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宝任凭沐暖握着他的胳膊,眼神也没任何反应时的望着沐暖,好像不明白了她怎么突然又哭了?柳叔在一旁长叹:“二宝自闭症很非常严重, 有时候候还会狂躁造成伤害自己,身上的伤疤都是自沐暖不红着眼又看小宝另一只胳膊,也是同样不满伤疤,撩起衣服前胸后背都有淤青,特别是肩胛骨位置,几块深深的青紫,更像是被人掐的:“他怎么可能弄伤这里!”。...

小宝任由沐暖握着他的胳膊,眼神没有任何反应的看着沐暖,似乎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又哭了?

柳叔在一旁叹息:“小宝自闭症很严重, 有时候还会暴躁伤害自己,身上的伤疤都是自虐出来的。”

沐暖不红着眼又看小宝另一只胳膊,也是同样不满伤疤,撩起衣服前胸后背都有淤青,特别是肩胛骨位置,几块深深的青紫,更像是被人掐的:“他怎么可能弄伤这里!”

是被虐待更有可能。

柳叔也无奈:“确实是小少爷自虐,我们看见过小少爷自己抓着打火机点自己。而且家里人都很宠两个孩子,佣人也都是十几年的老人,不可能也不敢虐待孩子的。”

傅柔!

沐暖顿时咬紧后槽牙,除了傅柔还会有谁?

只有她动手,才不会有人怀疑!

沐暖胸口被一把怒火点爆,恨不得将傅柔拉过来碎尸万段!双目猩红的又脱了小宝的裤子,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总是旧伤添新痕。

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往下落,才五岁的孩子,他就算自虐,怎么可能做到全身没有一个好地方。

小宝呆呆的看着沐暖,缓缓伸手小心又笨拙的去擦沐暖脸上的泪。

沐暖怕情绪失控吓到小宝,努力呼了几口气,压下眼底不断涌出的泪意,帮小宝整理好衣服。

所有的伤痕都在看不见的地方,脸上和两只小手却完好,他们就没有发现吗?

对厉庭洲的恨又多了一丝怨愤。

直到午饭时,沐暖心情都没有好转,整个心紧紧拧在一起,她不能想小宝五年来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只要一想就有杀人的冲动。

柳叔只当沐暖不了解小宝的病情,也不知道小宝发病时有多可怕,不过可以看出来,她是真心关心小宝,心里觉得安慰不少。

还趁着沐暖和小宝吃饭的功夫,给厉家老宅打了个电话,很欣喜的把小宝的变化告诉厉家老爷子。

正好季文清和傅柔带着小贝在老宅吃饭。

傅柔听到沐暖住进澄海别墅,惊得手里的筷子掉在地上,声音也尖细起来:“什么?沐暖住在澄海别墅?”

厉老爷子不满的看了眼傅柔:“小宝能变好是见好事,这个叫沐暖的还挺有本事。”

季文清也是吓一跳,沐暖怎么会回来了?

却比傅柔能经事很多,面上很温柔的看着老爷子:“爸,这是好事,小宝既然愿意亲近人,那肯定是病情在好转,一会儿吃完饭我过去看看。”

厉老爷子满意的点头:“对,过去看看,只要能让小宝好起来,给多少钱都行。”

傅柔心慌不已,还要强迫自己冷静的开口:“妈,自闭症根本就没有治疗的办法,而且这么多年我们都找了那么多医生,一点起色都没有。”

季文清冷冷的警告了她一眼,继续看着厉老爷子:“爸,你放心,只要能治好小宝,我们肯定全力以赴。”

厉老爷子心情好起来,厉庭洲是他最宠爱的孙子,他希望将来的厉氏也能交给厉庭洲的儿子。

可惜小宝有病,一直也是他心上的一块病。

一顿午饭吃的颇不是滋味,饭后傅柔跟着季文清带着小贝匆匆离开,为了方便说话,傅柔亲自开车。

季文清抱着小贝坐下后排,一路上神色莫名。

傅柔越想越慌:“妈,我没告诉你,沐暖回来了,小宝就认沐暖。”

季文清叹口气:“都是孽缘,沐暖是小宝的亲妈,小宝自然会亲近她。”

“妈,这样会暴露的,庭洲要是起疑心怎么办?还有沐暖回头要是知道小宝是他的孩子,就会很麻烦。”

傅柔着急,越着急脑子越乱。

季文清有些心烦,这些年看着儿子一天比一天阴沉冰冷,从未有过一个笑容,忍不住反思,是不是做错了?

当年如果不会这么极端的办法带回厉庭洲,儿子是不是就不会变得这么冷漠。

现在突然听到,儿子直接将对他来说很陌生的沐暖带回澄海别墅,知道有些事情根本无法改变。

傅柔见季文清不吱声,拔高声音又喊了起来:“妈,我们不能让沐暖留下!我们直接去把小宝接回来,然后赶走沐暖。”

季文清有些疲惫的摸了摸小贝的脑袋:“小柔,这么多年我一直让你要个和庭洲的孩子,实在不行试管婴儿也可以,有了属于你们自己的孩子,你今天也不会这么被动。”

傅柔要气死了,厉庭洲要是同意做试管婴儿,她也不会等到现在。

季文清又劝傅柔:“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合法的厉太太,你自己不要乱了阵脚。最近想办法赶紧怀个孩子。”

“我们现在不去看看吗?”

季文清摇头:“你也知道庭洲不喜欢我们随便过去,而且这件事庭洲既然没有通知我们,就是不想我们知道,我们就当不知道吧。”

她和儿子的关系已经很凉薄了,不能让儿子更加冷淡她。

傅柔不再说话,脸色铁青的开着车,沐暖,可真是好样的。

小贝听不懂奶奶和妈妈在说什么,却知道妈妈现在很生气。等到家后,看着奶奶无精打采的回房间休息,才去抱着傅柔撒娇:“妈妈,妈妈你为什么生气了呀?”

傅柔看着小贝粉嫩的小脸,似乎隐约能看见沐暖的影子,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厌恶,却又努力压制住,笑的很勉强:“小贝,妈妈没有生气,妈妈就是很难过。”

“妈妈为什么难过呀?小贝给妈妈唱歌好不好?”小贝还很天真的看着傅柔,大眼睛眨啊眨的。

傅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神色哀伤起来:“小贝,如果爸爸给你找个很漂亮的新妈妈,你还会喜欢妈妈吗?”

小贝歪着脑袋想了下,紧紧抱着傅柔:“小贝不要新妈妈,就要妈妈,小贝是妈妈的小宝贝。”

傅柔紧紧搂着小贝:“可是爸爸现在让一个新阿姨和哥哥住在爸爸那里,很快就会把小贝也接过去。”

小贝有些懵懂却也知道,爸爸像橙子爸爸一样找了一个狐狸精不要妈妈了!!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疼,犹&巨石压

    女人嫌恶的眼神让沐暖胸口阵阵生疼,犹如一块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

  • &压在急

    恍惚中,听见医生在大喊,“快!孕妇血压在急速下降,准备吸氧机!”

  • 沐暖嘴&吸都困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 拼着最&开口:

    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她断断续续地开口:“保……保孩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