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青瓷怕她留下的小宝会抵触,并且难得见沐暖眉间不带郁气,浑身都散发出着柔软细腻温暖的的光,买回去东西后最终决定不打搅她和小朋友的朋友相处。无论小宝是也不是沐暖的孩子,最最起码这一刻她不管小宝是不是沐暖的孩子,最起码这一刻她是开心的。。...

沈青瓷怕她留下小宝会排斥,而且难得见沐暖眉间不带郁气,浑身都散发着柔软温暖的光,买回来东西后决定不打扰她和小朋友的相处。

不管小宝是不是沐暖的孩子,最起码这一刻她是开心的。

和沐暖道别后,沈青瓷进了电梯,忍了一下午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蹲在电梯里捂着脸哭起来。

曾经的沐暖,阳光乐观喜欢帮助人,是个笑起来像小太阳一样暖的姑娘。

而现在的沐暖,从中午见她到现在,没见过她一个笑容,柔软的外表裹着一层尖刺,让她都不敢过分靠近。

沈青瓷走后,房间里就剩沐暖和小宝,小宝的表情明显轻松了不少,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沐暖,像是一眨眼她就会不见了一样。

“小宝,你想吃糖醋排骨吗?还有糯米小丸子?”沐暖摸着小宝的脑袋温柔的问。

小宝抿了抿小嘴,不说话只是盯着沐暖看。

沐暖想了下:“那我们两个都做,好不好?”

热敷后又抹了药酒的脚腕好了不少,沐暖不敢太用力的走到厨房准备开始做饭。小宝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过去,一直仰着小脑袋看着她。

眼神专注又喜悦。

沐暖突然想起在机场遇见时,小宝听见她手机里的歌泪流满面的样子,把排骨炖在锅里后,蹲在小宝面前,清了清嗓子:“两只老虎爱跳舞,小兔子乖乖拔萝卜,我和小鸭子学走路……”

声音温柔俏皮,含着满满的爱。

小宝眼里的泪慢慢又蓄起,小胳膊张开扑过去搂着沐暖的脖子。

沐暖含着泪唱完一整首歌,这首儿歌是当初刚怀孕时路过一个幼儿园偶然听到的,觉得很好听,后来每天闲着没事就唱给肚子里宝宝们听,等有胎动时,只要一唱这首歌,两个宝宝都会动的很欢乐。

沐暖红着眼做好一顿饭,扭头就能看见小宝安静的站在身边,眼里闪着泪花盯着她。

饭好后,沐暖又发现小宝不会自己吃饭,只是安静的看着她,根本不会拿筷子吃饭。

想了想,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糯米丸子放在小宝嘴边:“啊,我们小宝张嘴吃饭,好不好?”

小宝盯着沐暖的嘴,看她张嘴也张开小嘴,等食物进嘴里才会本能的嚼着。

沐暖心疼的含泪喂着小宝,这样的小宝,太让人心疼。

饭喂到一半,门铃响了起来。

沐暖有些疑惑,难道是沈青瓷不放心又回来了?摸了摸小宝的脑袋:“我去开门,一会儿回来我们继续吃饭好不好?”

起身去开门,小宝突然从椅子上爬下来,紧紧跟在沐暖身后。

沐暖先从猫眼看了一眼,浑身血液顿时凝结起来,没想到门外站着的竟是厉庭洲,紧紧攥着拳头才压住因为恨而颤抖的身体。

厉庭洲皱眉继续按门铃,根据司南的调查,沐暖在医院还见了沈家的养女,后来一起在这里租房子。

又调了监控, 小宝最后确实出现在这个小区进了这个单元的电梯。

他想不明白,小宝为什么这么执着的找一个陌生的女人。

门铃继续响个不停,沐暖呼了一口气拉开门,冷漠的看着厉庭洲。

小宝垂着小脑袋,再一次陷入自己的世界里。

厉庭洲对上沐暖清冷的眼睛时,心再一次堵的难受,视线落在小宝身上:“我来接小宝回家,小宝给你添麻烦了。”

小宝突然转身疯狂的跑去餐桌,伸手抓着盘子里的糯米丸子使劲往嘴里塞,一颗又一颗。

沐暖惊呼一声, 顾不上理厉庭洲冲了过去,抱住小宝抓着他的手:“吐出来,小宝,不能吃这么多,快吐出来!”

