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鱼左手领着大鼓,右手提着包袱,一路马不停蹄鬼鬼祟祟的逃出了安宁镇。这倒让小鱼大鼓有之后从姜家村逃出出的陌生感。心里想二人注定一生孤苦无依,受尽屈辱欺凌,这才刚在安想着二人注定孤苦无依,受尽欺凌,这才刚刚在安乐镇扎稳脚跟,混熟地界,这不就又被人赶了出来,不由心生几分落寞之感。。...

姜小鱼左手领着小鼓,右手背着包袱,一路马不停蹄鬼鬼祟祟的逃出了安乐镇。这倒让小鱼小鼓有之前从姜家村逃离出来的熟悉感。

想着二人注定孤苦无依,受尽欺凌,这才刚刚在安乐镇扎稳脚跟,混熟地界,这不就又被人赶了出来,不由心生几分落寞之感。

不过与之前从姜家村逃走不一样的是,这次两人完全没有目的地。之前还知道翻过大山就是乡镇,有个可以落脚的地方,而这次是真的前路迷茫啊。

姜小鱼转念又一想:也不都是让人颓然之事啊,至少自己和小鼓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两个月自己赚的钱和掌柜临别相赠,加起来能有三十多两呢,相当于普通人家一年多的吃穿用度了。

想到这里,姜小鱼心里有了底气,拉起小鼓的手,昂首阔步的向前走去。

往前不远处就是城郊驿站,专门租赁马匹马车,有很多去外地的人也在此等牛车稍作中转。

姜小鱼拉着小鼓走进驿站,跟南来北往的客商打听,这周围还有什么镇子。

正好一只牛车要出发了,赶牛的老汉大声喊道:“去渠头村的牛车要走咯,还剩两个座位,马上就出发哟,今天这是最后一趟咯。”

小鱼觉得渠头村这名字十分耳熟,反应了两三秒才想起了这是宛歌姑娘曾经给自己出主意让自己做小买卖的地方。

刚才已经打听到方圆五十里有名的镇子也就安乐镇和莲花镇,村落倒是有很多,不过既然这见多识广的宛歌姑娘给自己出了主意,这地方肯定是不同寻常,那就去看看吧。

赶牛的老汉催促姜小鱼和小鼓,“哎,我说你们是走还是不走啊,我这就剩两个座位了,送完我还赶着去其他地方呢。”

姜小鱼赶忙连连点头,“走呢走呢,怎么不走?”说着已经搀扶小鼓登上牛车。而自己也一脚踏上牛车。

想起自己刚穿越到古代时,身躯能有正常人两个大,第一次做牛车还被老板要了两个人的车费。如今这些时日过去了,虽然还不似正常姑娘身姿窈窕,但是已经瘦了很多,大概就是平常姑娘的一个半胖瘦吧。

又往牛车里挤了挤,这一个座位想容纳姜小鱼肥胖的身躯还是有点困难,小鱼的小半只屁股还耷拉在外面呢。赶牛老汉推了一把姜小鱼,狠狠把她塞进去,才架上栏板,

姜小鱼举起手臂,又把自己的袖子往上撸了撸,露出小半截手臂。这两个多月过去,小鱼时常在梦中梦见自己身处一汪温泉,雾气缭绕。而每当自己清醒过来,浑身皆是一阵舒爽,就好像自己真的泡了温泉。

最让姜小鱼惊讶的还是,每一次泡完温泉,姜小鱼的皮肤就会变得光滑白嫩一些,原本粗糙卡着泥土的双手也变得细腻柔软起来,而身材呢,也从刚开始的肥肥壮壮,变得有些身形玲珑了。

本来这些变化都是潜移默化的,甚至刚开始姜小鱼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是随着时间流逝,这些变化再也遮挡不住,能很清晰的呈现出来。

小鼓也吵吵闹闹好奇的问过小鱼怎么好像姐姐变得漂亮,也有了腰肢呢?姜小鱼一边心里窃喜,一边糊弄小鼓说自己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

