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啊……”程云淓闭着眼睛,体会着从霓虹进口中国的高压VC美白滤掉莹润花洒里冲下去的密密温暖的的热水到尾淋到脚趾尖,浑身连骨头缝里都很舒服地在发颤。但是短短三天,程云淓会觉得自己放佛老了十岁似的,精神整体高度很紧张,体力透支,那个累!即使前生996、00不过短短两天,程云淓觉得自己仿佛老了十岁似的,精神高度紧张,体力透支,那个累!。...

“人生啊……”

程云淓闭着眼睛,感受着从霓虹进口的加压VC美白过滤细润花洒里冲下来的细密温暖的热水从头淋到脚趾尖,浑身连骨头缝里都舒服地在发抖。

不过短短两天,程云淓觉得自己仿佛老了十岁似的,精神高度紧张,体力透支,那个累!

就算前世996、007、连轴转地出差加班,好像也没这么累过,毕竟没行走在生命危险的边缘,没要过命啊!

不不不,还是要过命的,不然怎么会穿越到古代?

程云淓把流进嘴里的水吐出来,叹了口气。

穿衣服擦身体乳的时候,程云淓忽然发现自己小身体的脖子上有一根红色的绳子,好像原本挂着什么的,但现在却是空空如也的。她回忆起原主三岁的时候,和还在襁褓中的妹妹一起被传染上了天花,妹妹夭折了,原主活下来了,那一次阿娘去庙里给她求了祈求平安的一块玉佩,挂在了脖子上,怎么没有了呢?

摸着那段并没有断裂痕迹的红绳,程云淓皱着小眉头想着,自己其实也有一块玉佩的,是当初出国求学前,老妈在寺庙里求的,据说是高僧开过光的玉佩,这么多年也都挂在脖子上没有摘掉,是不是就因为都有一块玉佩,所以会穿越过来?

可是玉佩到哪里去了呢?

程云淓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小身板发愁,脖子后面那道造成原主离去的伤疤很神奇地愈合了,留下七八厘米那么长的一条深色的痕迹,蚯蚓一样趴在后脖子上,当时估计也是血流如注,流得满身都是。

等等!

等一下!

她忽然凑近了镜子,发现自己心口的位置多了点什么,那骨瘦如柴的小心口隐隐约约有大拇指那么大一块阴影,像是一块胎记,但……又像是那块玉佩的形状。

于是,这就是空间的由来吗?受伤之后的血被玉佩吸收,变成了空间小家留在身边?

一定,是这样的啊!

程云淓用自己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这一块隐藏在心口皮肤之下、似乎还隐约有一点金光浮动的印记,心砰砰地跳着,不知不觉眼中满是泪。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她对自己说,“我会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机会的!”

“爸爸妈妈哥哥嫂子两个宝贝侄儿,不要担心我,我爱你们。”

“我会想着你们的,你们……忘了我吧……”

即便小厢房里都收拾好了,弟弟妹妹们也都睡了,程云淓也不敢在空间小家里多耽误,她擦干眼泪,用吹风机吹干了头发,穿好了衣服又回来。

还是那么个设计,除了用塑料泡泡膜的防寒层钉好了窗子之外,又用小被子钉了一圈。程云淓准备白天拿下小被子让房间能够进光,晚上再钉上被子防寒遮光。

火炕已经烧得很温暖了,大陶锅里的水舀出来给弟弟妹妹们洗脸洗脚,也当作暖气来用。毕竟那个锅子太大了,即使自己长到成年,怕也是很费力才拎得起来,现在这个小体格,一不小心栽进去就成肉骨茶了。

作为南方人的程云淓第一次知道火炕是个怎样的设计。外间的灶台点起火,小厢房里间的炕过一会儿就暖和了。因为厢房不算大,那炕修的也不能算大,但捞出来一个一米八乘两米的双人乳胶大床垫放进去也还要塞一圈沙发座垫才勉强能满,四个小朋友一字排开也都能睡下。靠着炕尾的是一个大柜子,原本是放被褥用的,于是炕桌就摆倒了炕头,当床头柜来用,上面摆了两个灌了热水的膳魔师保温杯和两瓶农夫山泉有点甜。

还摆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太阳能便携折叠小台灯!

感谢某宝!感谢马霸霸!感谢科技发展!感谢空间大神!感谢上天大老爷!

程云淓又双手合十,四处乱拜。

小台灯不算大,是程云淓去山区支教的必备品,除了太阳能电池板之外,USB充电几个小时可以使用个一天半天,光线蛮充足的,还可以当充电宝用。

哦对了,充电宝!

