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很简单的,他昨日有血光之灾!”“出门时必有大难!”秦阳坐在老爷椅上,嗨曲着手中纸扇道。“啊,血光之灾?”左手还捂着话筒的林福章脸色大变。钟泉惊诧道,“什么灾难“啊,血光之灾?”。...

“原因很简单,他今日有血光之灾!”

“出门必有大难!”

秦阳坐在老爷椅上,慢摇着手中纸扇道。

“啊,血光之灾?”

一手还捂着话筒的林福章脸色大变。

钟泉诧异道,“什么灾难?秦神医能否明示?”

“天机不可泄露!”

“总之,让他待在家里,才可躲过一劫!”

秦阳面色凝重,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卖关子。

闻言,林福章立即回复林志华道,“混账东西,你听见没有,秦神医说了,今日出门,会有血光之灾的!”

“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吧!”

什么?

今日出门会有血光之灾?

又是那个狗屁神医说的?

林志华听得这话,差点儿没把电话给摔了。

不过,两条守门狗不堵住汽车不放行,那也没有办法啊!

没奈何,林志华只得让苟天骄将奔驰车开回了车库。

“林少,咱们今天真不出门了吗?”

成天关在这种大院深宅子里多没意思啊?毛勇听说不让出去了,心中顿如被猫抓了般难受。

“又是那个狗屁神医从中作梗?”

刚刚林福章的电话,毛才在旁边也听了个大概,自然也知道这是秦阳的杰作了,因此对他更加痛恨起来。

“没错,又是这个神棍从中作乱!”

林志华火冒三丈,捋了捋衣袖又道,“狗日的,说老子今天出门就有血光之灾!老子偏要出去看看,究竟会有什么灾难。”

“对,一定要狠狠地打打他的脸!”

“妈的,一个就要报废的上门女婿,真不知他哪来的勇气和自信!”

毛才和毛勇很快又将心中的愤懑发泄了出来。

苟天骄这厮想起这几天的怪事,却有些动摇了,于是假意看了看天道,“林少,今天这天也够闷热的,要不咱们就在家里消消凉?打打小麻将?”

“妈的,跟你们三个寡男人打牌有什么意思?”

林志华一天不见美女,那心也如刀绞了一般的难受啊。

苟天骄又建议道,“那好办啊,您微信上那么多美女,您把她们约到这里来啊!”

这主意倒是不错!

但是,林志华这厮人品太差,微信上的美女受了他的欺负,又没讨到半点儿好,都不愿意上门找虐了!

这时间一晃,转眼就过了午后。

林志华却还没约到一个妹子,这小子又坐不住了,于是叫上三个狗仔,偷偷从后院的一堵低矮围墙处翻了出去。

因为没有座驾,四人也不能走远,只得去市区寻找逍遥地。

这期间,苏轻雪也给秦阳打了几个电话,询问他报名的事情。

秦阳随意忽悠了几句,便在林福章的书房里练起气来。

严春芳听说秦阳明日就要去远洋公司报道了,心中好不欢喜。

这一高兴啊,差点儿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这时,苏轻雪就纳闷了,“妈,你手脚不是不能动吗?刚刚怎么跟没事一样啊?”

“刚刚——我是太激动了啊!”

“忘了自己被撞了!”

“哎哟,轻雪啊,我现在浑身都疼啊,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把这条老命给搭上!那个天杀的轿车司机,撞了我就跑了——对了,你赶紧问问公安局,他们抓到那个王八蛋没有啊?”

“我刚刚已经给派出所打了电话了,人家说你今早被撞的那个路段,没有路面监控,也没有路人指证,调查取证恐怕还要些时间。”苏轻雪撇了撇嘴。她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这事儿还是她的亲妈和亲妹联合起来骗她的!

而所谓的肇事者,根本就是莫须有的!

“这么说来,咱们还只有自己垫付医药费了?”

“哎,我的命好苦啊!”

闻言,严春芳又开始了影后级的表演。

苏轻雪知道她又要说到钱的事情上了,所以安慰了几句话后,便假装上厕所去了......

大约下午两点半的时候。

林志华带着三名狗仔转到了娱乐一条街上。

毛勇望着“乐天足道”那四个金碧辉煌的大字,立马笑说道,“林少,您是不是有好几天没有洗过脚了?要不去乐天里面看看?听说这里最近来了几个漂亮的T国小妹啊!”

“T国小妹?妈的,不会是人妖吧?”

林志华一脸的不屑。

毛才打着哈哈道,“是不是人妖,您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这倒说得是!”

“那咱们就去看看T国美女吧!”

被两个色胚一怂恿,林志华立即进了乐天足道。

里面的大堂经理自然认得江北四少之一的林志华,知道这小子最不缺的就是票子,于是果断将新来的T国招牌妹子送到了面前。

林志华见这妞长得跟苏轻雪不相上下,心中自然欢喜异常,将怀中票子一甩就道,“就她了,妈的,最近腰椎和颈椎都有些不舒服,一会儿洗完脚让这妞好好给老子按摩按摩。”

“这是必须的!”

“林少,这位蓝雅妹妹不仅按摩手法一流,那方面的功夫更是不用说了!您如果有兴趣的话,一会儿可以找她好好勾兑勾兑!”

大堂经理拿着厚厚的一沓小费,脸都快笑烂了。

不料这时,一个穿白衬衣的领班忽然将嘴凑到大堂经理耳边细语了几句。

大堂经理顿时脸色大变,急急揣上钞票就跟林志华作别。

林志华巴不得这群旁外之人赶紧滚蛋,于是将三名马仔也吆喝出去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对蓝雅动手动脚的。

“先生,咱们先洗脚,有趣的事情留着后面慢慢做。”

那个身高足有一米七的T国妹子给林志华抛了个媚眼后,便扶着他在躺椅上老实地躺了下来。

外面,已经响起一阵哭哭啼啼的哀嚎声。

接着,又传来了几记响亮的巴掌声。

三个守在按摩房外的马仔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刚刚那位大堂经理,以及一位女服务生被一个脾气暴躁的公子哥给打了。

那公子哥只穿了条裤衩,远远看去,长得倒也是人模狗样的。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还带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一看就不是个寻常之辈。

“那不是跟林少齐名的欧阳强么?”

苟天骄认出此人也是江北四少之一的欧阳强后,立即对那大堂经理和那名女服务生的遭遇表示同情起来。

“这小子连女人也打,真是太缺德了!”

看到欧阳强又踹了那个衣衫不整的女服务生两脚时,毛勇瞬间义愤填膺。

书评(255)

我要评论
  • 挨上一&巴掌了

    还好苏小曼心疼她姐,紧紧抓住了这妇人一手,不然苏轻雪就挨上一巴掌了。

  • 从她的&才急急

    原来,苏轻雪根本不相信父母亲会在自己走了之后照顾秦阳,因此在苏小曼骗自己去中海谈业务的时候,她就从她的信息里发现了一些没来得及删的秘密,这才急急打了一辆的士从火车站赶回来了!

  • &变得如

    苏轻雪伤心而绝望地哭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一向慈祥善良的父母,现在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冷血无情?!

  • 因,还&张宽大

    可让他大感诧异的是,此刻自己还完好如初的活着!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还躺在一张宽大的硬板床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