小宝鼓着腮帮子合不上嘴,眼神凶狠,倔强的不肯吐出来。

厉庭洲也被小宝的动作吓一跳,自从遇见沐暖,小宝的一切都变得反常起来,快步跟了过去,在小宝的另一边蹲下,伸手捏住小宝的两腮:“快吐出来。”

小宝努力挣扎摇头,死活不肯将嘴里的丸子吐出来。小人执拗起来力气却很大,不自觉间,厉庭洲就和沐暖靠着很近。

两人呼吸都缠绕在一起,沐暖只顾着哄小宝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完全没注意到靠厉庭洲很近。

厉庭洲鼻息间袭来浅浅的香气,垂眸能清楚的看见沐暖白皙侧脸上清浅的血管,这么近的距离,他不仅没有排斥,甚至在看见她纤瘦的肩背时想抱她入怀。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有些慌乱的往后退了退。

沐暖伸手放在小宝嘴边:“小宝,来吐到我手里,我们继续吃饭,好不好?”

小宝突然放弃挣扎,安静的张开嘴把嘴里的糯米丸子都吐在沐暖手心。

沐暖一手牵着小宝去厨房处理掉手里的丸子,洗了手又给小宝擦了擦嘴带他到餐桌边,全程无视厉庭洲的存在。

厉庭洲心里也不平静,因为自己对沐暖的异常反应,蹙着眉头有些想不通,原本冷峻的外表又冷厉了几分。

沐暖以为厉庭洲是因为小宝来她这里,还有刚才的突发事件变得脸色阴沉,压住心里的恶心和恨,淡淡的开口:“先让他吃饭吧。”

抱着小宝在椅子上坐下,拿起筷子继续喂小宝吃饭,一口米饭一口菜,给什么小宝吃什么,安静又乖巧。

厉庭洲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人,在家时害怕小宝不会咀嚼噎到自己,每次食物都是做成糊状,或者特别软烂才喂他,喂食也非常费劲。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乖巧的张着嘴等着投喂,反应像个正常孩子一样,看向沐暖的眼神深邃了几分。

沐暖只是表现的淡定,心里却翻滚着无数恨意和厌恶,有厉庭洲在的空气,她都觉得是肮脏的!

可是为了小宝,她必须要忍!

厉庭洲等小宝咽下最后一口米饭,才开口:“小宝从三个月就诊断出自闭症,这些年看了很多医生也没有任何变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今天遇见沐小姐,小宝情绪变化很大—”

说着停顿了一下:“所以,我想请沐小姐当小宝的家庭老师和生活保姆,薪资你来提。”  

第1章

2021-07-22

第2章

2021-07-22

第3章

2021-07-22

第4章

2021-07-22

第5章

2021-07-22

第6章

2021-07-22

第7章

2021-07-22

第8章

2021-07-22

第9章

2021-07-22

第10章

2021-07-22

第11章

2021-07-22

第12章

2021-07-22

第13章

2021-07-22

第14章

2021-07-22

第15章

2021-07-22

第16章

2021-07-22

书评(182)

我要评论
  • 蛋,呼&吸都困

    沐暖嘴巴张了张,嗓子却如同哽了一个鸡蛋,呼吸都困难。

  • &气。

    女人嫌恶的眼神让沐暖胸口阵阵生疼,犹如一块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

  • 傅柔身&洲这样

    傅柔身上也溅了血,有些嫌弃的退了几步:“沐暖,下辈子记得擦亮眼睛,不要再遇到庭洲这样的男人了,你高攀不起。”

  • 绝!而&利益至

    傅柔满意的看着沐暖的表现,松手直起身子:“不要把厉庭洲失忆时的温柔就当做是他的本性,身为厉家唯一继承人,他远比你想的要狠绝!而且更是利益至上,你一个孤儿能带他什么?”

  • 录音:&不妨自

    傅柔突然从口袋是掏出一根录音:“那你不妨自己听一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