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后,叶佳萌,江宇白,何晨光回家去去了。其他人回学校了,直到他们回家去的时候,走在校园的路上的时候,就了有人在操场里放小鞭炮。司洋和秦洛斯回宿舍的时候就看见,楼道里有的宿舍在喝酒时有的在唱歌跳舞,弹吉他。当他们两个房门宿舍门的时候,宿舍有人司洋和秦洛斯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到,楼道里有的宿舍在喝酒有的在唱歌,弹吉他。。...

吃完饭之后,叶佳萌,江宇白,何晨光回家去了。其他人回学校了,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走在校园的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操场里放小鞭炮。

司洋和秦洛斯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到,楼道里有的宿舍在喝酒有的在唱歌,弹吉他。

当他们两个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宿舍有人已经疯魔了,放着DJ扭着小蛮腰群魔乱舞。

“哎呀,你们两个终于来了,来吧,躁动起来”

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其他两个人拉着加入了跳舞的部队。

楼道里更是阵阵的尖声大叫,直接从楼的北面向楼的南面喊话,整个楼道都能听到他们的超大声聊天声音。

宿舍的楼管今晚给了大家一整晚的电,可是宿舍里的灯都黑着,大家拿着被禁了很久的手机在哪里当荧光棒摇着他玩个不停。

大家造作了很久,外面的天终于黑下来了,可是突然楼道里就安静了,难道说今年的毕业是如此平静。

有的宿舍的学生都已经上床睡觉了,见对面的男生楼也没什么动静于是各个宿舍也安静了。

当女生们都关灯睡觉,马上要步入梦乡的时候,突然被一阵炮仗的声音惊醒了。

一打开手机刚刚十二点,对面的男生们造作起来了。炮仗一会结束了,可是又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

难道说还有炮,可是天空没有烟花呀,大家反应了许久才知道原来是对面的男生把自己的电壶从五楼扔了下去。

有的一二楼的学生还特意跑到五楼去扔,只因为五楼落地的声音大。

司洋和秦洛斯跑到了窗台上,看到了对面的男生宿舍里的灯都亮着,高一高二的学生趁机也在疯狂。

司洋“你快看我们班的男生宿舍就那个五楼,从左往右的第五个”

秦洛斯“怎么了”

“你快看,我们班那个男生直接从一个床位跳到了另一个的上面。”

“哈哈哈,他居然光着膀子。”

“哈哈哈,好清楚哎”

对面的女生和对面的男生都看着对面的精彩举动。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突然男生们就唱了起来。

“对面的男生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女生在对面符合着。

后来不知道是男生起的头还是女生起的头大家都唱起了《后来》,唱的那个叫起劲呀。

楼管可能觉得今晚太疯狂了,于是不一会儿主任和班主任都回来了,老师们站在下面喊话。

“赶紧熄灯睡觉,不然通报批评。”

男生们居然有人开始骂人了“你踏马别逼逼,管了老子四年还没够吗?”

老师们忍不住了于是要上去找罪魁祸首,可是等到他们到的时候,整个楼道又特别安静,老师们根本抓不住人。

老师们下楼走的距离宿舍楼很远的时候,男生们又躁动起来了,女生们看到男生窗前红红的东西往下落。

“那是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了!啊啊啊吧他们太厉害了。”

“什么呀?”

“是书,他们把书点燃了。”

这边的女生看到了于是开始了撕书,在路灯的照应下那些书显的异常显眼。

突然男生们开始了喊楼。

“啊啊啊,老子毕业了。”

“浙大,等着我”

“复旦,我来了。”

“陈小小,我来赴一年之约来了,你还好吗?”

