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毕业之期如期呼啸而来,这天所有的老师都变的极其和蔼可亲。历史课上,大家历史老师竟然是一个隐形的歌霸,给大家唱了好几首他自己不喜欢的歌曲。带了五年的历史,大家才意外发现历史老师如此闷骚。大家取出来手机放了《社会摇》,历史老师竟然在讲台上跳的不亦乐乎,下边的学历史课上,大家历史老师居然是一个隐形的歌霸,给大家唱了好几首他自己喜欢的歌曲。。...

毕业之期如约而至,这天所有的老师都变得异常可亲。

历史课上,大家历史老师居然是一个隐形的歌霸,给大家唱了好几首他自己喜欢的歌曲。

带了三年的历史,大家才发现历史老师如此闷骚。

大家取出手机放了《社会摇》,历史老师居然在讲台上跳的不亦乐乎,下边的学生笑着笑着就突然红了眼眶。

其实最值得一提的是语文课,叶佳萌他们毕业的那一年刚好流行上,全班请假条。

亲爱的裴老师

我们因毕业请假,以后不能陪伴在你的身边,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此一去山高水远,但你的课堂永远是我们的避风港。

请假时间:永远

请假人:高三七班全体

班主任意见:

班主任签字:

本来裴老师进来的时候挺高兴的,被他们这样一搞裴老师破防了,很配合的拿起粉笔写了同意和自己的名字。

叶佳萌记得裴老师喜欢听《老男孩》,于是对裴老师说“老师,我们全班有一个礼物想要送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叶佳萌走上了讲台,对下面的同学说“那是我……起”

“那是我天天见面,深深敬佩的人啊,可是我要走向远方,怎么能有牵挂……”

大家在座位上为裴老师唱着给她改编的歌曲,唱着唱着大家突然就哽咽了,但是大家还是坚持把歌唱完了。

裴老师明显是感动了,但是她还是一本正经的站在讲台上祝大家前尘似锦未来可期。

灭绝的课就比较佛系了,他一个数学老师居然最后一节课给大家上了一堂历史课。

大家吃着灭绝买的瓜子和糖,听灭绝从周朝讲到新中国成立,隔壁班的在唱歌和跳舞,他们中规中矩的听了一堂历史课。

因为毕业大家完全放飞了自我,突然发现他们班其实有很多有才华的人。

在毕业这天,叶佳萌知道了他们班最后一排的那个每天都沉默的男生b-boxes打的非常好听,微胖的那个男生唱歌非常好听,一曲《成都》成功晋级班里男生席位。

曾喻居然当着全班的面给叶佳萌唱了一首《时间煮雨》,让叶佳萌受宠若惊。

这天高三的学生没有了平日的嚣张跋扈,居然都变得温文尔雅,以前那些化解不了的矛盾在今天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萌萌。我觉得今晚的宿舍一定异常的精彩。”

“怎么说”

“肯定有喊楼这项活动,要不你就别回家了今晚和我在我们宿舍里睡觉,体验一下毕业之前的狂欢。”

“不行,我得回去”

叶佳萌和司洋两个人聊的正火热的时候,外面突然吵闹声变得非常大了。

“啊,去他妈的高考。”

叶佳萌他们宿舍出去的时候,对面楼的学生将自己的课本撕了,一页页纸从楼下飞向地面。

其他同学看到了纷纷相仿,突然间白茫茫一片从天上掉下来了,有的学生居然站在顶层哪里向下扔纸屑。

校长和其他老师听到动静跑了出来“哎,你们是几班的,翻天了你们。”

“都别扔了”,主任头探出去正骂的起劲的时候,一沓纸从他面前光荣落下。

其他老师都进去了,觉得闹就闹吧,反正还有明天一天了,能搞什么事出来。

晚上走读的学生可以不用来了,因为明天就毕业了,大家可以回家整理整理自己明天穿的衣服之类的。

晚上六点半放学以后,叶佳萌,司洋,江宇白,宋乐,何晨光,秦洛斯几个人去了学校附近的餐馆吃饭去了。

最后一次高中聚餐,为他们的未来,也为他们的友谊。

期间宋乐和其他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就是不和秦洛斯说一句话,秦洛斯也是一个很高傲的人,自然不会主动去找宋乐。

