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妇女节,老子给那么多钱,你竟然说老子街头卖艺不卖笑?”“你是第三天来这里吗?你还跟老子装自命清高?”“一万头的,老子让你装!”欧阳强踹了那女服务生两脚,又唧唧歪的“欧阳公子,别打了,这位小倩姑娘确实是第一天来上班!您可别跟她一般见识啊!”。...

“臭三八,老子给那么多钱,你居然告诉老子卖艺不卖身?”

“你是第一天来这里吗?你还跟老子装清高?”

“草泥马的,老子让你装!”

欧阳强踹了那女服务生两脚,又叽叽歪歪的骂咧了一阵子后还不解气,揪起那女服务生的长发又往过道的墙壁上猛磕。

“欧阳公子,别打了,这位小倩姑娘确实是第一天来上班!您可别跟她一般见识啊!”

“她也确实只卖手艺活的,这个是跟我们老板签订了合同的,您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吧?”

那大堂经理看得痛心,竟扑通一声在欧阳强面前跪了下来。

欧阳强却不给他面子,直接一脚将其踹开道,“滚一边去,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

“马勒戈壁,谁在外面聒噪啊?”

“还让不让老子安静地洗个脚啊?”

听得啜泣声和谩骂声的林志华坐不住了,竟拉开房门从屋内走出一探究竟。

毛勇慌忙指着欧阳强道,“林少,那小子调戏良家妇女!”

“他想逼良为娼!”毛才又附和了一声。

“那不是欧阳强么?”

“狗日的连女人也打?”

不得不说,林志华虽然也是个纨绔公子,但跟欧阳强之流还是有些区别的;起码,他从来不会亲自出手打女人啊!

“林少,要不要英雄救美?”

毛勇见那个叫小倩的女服务生长得漂亮,心中又动了恻隐之心。

毛才也极力撺掇道,“林少,见义勇为乃男儿本色啊!”

“林少,这个欧阳强可不好惹啊,咱们最好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苟天骄有些怕事,小心地提醒了一句。

林志华却是满脸的不以为然,尤其是看到那个女服务生的脸蛋时,他心中更不能平静。

“赵小倩?是你?!”

原来,这个叫小倩的女服务生,还是林志华的高中同学,她当年可是江北一中的校花啊!

只是后来上到高二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退学了!

七年之后,二人再次相见时,不想却是在这种场合!

见状,林志华快步走到了欧阳强面前。

三名马仔赶紧跟了上去。

“林志华,救我!”

“救我!”

女服务生赵小倩也将林志华认了出来,慌忙侧脸向他苦苦相求。

大堂经理见林志华出面,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般,抱住这小子的一腿就道,“林公子,帮帮忙!”

“欧阳,卖我个面子,放了她!”

林志华指了指尚被欧阳强揪住头发的赵小倩,一脸霸气地说道。

“放了她?”

“凭什么?”

欧阳强一声冷笑,射了林志华两眼便道,“你以为你谁呀?你让我放我就放啊?那老子多没面子!”

“欧阳公子,我们家少爷是江北林家的人,您难道不认识他?”

毛勇以为欧阳强还不认识林志华,慌忙做了介绍。

这时,立在欧阳强右侧,抱着膀子看热闹的彪形汉子忽然嗤笑道,“江北林家算个屁啊!给我们欧阳公子提鞋都不配!”

“草泥马,你个哈巴狗,能不能好好说话?”

一个狗腿子,竟然敢藐视林大少爷?这还了得?当即,毛勇怒目相向。

“干嘛,想打架啊?”

“来啊,老子奉陪!”

另外一个鹰钩鼻汉子冲几人发出一声冷笑后,连连将两个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林志华两眼一瞪,霸气侧漏道,“两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信不信老子今天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林志华,老子劝你最好不要管闲事,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欧阳强冷目相斥。

林志华冷哼道,“你手下之人是我高中同学,她被欺负了,你说我能见死不救吗?”

“这么说你今天是要跟老子杠上了?”

欧阳强不依不饶。

大堂经理见双方剑拨弩张,慌忙又劝说道,“两位公子,咱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

“说你妈个逼!”