“我的青春结束了。”

“谢谢你,让我在最好的时光里遇到你。”

男生们在一边激情澎湃的喊着,女生们终归没有那么胆大,喊楼的寥寥无几。

“司洋,睡吧,很迟了,明天还要拍毕业照呢。”

“好的,我也瞌睡了,男生的精力真旺盛。”

司洋和秦洛斯两个人没有再观看对面男生的造作,上床睡觉去了,宿舍里的其他女生还在那里疯狂着。

果然第二天的时候,大家都起不来了,幸亏是八点到教室不然所有人都迟到了。

司洋下楼的时候发现,两栋楼之间都是白茫茫的纸片,已经有高一高二的在哪里搞卫生了。

他们是狂欢了,可是哭了搞卫生的学生们了。

司洋到教室里的时候,叶佳萌他们几个人已经到了。

“你们昨晚很疯狂吗?我去食堂的时候发现楼底下那一层层厚厚的碎纸片了。”

“对啊,男生都把电壶扔下去了。你没来可真是一个遗憾呀。”

“啊,扔电壶也亏他们想的出来。”

“昨晚主任都来制止了,结果被男生们骂了一顿。那些人昨晚可是很勇的。对了,你昨晚就直接回家了吗?那么早。”

“我和江宇白去了叶凡的学校,他们昨晚有毕业晚会呢,去玩了一圈。”

“哦哦,嗯嗯!有情况呀!”

“别瞎说,我们只是去看表演了而已。不过我弟弟昨晚可帅了,你没见是你的损失。”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嘛,我有昨晚的快乐就好了。”

叶佳萌和司洋两个人还开心的聊天的时候,灭绝进来了,可是灭绝黑着脸。

“你们这一群,我该说什么好呢,该不会是野人木,居然还学会骂老师了,这几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不知好歹。”

因为灭绝用方言骂人,所有人都想笑但是一想到解决在很严肃的骂人,于是所有人又都忍住了。

“你就说你们蠢不蠢,昨天还说的准考证要拿好,结果今天早上搞卫生的高一高二的学生就捡到了准考证,你们就像那突然放在草原的野马一样都得失心疯了是吧。”

“也不是我瞧不起你们,你们真的是我带过最差劲的一届高三,我这多少年的口碑就让你们全给我毁了,还要考大学呢,就算考上大学步入社会之后,也是社会的败类。”

灭绝毫不留情面把大家一顿猛批,大家还在蒙圈中的时候,灭绝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外面的其他班学生锣鼓喧天的吵着,叶佳萌他们班死一样的安静。突然主任进来了,手“拧着一个男生的耳朵。

“来,我让你看看什么是好学生,他们就是,即使最后一天你看看他们班多安静。”

主任说完以后,对着那个男生屁股上就是一脚,主任也跟着走出去了。

班级里的学生反应了好一会,突然想到“好学生嘛,好学生,哈哈哈”

书评(86)

我要评论
  • &死杨拾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找抽呢是吧。”江宇白做势要掐死杨拾风。

  • &头上的

    “叫谁狗呢,你个狗东西。”杨拾风拍掉了按在头上的手,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 其他班&,于是

    其他班级听说七班转来了一个学霸还是小说里走出来的女主角,于是下课的时候七班都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 班没有&。”班

    “班长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嘛,不分任务性质,再说你让女生去搬桌子,其他班以为咋们七班没有男生了。”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笑嘻嘻的说。

  • 来来大&刚刚转

    “奥,来来大家都停一下,我们班刚刚转来了一个学霸,我觉得你们这群菜鸟还是好好认识她一下的比较好。”

  • 置吧,&你们服

    “哎,新同学最后一排看见黑板上的字吗?看不见你与我换位置吧,我是给你们服务的,我视力好。”

  • 夕相处&看的份

    江宇白看来了这么多人,他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对着门口的人就说“她可是我后桌,我可是和她朝夕相处的人,你们也只有看看的份了。”

  • 的便是&直的头

    江宇白在做完那道题之后终于将自己高贵的头颅抬起来了,他第一眼注意到叶佳萌的便是那一头非常黑且非常直的头发。

  • 拉着叶&就,还

    司洋则拉着叶佳萌问东问西就,还取出了自己的绘画让叶佳萌欣赏。告诉叶佳萌喜欢这个喜欢哪个,根本不在意叶佳萌愿不愿意了解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