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打发掉走一脸轻蔑的房东,就拾掇自己的东西,基本都泡了水不能够要了, 行李箱也被烧的只余下几块架子。笔记本电脑放到柜子里的保险柜里,避过一劫。沐暖取出来电脑开机前,笔记本电脑放在柜子里的保险柜里,躲过一劫。。...

沐暖打发走满脸不屑的房东,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基本都泡了水不能要了, 行李箱也被烧的只剩下几块架子。

笔记本电脑放在柜子里的保险柜里,躲过一劫。

沐暖取出电脑开机,点了几下调出监控画面仔细看了一遍上传到网盘,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看来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沈青瓷在家宴上接到房东电话, 因为当时沐暖没有国内电话卡,所以留了自己的电话, 听说租的房子着火了,惊的直接从餐桌上站起来,顾不上打跟家人打招呼,匆匆忙忙出去。

赶过来看见烧的乌黑一片的房子,而沐暖安静的坐在残破都是水的沙发上,神情专注的看着腿上的电脑。

黑暗中幽蓝的光反射在沐暖瓷白的脸上,有几分阴沉恐怖。

沈青瓷吞了吞口水:“沐暖,你这是想不开把房子点了吗?”

沐暖抬头有些无奈失笑:“可能是我命中带火,走到哪儿都能带来火光之灾。”

沈青瓷小心踩过地上的垃圾走过去:“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怎么回事?”

沐暖合上电脑,房间唯一的光没了,落地窗泄进来的光幽幽的照进来,让凌乱充满焦炭味的房间多了几分阴森。

“没事,有烟没有,给我一根。”

沈青瓷沉默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包烟连同打火机递给沐暖:“你什么时候会抽烟了?”

沐暖没吱声,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口白烟,袅袅烟雾退散时才开口:“青瓷,如果为了得到孩子,我做一些不择手段的事情,你会鄙视我吗?”

沈青瓷皱了皱眉头,在沐暖面前蹲下:“结果还没有出来……”

沐暖摇头:“我坚信小宝就是我的孩子,每看见孩子一次,我心就窒息的疼一次。他有很严重的自闭症,却能一次又一次的来找我,今天为了找我不顾一切的冲进来,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心痛到没法呼吸却要使劲呼吸。”

“阿暖……”

沐暖摆了摆手,声音很淡很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现在很清醒,我没有活在幻想中!青瓷,五年前我醒来没有了孩子,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杀了厉庭洲!我想努力活着,可是我咽不下一口饭一口水,我明明有很强的求生欲,可是我这里疼的咽不下去。端起碗我眼前都是血淋淋的场面,我的孩子就躺在里面。”

“师兄给我找了心理医生,他们劝我放弃那一段记忆,重新开始。只要催眠后将那一段最难的记忆抹去,我就可以开始新生。我没同意!那是我的孩子,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是相处过的亲人,我怎么舍得忘掉他们?”

“他们明明那么乖那么听话,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们,我有什么资格忘记他们好好生活?”

沈青瓷心里难受,伸手握着沐暖的手:“别说了,我懂。”

“所以,我必须要夺回小宝,不管用什么方法!”沐暖眼眸中是灼灼的坚定。

沈青瓷握紧沐暖的手:“不管你做什么,我都陪着你!现在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明天我让人来处理善后的事情。”

沐暖这才坐在潮湿的沙发上,衣服已经湿透,湿哒哒的粘在身上很难受,拉着沈青瓷一起起身。

去酒店的路上,沐暖才告诉她要搬去厉庭洲的别墅住。

惊得沈青瓷方向盘一歪,差点儿撞到旁边的隔离带,赶紧靠边停车:“你疯了!你还嫌厉庭洲伤害你不够吗?”

“只有这样我才能离小宝更近一些,而且小宝现在需要我。”沐暖很平静的看着前方,毕竟是她深爱过的人,又恨了五年的人。怎么可能做到心如止水。

她现在走的每一步,都无疑是手握利刃扎向自己的心口。

可是为了孩子,她必须去做。

沈青瓷觉得沐暖太冲动:“万一他又伤害你呢?沐暖,你听说我,办法有很多,你不能去冒这个险。还有这件事师兄知道吗?”

沐暖摇头:“他很忙,我不想让他分心,而且这么多年已经麻烦他太多。”

沈青瓷张了张嘴巴:“可是师兄喜欢你。”

沐暖皱了下眉头:“青瓷,我不想谈感情我也不想耽误师兄,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了。”

沈青瓷心里还是不踏实,觉得沐暖这么做太冒险!厉庭洲可不是一般人,而傅家的权势也很大。

决定还是要背着沐暖跟唐煜说一声。

…………

傅柔没想到沐暖命这么大,同时也生气放火的人蠢,连房间里有没有人都没搞清楚就动手!

脸色非常难看的坐在沙发上生气。

一旁自己玩玩具的小贝扭头看见傅柔脸色难看,漂亮的大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着, 迈着小短腿跑着过去扑进傅柔的怀里:“妈妈,妈妈你怎么不开心啊?”

傅柔神色缓了缓,伸手摸了摸小贝的小脑袋,对这个孩子一开始也是不喜欢的,但是小姑娘却非常会讨人欢心,小嘴巴很甜,是全家人的开心果。

也总是追在她身后甜甜的喊妈妈,是个让人无法抗拒的小可爱,时间久了,傅柔对小贝也生出了真心。

小贝小脑袋软软的蹭着傅柔的掌心,撒着娇:“妈妈,妈妈,是谁惹妈妈不开心呀?小贝可以让爷爷去教训他!妈妈,小贝给妈妈唱歌好不好?”

傅柔笑了笑:“妈妈没有不开心,就是有些担心哥哥,他今天又偷偷出门了。”

小贝努努小嘴:“哥哥不乖哦,让妈妈担心啦,我们一起去找哥哥呀?”

傅柔看着小贝鼓着腮帮子生气的模样,心中突然有了想法:“小贝,要是爸爸给小宝和小贝找个新妈妈,不要妈妈了怎么办?”

小贝眨了眨大眼睛有些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不要妈妈呀?”

“因为爸爸喜欢新妈妈。”

小贝突然恍然大悟:“是爸爸喜欢外面的狐狸精了吗?不行,我会告诉爸爸不可以的,我只要妈妈。”

傅柔温柔的搂着小贝,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她怕什么,她还有一张王牌攥在手里!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够,继&?”

    看着沐暖痛苦的神情,傅柔感觉内心一阵畅快,但她还觉得不够,继续道:“看到没有,这是他亲手为我挑选的订婚戒指,而他送你什么?”

  • 傅柔身&有些嫌

    傅柔身上也溅了血,有些嫌弃的退了几步:“沐暖,下辈子记得擦亮眼睛,不要再遇到庭洲这样的男人了,你高攀不起。”

  • “不!&的!我

    傅柔笑得花枝乱颤,沐暖不停地摇头,泪珠滚滚落下,“不!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不会相信你,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 &吊瓶中

    傅柔一身白衣大褂走进来,拿起手里的针剂推进吊瓶中,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沐暖。。

  • 真好呢&道会真

    “我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愚蠢?堂堂厉家唯一继承人,难道会真的喜欢你这么一个平凡平庸的女人?”

  • 着厉庭&洲失去

    “你趁着厉庭洲失去记忆,就趁虚而入给他结婚生子,现在他已经恢复记忆。连同你们的过往,他都觉得厌恶至极。”

  • 厉庭洲&上,你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 留下孩&她一笔

    “她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不如我们留下孩子,给她一笔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