程云淓又把手机拿了出来,放在床头。

没有网络,刷不了微博和小破站,上不了网课也钉不了卡,没有地图也没有导航,更显示不了日期,时间倒是还能显示,现在才晚上8点27分,拿来当闹钟还是不错的,拿在手里也还是个念想。

床垫上铺了粉红小兔兔的夹棉厚天鹅绒床笠,躺上去可舒服了。几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厚厚的被子,睡得一室温香,倒让程云淓有点担心会不会越烧越暖和,小孩子容易上火。

洗好澡出来,程云淓去外间把小窗子打开一格,防止二氧化碳中毒,那个小窗子的窗棂也用防寒膜钉了三分之二,留下三分之一透气,连窗格上的粗麻布都捅开了。程云淓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里间的房门,很好,古代的房门没那么密封,关的再严实门缝也挺大,空气流通比较舒畅。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程云淓往灶上的大陶锅里加了几桶冷水,盖子留了一个边儿,又把炉膛里的劈柴扒拉出一点,只留下烧了三分之一都不到的三段粗圆木,以防炕烧得太烫了。

总算是比较安全了吧,程云淓仔仔细细地想了又想,方方面面都考虑了一下。

小厢房的位置比较偏,不容易找到,如果有突厥人进村,村里游荡的狗会叫,也是个警示,留出时间让他们穿好衣服从小窗子翻出去躲到后面菜地的小沟里。

于是,今晚可以舒服地睡一觉了吧?

程云淓伸了个懒腰,走回里间,又把房门栓上。看着炕上躺着的一溜孩子,一个一个都累了,蜡烛的光芒照在小脸上,安静又惬意。

劫后余生的安静与惬意。

阿梁睡在炕的最里头,紧挨着放铺盖的炕柜。虽然他很抗拒,觉得丢脸,小男子汉怎能跟妹妹一样抱着娃娃睡觉呢?可等他半睡不睡的时候,程云淓还是给他旁边放了一个长圆的小熊抱枕,他迷迷糊糊一歪头就抱住了,像抱着阿娘的胳膊一样有安全感。

小女孩睡在阿梁的身边,也抱着一个安抚娃娃,长耳朵的小兔子,跟阿梁头碰头睡着。

程云淓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小脸瘦的凹进去了,脸上有许多的擦伤和疤痕。因为天太冷,程云淓没有给她洗头洗澡,只是用湿毛巾好好擦了几遍。她脏兮兮的头发贴在头皮上打着结,有的地方像是受了伤,留下了血痂,轻轻一碰她就在睡梦中一个瑟缩。

小小的一个人,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一个人在柴房里躲了多久。

她不开口说话,却听得见,程云淓想着应该是PTSD,有应激障碍了。还好阿梁很有耐心,按照程云淓教的方法,一直用红花油给妹妹按摩冻坏的手脚。食物的引诱也是一个好的安慰剂。小妹妹饿了很久,嘴巴里面都有很严重的溃烂,怕是饿急了,抓到什么吃什么弄的。程云淓喂她喝了黑糖姜茶,又给她熬了稀稀的小米粥,在粥里撒了VC粉和海苔粉,还把皓皓吃的辅食罐头挑了有胡萝和菠菜茸的,给她吃了小半罐。

没敢多给她吃,怕她久饿撑坏了肚子。

程云淓用热水给她擦了身,换了干净的内衣毛衣,虽然大,但也足够保暖了,手上因为揉了红花油,怕她吃到嘴里去,就用白纱布细细地包了,也没敢包紧,怕坏死。程云淓想着作为一个薛定谔的养生小专家,家里应该有艾灸条的,明天找出来给小妹妹做做艾灸。

临睡前小妹妹拉了好多稀稀的臭臭,程云淓观察了一下,看样子是这几天吃的不好给排出来了,应该还不是腹泻,于是给她洗了小屁屁,又给她穿大号的尿不湿。她吃好了穿暖了,人呆呆地坐在被子里,不一会儿就头一点一点地瞌睡起来。

程云淓给两个PTSD的小朋友靠近床头的地方放了纸巾,床头的地上也放了高脚痰盂,怕晚上会哭闹和尿床。充电的小夜灯吸在炕头的柜子上,泛出柔柔的光芒,仿佛母亲温柔的目光,希望这微小的光芒可以在他们的噩梦里点起一点驱散黑暗的小火把一样。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的脑海

    恍惚中,一个念头在程云淓的脑海中闪过:“怎么,我没死吗?”

  • 正采取&一个俯

    很显然,自己正采取一个俯卧的姿势,趴在一个襁褓之上,襁褓里一张哭的鼻涕眼泪横飞的小脸儿,眼睛紧紧地闭着,没牙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正发出嘶哑又凄惨的哭嚎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