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在听见有个小孩冲进来时,浑身血液一瞬间完全凝固,大脑一片空白!是二宝,当然是二宝!不顾一切的挤进人群冲到前面,就见厉庭洲抱着二宝在消防人员的护送下出,二宝有些蔫沐暖提起的心落了下来,使劲呼吸了几口,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一脸淡定的朝着厉庭洲走去。。...

沐暖在听到有个小孩冲进去时,浑身血液瞬间凝固,大脑一片空白!

是小宝,肯定是小宝!

不顾一切的挤进人群冲到前面,就见厉庭洲抱着小宝在消防人员的护送下出来,小宝有些蔫吧的靠在他怀里。

沐暖提起的心落了下来,使劲呼吸了几口,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一脸淡定的朝着厉庭洲走去。

她要拥有小宝,就不能在厉庭洲面前露对孩子有一丝兴趣,免得让他起疑心。

无精打采的小宝在看见沐暖时,瞬间挺直小脊背, 眼巴巴的看着她,眼里又慢慢聚起泪水。

沐暖硬下心来不看小宝,看向厉庭洲:“孩子没事吧?要不要送医院检查一下。”

厉庭洲扫了眼沐暖,眼中带着薄凉和怀疑:“你跟我来!”

说着抱着小宝朝车上走去。

一个小时前,陈卓给他发了份邮件,是关于沐暖的调查,调查显示沐暖高中毕业后就出国留学,主攻珠宝设计,却选修了心理学,并且成绩十分优异。

在沐暖回国前,就非常有目的性给厉氏投了简历。

这一切加起来并不能说是巧合!

厉庭洲十八岁进入厉氏,在商场浸淫多年,手段阴狠毒辣,怎么可能相信巧合,如果是以前,这样的人他会直接让陈卓去处理掉,不让身边留下一丝隐患。

只是沐暖,他迟疑了。

沐暖跟厉庭洲上车,只是想跟近距离的看看小宝。

厉庭洲吩咐司南开车,车子慢慢驶出嘈杂的小区。

他才偏过头看着沐暖:“沐小姐,和小宝是怎么认识的?”

沐暖眼眸清亮的看着厉庭洲:“昨天只是碰巧在机场见过。”

厉庭洲目光沉静的落在沐暖脸上,心里依旧惊讶,他和这个女人这么近的距离坐着,不仅不反感,反而多出很多耐心。

皱眉垂眸看着怀里安静的小宝:“沐小姐应该可以看出来,小宝和正常孩子不一样,在三个月时查出有自闭症,而沐小姐四年前选修了心理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沐暖没想到厉庭洲这么快查到她的资料,不过她的经历已经被唐煜改过,之所以选修心理学,是因为五年前自己患有很严重的精神障碍,为了遮掩曾接受过心理治疗的真相,所以选修了心理学。

“我说是巧合,厉总相信吗?”

厉庭洲盯着沐暖的表情,淡淡的语气,神色平静不见一丝慌乱,如果不是心理素质过好,就真是巧合!但他更相信前者。

“如果,我再次邀请沐小姐做小宝的心理医生呢?”

沐暖心狂跳起来,如果做小宝的心理医生,就能更光明正大的接近小宝,还不用住在一起,压着心里的狂喜:“我怕自己不能胜任。”

“沐小姐,我想你会同意的,毕竟比起在厉氏做一名设计师相比,给小宝做心理医生更容易接近我。”

厉庭洲话锋一转,冰冷又直白,眼神更加的犀利。

沐暖还未开口,小宝突然伸过小手搭在她的胳膊上,有些湿凉。沐暖突然就改了主意,冲着厉庭洲浅浅一笑:“既然厉总都这么说了, 我只能答应来证明自己并没有什么企图。”

这是厉庭洲第一次见沐暖笑,笑不达眼底,有些不符合年龄的苍凉,让他心里再次揪疼起来,脑海里掠过一个念头,她的笑容不该是这样的。

车上气氛再次陷入沉默,一直到厉庭洲所住的澄海别墅,厉庭洲才开口:“你既然是厉氏的设计师,又是小宝的心理医生, 暂时就住在这里。”

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果决。

刚停稳汽车的司南吓了一跳,澄海别墅除了小贝之外,从来没有女性可以过夜,就连太太傅柔也只能白天过来,现在老板竟然让一个陌生的女人住下。

沐暖没吱声跟着厉庭洲下车,她怎么可能跟厉庭洲同住一个屋檐下,怕会控制不住自己半夜杀了他。

澄海别墅依山傍水,面积庞大,主楼后面还有几栋小别墅,周围景观雅致,更像身处园林中。

厉庭洲回头看了眼沐暖:“后面的房子你可以选一处住。”

说完抱着小宝朝主楼走去,沐暖想了想跟了过去:“我不住这里,我有地方住。”

厉庭洲停住脚步转身:“为了小宝好,你需要晚上陪着他。”

沐暖顿时没了拒绝的理由:“我再考虑考虑。”

“我给你两天时间,你处理好房子着火的事情后就搬过来。”厉庭洲压根儿不给沐暖拒绝的理由:“司南,你现在可以送沐小姐离开。”

沐暖站在原地没再动,看着厉庭洲抱着小宝进门,而小宝始终安静的趴在厉庭洲肩上,黝黑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沐暖,眼中带着藏不住的欢喜。

沐暖也不想再拒绝了,为了孩子,她什么都可以忍!

司南一路很沉默的送沐暖回去,心里虽然疑惑老板的决定,只是做为一个好下属,他要做到多听少说。

再回到租房小区,消防车已经离开,楼下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议论着火的原因。

沐暖上楼进屋,屋里一片狼藉,地上都是水,房东大姐正站在客厅中间气急败坏的骂着:“这简直是遇见扫把精了, 早知道不把房子租出去,看着就瘦了吧唧一点儿福气都没有。”

沐暖皱眉进屋,冷眼看向房东:“多少钱我赔给你就是了。”

“是赔钱的事吗?房子都烧成这样多不吉利!”

“你开个价,我买。”沐暖懒得纠缠。

房东被噎了一下,在她眼里能买得起房的肯定不会租房,加上北城人的优越感,看谁都像是穷酸外乡人,有些鄙夷:“你买得起吗?”

“说吧,多少钱!”

沐暖脸上冷了几分,隐隐还透着不耐烦。

房东吧嗒了下嘴,下弯的唇角抿直,想了想:“两千万!”

“可以,明天你带房产证过来,现在你可以走了!”

房东半信半疑的看着沐暖,两千万!这个女人竟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同意了,她真的有那么多钱?

不过刚才在楼下,有人看见她上了一辆豪车,难道这么快就被人包养了?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暖,下&洲这样

    傅柔身上也溅了血,有些嫌弃的退了几步:“沐暖,下辈子记得擦亮眼睛,不要再遇到庭洲这样的男人了,你高攀不起。”

  • ?堂堂&道会真

    “我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愚蠢?堂堂厉家唯一继承人,难道会真的喜欢你这么一个平凡平庸的女人?”

  • 出一根&听。”

    傅柔突然从口袋是掏出一根录音:“那你不妨自己听一听。”

  • ,松手&是他的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 沐暖嘴&巴张了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 拿起手&里的针

    傅柔一身白衣大褂走进来,拿起手里的针剂推进吊瓶中,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沐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