在电话里也只是说小贝从楼梯滚下去磕伤了头。

现在小贝突然说是沐暖推的她,厉庭洲是不信的,虽然他怀疑沐暖是有目的的接近他,却不信她会心狠的对一个孩子动手。

有些不悦的看着小贝:“小贝,撒谎不是好孩子。”

小贝哇的一声哭起来:“我要妈妈,我才没有撒谎呢,就是那个坏女人推的我……”

边哭边用小手揉着眼睛,小脚丫还使劲蹬着,脚腕上还挂着点滴,看着就让人心惊。

厉庭洲有些无奈的按着小贝的脚:“乖,小贝先不哭,再哭就变成小花猫了。”

小贝很有心眼的边揉着眼睛边看着厉庭洲:“爸爸要答应小贝,永远永远不离开我和妈妈。”

厉庭洲有些头疼的点点头:“好,答应你,你先乖乖的躺好不动。”

小贝有些开心:“爸爸,小贝不想要新妈妈,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好不好?”

厉庭洲被小鬼头弄的无奈:“好,爸爸答应你不离婚。”

小贝立马开心的伸出细白的小手指:“爸爸拉钩呀,要是骗人就会变成丑八怪。”

厉庭洲失笑的伸手和小贝拉钩,看着女儿含着泪笑的模样,脑海里竟然出现了沐暖抱着小宝时的笑脸。

都一样的温暖灿烂。

……

沐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一直赤脚在冰冷的黑暗里奔跑,一片沉寂荒芜。直到前方有亮光出现,亮光逐渐近了,是小宝和小贝手牵手的站在亮光处,像极了两个漂亮的小天使,笑吟吟的看着她,亮光更加刺眼,两个孩子的身形在亮光里逐渐变得透明,似乎要消失不见。

“小宝,小贝……”沐暖猛地惊醒,发现她躺在病床上,房间光线暗淡。

缓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发生的事情,顾不上头晕挣扎的起来,不知道小贝现在怎么样了。

“你真是疯了。”一道声音从暗影处传来。

沐暖这才发现坐在角落里的沈青瓷,显然很生气的样子,按了按太阳穴:“你怎么找过来了?”

沈青瓷再也忍不住冲到沐暖身边:“你知道厉庭洲已经开始怀疑你了,你还对孩子那么关心,你就不怕在还没能力抢走孩子的时候,厉庭洲发现真相!?”

五年前,沐暖已经被厉庭洲伤害了一次,患上严重的心理疾病,直到现在还没好。

她不敢想,厉庭洲知道真相后会怎么对沐暖,而沐暖到那时又会变成什么样?

相对沈青瓷的激动,沐暖倒是冷静很多:“那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担心。”

沈青瓷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她已经拿到沐暖和那个小男孩的亲子鉴定报告,她还没打开,但她希望小宝根本不是沐暖的孩子,空欢喜一场也好。

现在她拿什么和厉家争,和厉庭洲抢孩子?

沐暖也看见了沈青瓷手里的文文件袋,她原本灰败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鉴定结果出来了?小宝是我的孩子,对不对?”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大褂走&着沐暖

    傅柔一身白衣大褂走进来,拿起手里的针剂推进吊瓶中,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沐暖。。

  • 阵阵生&着让人

    女人嫌恶的眼神让沐暖胸口阵阵生疼,犹如一块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

  • 一个鸡&蛋,呼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 “看到&我挑选

    看着沐暖痛苦的神情,傅柔感觉内心一阵畅快,但她还觉得不够,继续道:“看到没有,这是他亲手为我挑选的订婚戒指,而他送你什么?”

  • 得花枝&!”

    傅柔笑得花枝乱颤,沐暖不停地摇头,泪珠滚滚落下,“不!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不会相信你,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 至极。&”

    “你趁着厉庭洲失去记忆,就趁虚而入给他结婚生子,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同你们的过往,他都觉得厌恶至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