欧阳强满口脏话,抬腿又踹了他一脚。

大堂经理退后几步,哭着脸道,“欧阳公子,我知道小倩姑娘服务不到位,得罪了您老人家,这样吧,您今天的所有消费免单,我重新给您安排两位国色天香的美女怎么样?”

“晚了!”

欧阳强大手一挥,猛地就将赵小倩从地上提了起来道,“她不是装清纯吗,老子今天倒要好好探寻下,看看她到底还清不清纯。”

说罢,这小子魔爪一伸,又去撕扯赵小倩的衣裙了。

两个贴身保镖随即发出一阵戏谑的银笑声。

“给老子打!”

林志华见欧阳强冥顽不化,也不准备跟他讲理了,挥起拳头就朝这小子鼻梁骨砸去。

两个保镖见主子被袭,纷纷抬腿就是一个猛踹。

林志华虽然还是跆拳道黑带高手,但是面对两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他又如何能敌?

瞬间就被二人给KO倒了。

“妈的,竟敢打我们林少?!”

“老子跟你们拼了!”

毛勇和毛才知道此刻正是挣表现的大好时机,于是纷纷提起拳头,不要命地朝欧阳强的两个保镖冲锋。

苟天骄则扶起被踹倒地的林志华道,“林少,您没事儿吧?”

“麻辣隔壁,你说呢?你去让那两个杂碎踹一脚试试啊?”

“草,你还磨蹭什么,跟他们一起上,干倒那两个杂碎!”

不容分说,林志华将苟天骄一推,又朝欧阳强冲去了。

苟天骄被逼无奈,只得转身在临近的盥洗间找了根长拖把作武器向两个狗腿子保镖扑去。

“哎哟,别打了!”

大堂经理深怕双方把事情搞大,慌忙用对讲机叫来几名保安拦架。

那几名保安自然知道双方的身份,象征性地拉了一阵架后,竟假装被双方打倒在地,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至从苟天骄加入毛勇和毛才的战队后,三人就跟欧阳强的两名保镖死磕了起来。

林志华则跟欧阳强扭打了在一起,赵小倩趁机从欧阳强魔爪下逃脱。

欧阳强失去两保镖的保护后,很快被林志华打了个人仰马翻。

林志华还不解气,一屁股坐到这小子的肚腩上又是狂风暴雨的一阵胖揍。

“嗷——”

“别打了!”

终于,欧阳强招架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晚了!”

林志华将这二字回敬给欧阳强,又在他肚皮上擂起了“战鼓”。

此时,两名保镖也被苟天骄他们三人的车轮战搞得精疲力尽,完全顾不上欧阳强的死活了。

欧阳强气急攻心,忽地翻了两个白眼,手脚一摊,一动不动了。

“你麻痹,打不赢还装死啊?”

林志华二话不说,又煽了这小子几耳光。

欧阳强还是毫无反应。

大堂经理见状,慌忙弯下腰来,用手在欧阳强的鼻洞处探了一探,顿时大惊道,“不好,欧阳公子没气了!”

没气了?

这杂碎这么不经打?

林志华一惊,跟着伸手探了一下欧阳强的鼻洞,又翻看了一下他的瞳孔,确实没气了,眼珠子也不转了!

尼玛呀,难道这杂碎真被老子打死了?

林志华瞬间失魂落魄地从欧阳强身上站了起来。

“姓林的,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把欧阳公子打死了?”

“你就等着吃枪子儿吧?!”

两名保镖惊慌慌地看了一眼欧阳强后,起身就要将林志华拿下。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你知道&那我们

    “好吧,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情了,那我们也不用再瞒你了!”

  • 秦阳面&不死,

    苏轻雪张开双臂挡在秦阳面前,“不行,只要我不死,我绝对不会跟秦阳离婚,更不允许你们伤害他!”

  • ,我知&道你善

    “轻雪,我知道你善良,心好,忘不了旧情!可是现在这个废物就是你的累赘啊!爸妈不想让你的后半生毁在他手里啊!凭你现在的条件,重新找个乘龙快婿,再给我和你妈生个孙儿孙女,那才是完美的人生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