江宇白“恭喜你啊,兄弟,诗和远方都有了。”

杨拾风“光恭喜有什么用啊,你自己也抓紧啊。”

司洋“你们两个唧唧歪歪说什么呢,嗯?说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呗,笑的那么灿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是吧。”

江宇白“我怕说出来你会不好意思。”

司洋“我,哼,怎么会,就没有能让老娘我不好意思的事情。”

江宇白特意大声说“杨拾风说他等毕业这一刻很久了,因为……”

司洋“别,班长你还是好好吃饭吧,别表演了。”

其他人都是哈哈哈大笑,没有人发现何晨光那张抽搐的脸。

杨拾风突然站起来说“来,我给大家说说吧,从小开始我就围着司洋转圈,可是他一直没有注意到我,我就在想如果哪一天司洋的目光可以落在我身上,那我杨拾风也就此生无憾了。”

杨拾风停顿了一会看着司洋继续说“直到去年她说,我们只要高考成功,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当时可开心了,腿都发软了,晕天昏地的那一刻我居然以为是在做梦。”

“直到我把自己掐了一下,我才知道我喜欢的女孩终于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我了,我就在想,如果下一刻让我去死,我也愿意。”

司洋“刚刚都好好的,你干嘛突然句句不离死这个字,你好好说话。”司洋对着杨拾风肩膀一巴掌。

“哎,我可能就是太激动了,我今天就以茶代酒了,希望各位之后按时参加我们的婚礼,份子钱不到都无所谓,不过人是一定要到。”

“哈哈哈,恭喜恭喜。”

叶佳萌“几句花言巧语,就想骗走我们家司洋,你可太会了,司洋如果没有正式的表白,你可不要随便和他在一起。”

叶佳萌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和杨拾风碰了一下“小样,你想多了吧。”一饮而尽。

大家都沉浸在司洋和杨拾风的事件中,谁也没有注意到秦洛斯的不合适和宋乐的异常。

回去的时候,叶佳萌还是忍不住问话了“秦洛斯,你今天怎么回事,感觉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了?”

“我突然发现,宋乐对我异常的冷漠,让我有点不适应。”

“我的天,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国宝吧,不过呢,国宝确实也挺可爱的。”

“别瞎说,就是有点不习惯而已。”

“哎,看来有人要坠入爱河了。”

叶佳萌拦过秦洛斯的肩膀,看着微微发愣的秦洛斯,带着她跟上大部队。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我新后&白拍着

    “走了狗,给我新后桌搬座位走。”江宇白拍着杨拾风的头说道。

  • “那好&,那就

    “那好,那就下次考试之后再调位置吧,这样相对也公平一点。”

  • “班长&班没有

    “班长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嘛,不分任务性质,再说你让女生去搬桌子,其他班以为咋们七班没有男生了。”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笑嘻嘻的说。

  • 之后终&直的头

    江宇白在做完那道题之后终于将自己高贵的头颅抬起来了,他第一眼注意到叶佳萌的便是那一头非常黑且非常直的头发。

  • 来来大&家都停

    “奥,来来大家都停一下,我们班刚刚转来了一个学霸,我觉得你们这群菜鸟还是好好认识她一下的比较好。”

  • 其他几&室。

    叶佳萌跟着母亲心不在焉的来到了办公室。见了这个以后要相处一年的班主任,裴尔雅老师。和其他几个代课老师。叶妈妈与班主任絮絮叨叨说了好久才停止,于是班主任带着叶佳萌来到了教室。

  • 说话没&宇白做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找抽呢是吧。”江宇白做势要掐死杨拾风。

  • 务的,&好。”

    “哎,新同学最后一排看见黑板上的字吗?看不见你与我换位置吧,我是给你们服务的,我视力好。”

  • 敬而远&但是她

    叶佳萌现在的形象就是高冷女神范,大家敬而远之。都不敢和她去打交道,只是远远的望着她。但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叶佳萌疯起来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疯狂,只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