其实渠头村离安乐镇不过五里的路程,但是小鱼小鼓现在有了钱,再也不用过以前那么穷穷扣扣的日子。更为了节省时间成本,二人还是选择了牛车,提早抵达渠头村。

姜小鱼以前只知道姜家村靠着一片山,现在更是知道了这山的名字叫青阳山,在山的脚底下有很多类似于姜家村、安乐镇、渠头村的乡镇。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农民猎户只有在这些地方才能发挥他们的用处。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牛车慢慢悠悠,晃晃荡荡终于抵达了渠头村。这渠头村也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村头能远远的看见青阳山的影子,一条小河从村中贯穿而过,故名约渠头村。

姜小鱼跳下牛车,又转身抱小鼓下来。一路上已经大概了解到了这渠头村的基本状况,宛歌姑娘所说非虚,渠头村正好位于通往大梁京城——昌平的官道上,做一门小生意也并无不可。

村里住着五、六十户村名,多数以种田耕地为生,少数种了瓜果蔬菜趁着平日赶集贩卖换些米,还有些打猎的个中好手,用自己平日上山所猎得的动物换取些零钱用度,日子过得倒也十分富足。

姜小鱼和小鼓背着包袱,跟在一起下车的人群后面像村头走去。

边走边聊,“婶子,我和弟弟从外地逃难至此,想在此落脚,不知道这村里有没有房屋出售或者租赁呢?”

一声婶子叫的中年妇女心里甜丝丝的,转头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带着五六岁大的孩童,二人皆是显得十分礼貌懂事。遂热心开口说:“你去村里的公示栏一看便知,村里有什么消息都会在那里贴出来昭告公众。”说完顺手一指,远处大约三百米的地方就竖着一个大牌子。

姜小鱼欢喜地道了谢,朝公示栏跑去,看到公告内容就傻了眼。全部都是些类似于隶书的繁体字,小鱼有没学过书法,看的十分困难,勉强辨别出村中有房出售,有意请找村里王媒婆,地址如何如何。

姜小鱼虽然认不得路,大字也不识几个字,好在鼻子底下就是路,问过了几个人就顺利找到了村里王媒婆家。

刚进门就听见有个尖细的嗓音传来,“哎哟,我所这是哪家的姑娘要来说媒啊。”说着一只肥胖的身体一扭一扭走了出来,这王媒婆硬是比姜小鱼还要再胖一些呢。

王媒婆甩着帕子,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姜小鱼,嘴角勉强瘪个为难的笑容,“哎,姑娘啊,看着有些面生呐。不过照你这条件资质,我说您就别挑了。”说完还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姜小鱼十分无语,虽然自己长相一般可也不能以貌取人吧,这媒婆要是见了自己以前的样子,还不得让自己去嫁四五十未娶的老汉,缺胳膊少腿的残障人士?

不过既然有求于人,姜小鱼还是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打断媒婆絮絮叨叨的话语说道:“王媒婆,我只是来看房子的。”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杂着一

    破庙十分破,下了一夜的雨,里面泥泞一片,混杂着一股恶臭味。

  • 长相,&怜了李

    “也不看看她自己的长相,又黑又胖的,正常男人都看不上她吧。可怜了李三少爷,怎么摊上这样的人啊。”

  • &个往她

    哪知她连李家的门都进不去,只见到一个之前那个往她脸上吐口水的老婆子。

  • 小鼓突&小手捧

    小鼓突然跑开了,再回来的时候用小手捧着水,他再小心翼翼,水也只剩下一点了。

  • &,想吃

    小鱼的爹娘也很疼小鱼,她不干活,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所以就吃成这样胖乎乎的模样。

  • 一条布&丝。

    屋顶好几个口子,佛龛破烂不堪,窗上的帘子破得只剩一条布,到处都弥漫着蜘蛛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